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九十一章 十具禾日
    待到王武阳起身,赵昊将那碗酸梅汤递给他。

    王武阳赶忙接过来,咕嘟嘟一饮而尽,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收下徒儿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看你说话太多而已。”赵昊怼了一句,语气却没之前那么生硬了。

    毕竟,谁能禁得起这般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连珠彩虹吹?

    “那我继续跪……”王武阳两眼一闭,一副要赖下去的架势。

    却听赵昊轻咳一声,问道:“你家里长辈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因为徒儿实在太优秀,所以爹娘凡事都让我来做主。”王武阳眼前一亮,感觉有了希望,忙连声答道:“我自己的事情,他们就更不会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昊心说,这还真是物以类聚呢。我爹也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“那你叔父呢?”

    “叔父只是叔父,就更管不着我了。”王武阳说着,从袖子里掏出自己的行状名帖,双手奉给赵昊道:“总之,徒儿能做得了自己的主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不想接那名帖,这玩意沾手就不好丢。但当他一看到写在上头的姓名,不禁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周绍?你不是叫王武阳吗?”

    “王周绍就是我,周绍是徒儿的名,武阳是徒儿的字,徒儿以字行于世。”王武阳眨眨眼,解释道。

    所谓‘以字行’,即是因为种种原因,不用名称呼自己,而用字来代替。比如屈原、项羽、伍子胥……以及本朝的刘伯温、杨士奇,文征明等,都是这种情况,并不罕见。

    “王周绍……周绍……”赵昊默念两遍这个名字,不禁哑然失笑,起身接过名帖道:“给我当徒弟,可是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幸福来得太突然,王武阳吃惊的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想进来就算了。”赵昊背着手进了院,巧巧见他一脸笑眯眯的样子,就像捡到个大钱包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来啦!”王武阳想站起来,可双腿已经失去知觉,他便手脚并用,爬进了院中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王周绍,太仓王氏,王世贞从子,隆庆二年殿试二甲第四名。

    这可是这一届全国第七的学霸,居然哭着喊着要拜自己为师。这大便宜不捡,简直要对不起老赵家的列祖列宗了。

    赵昊心里,瞬间升腾起收他为徒的一百个好处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人家本身就是学霸,根本不用他费心思帮忙,自己就能高中!

    这样好处多多,还用不操心的弟子,简直跟白捡了个钱包一样——傻子才不收!

    换言之,若是王武阳早点报上自己另一个名字,赵昊一早就会亲切和蔼的收下这位高徒。结果白跪了半天,还白费了这么多唾沫……

    所以说,这人啊,最好不要乱换马甲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院子里,王武阳坐在杌子上,一边哧溜哧溜扒着凉面,一边大口大口灌着酸梅汤。

    赵昊从旁翻看着他的名帖,不禁奇怪问道:“武阳,你是苏州府学的生员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王武阳赶忙擦擦嘴,端正坐姿,搁下碗回话道:“回禀师父,徒儿是三年前补的廪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准备参加今年秋闱了?”赵昊愈加奇怪的问道,心说莫非自己把一位学霸引入歧途了?

    “参加啊?”王武阳应一声,神情一肃道:“当然,若师父不许参加,徒儿肯定弃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个意思。”赵昊问道:“听说提学御史耿大人,这会儿正在苏州府科考,你却为何跑来南京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的是这个啊。”王武阳松了口气,一脸淡然道:“徒儿因为学业太过优秀,被选为儒士,不需要参加科考,就能直接乡试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赵昊心说你是学霸你牛叉。“那是你准备在南京参加参加文会,等待秋闱了?”

    “徒儿不打算参加文会了,他们水平太差,不仅浪费时间,还会把徒儿的水平拉低。”王武阳便露出一副不屑为伍的神情,然后又一脸谄媚道:“徒儿打算天天跟着师父,抓紧时间多跟师父学点东西是正办。不然年底进京赶考,就再难朝夕侍奉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在王武阳看来,中举已是探囊取物一般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昊苦恼的捂住脸。心说,若是让徒儿看到他心中伟大的师父,每天仨饱俩倒,除了跟小姑娘逗闷子,就是在树荫下躺尸看闲书,估计肠子都要悔青掉的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改过自新的想法,而是想着往后还是少见面的好。便笑眯眯问道:“你现在住哪?”

    “前日到了南京,在大报恩寺借住了两宿,缠着雪浪法师告诉我师父的地址后,我便告诉他,不会再回去了。”王武阳一脸自我感动道:“徒儿是拿出破釜沉舟的信念,来见师傅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在哪租房子?”赵昊干咳一声道:“秦淮河畔不利于专心,我看雨花台那边风景不错、干扰又少,最适合安心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雨花台在大报恩寺旁边,和蔡家巷一个城南一个城北,赵昊显然想让他哪来哪去,住的越远越好,一个月见不着一次最好。

    可那王武阳虽然执着,却一点都不傻,马上把脑袋摇成拨浪鼓:“学生已经说过,要朝夕侍奉师父了,自然便住在师父家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我家巴掌大点地方,都已经住满了人吗?”赵昊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你现在是考生,需要有独立的空间,绝对的安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学生但求与师父朝夕相处,吃住都不讲究的。”王武阳却摆摆手道:“至于独立空间、绝对安静之类,都是弱者给自己找的理由,真正的强者,根本不在乎这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看看院中新建的柴房道:“我就睡那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不嫌。”赵昊直翻白眼,心说,好么,待会儿弱者就回来了,你还得管他喊师祖呢。

    不过赵昊岂能让自己的弟子睡柴房?便让高武去吩咐余甲长一声,在附近给王武阳安排个住处。

    如今这种琐事,根本不需要赵公子亲力亲为,只消吩咐一声,蔡家巷有的人抢着去办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黄昏时分,赵守正回来了。

    得知儿子居然当了师父,把个赵二爷乐得合不拢嘴道:“那我岂不成了师祖?”

    王武阳规规矩矩给师祖磕了头,待赵守正让他起身时,才不禁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师祖居然和自己一样,都是生员来着。

    区区生员怎么能教出师父这样的儿子?听说师父也没拜过师,果然是盖世奇才实天授啊!

    稍晚些时候,赵锦回来,见到贤弟收徒觉得很是讶异,但细细考教那王武阳一番,却又赞不绝口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子学养扎实,才思敏捷,乃状元之才也!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赵守正一口茶水喷出来,感觉压力好大。

    看着王武阳一脸得意的样子,赵昊暗暗冷笑,臭小子,有你哭爹喊娘的时候。

    ps.第二更送到,求推荐票,求收藏啊~~~~另外,王孙武阳小朋友,你的新盟主,我可以上架以后还吗?(可怜状)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