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九十四章 知法才不会犯法
    两人初次合作,王武阳又完全没接触过物理知识,进度自然不会太快。

    到二更天时,也只记录下不到一千字。但就这不到一千字,便已经让王武阳再次刷新了对师父的崇拜。

    磁石和磁力,王武阳并不陌生。指南针可是我中华的伟大发明,沈括的《梦溪笔谈》中,更是连磁偏角都有描述。可师父这短短一千字中,讲述的内容便已远超前人所述,什么磁体、磁极、磁场,全都是他闻所未闻的新知识。

    学究天人,说的就是师父啊!

    虽然赵昊不许他发问,但会主动讲解生僻的名词和概念。王武阳又天资绝伦,居然能听个一知半解。这种似懂非懂,才是最能勾人好奇心的……王武阳只恨秋闱太远,不能马上考个解元,好痛痛快快跟师父请教个明白!

    见他的注意力已经从诗词转移到物理上,赵昊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王武阳不知道的是,如果没有一定的数学基础,其实是没法学习物理的。赵昊让他从这本书开始抄,不过是为了在弟子心中,树立一个高大形象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读书人讲的是格物致知,而物理正是格物之学……

    赵昊如今愈发吃不得苦,再没了当初通宵制糖的精神。

    听到二更鼓响他便哈欠连连道:“去打洗脚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王武阳马上搁下笔,将写好的稿纸小心收好。然后出去兑好洗脚水,给赵昊端进来,他还想再给师父洗脚,却被赵昊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必了,擦脚布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王武阳又将毛笔和砚台拿出去洗干净,把书桌收拾好。又给师父倒了洗脚水,拿进夜壶来,这才吹熄了房中灯,悄然告退出去。

    赵昊躺在床上,懒散的手指头都不想动,心说这样下去,怕是要彻底变成社会的寄生虫了……

    唔,我喜欢。

    便在赵守正的读书声中,进入了甜美的梦乡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半夜里,赵昊忽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!”起床气颇大的赵二爷,和起床气更大的赵公子,异口同声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睡在西厢房的高武,赶忙点亮灯笼,披衣出来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鼻青脸肿的男子,带着个小女孩,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高武冷冷看着他们,吓得小女孩赶紧躲到年长男子怀中。

    “请问,赵相公父子,搬家了吗?”年轻男子壮着胆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高武对这种是非题,还是可以及时回答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侄子……”便听年轻男子带着哭腔道:“全家来投奔二叔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赵家三人也都出来院中。

    赵守正远远一看,就哎呀一声,赶忙迎出去道:“这不是赵显吗?咦,大哥?你们这是摔跤了吗?”

    赵守业抱着女儿挡住脸,低头不肯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进来再说。”赵昊插一句,又对赵锦解释道:“这是我大伯和堂兄、堂妹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大叔父!”赵锦忙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赵守业愣了一下,但实在无心发问,只草草点头,便算是还了礼。

    赵守正从他怀里接过只有六七岁的侄女芸姐儿,招呼两人进去客厅。

    这时高武已经点亮了烛火,又出去伙房烧水。

    借着明亮的烛光,赵守正仔细端详大哥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只见赵守业脸上脖子上满是抓伤和挠伤,左侧嘴唇和眼角还高高肿起,身上的袍子也被撕了个稀烂,样子要多凄惨有多凄惨。

    赵显也不比他爹强多少,他鼻青脸肿,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,右边耳垂还凝着大块血痂,也不知是不是被撕开了。

    就连七岁的芸姐儿,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,脸上都有个清晰的掌印。

    这肯定不是摔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赵守正急得直跺脚道:“你要憋死我是吧,大哥?”

    “唉,让我死了吧……”赵守业双手捂着脸,呜呜哭起来道:“没脸见人了,没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显你说!”赵守正又转向大侄子。

    赵显低着头,闷声答道:“是钱家人打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恼火的看一眼赵守业道:“父亲还是自己说吧。都这样了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“唉,唉……”赵守业又唉声叹气一阵,方羞愤难当道:“是钱氏那贱人,听说弟弟家开了家叫味极鲜的酒楼,生意很是红火。那贱人见钱眼开,竟逼我过来,跟弟弟商量帮她开家分店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赵昊忍不住轻笑一声,看来这味极鲜的鲜味,除了能招来食客,还能招来苍蝇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就动起手来了?”赵守正却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番她逼我来要钱,我和赵显就已经觉得,十分对不住你们了。”赵守业抹一把嘴,深吸口气道:“当然不愿意再来讨这个嫌,结果三言两语就吵了起来。那贱人如今蹬鼻子上脸,浑不把我当男人看,没说几句就骂开老爷子了。这下我搂不住火,骂她害我全家,她便朝我上头扑脸,我气不过打了她两巴掌,她就大呼小叫起来。钱家人听到动静赶过来把我打了,赵显拦着也被打了。就连芸姐儿也被那贱人打了一巴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,这!”赵守正不由怒发冲冠,当场便摔了茶盏,怒道:“这泼妇实在是欺人太甚了!真当我赵家无人吗?!”

    说着他看向站在一边的赵昊道:“儿子,你得给大伯做主啊!”

    赵昊点点头,便黑着脸对拎水壶进来的高武道:“去找三十个人,在巷口集合,要最精壮的汉子,拿最粗的棒子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高武应一声,搁下水壶便转身出去叫人了。

    赵昊又让闻讯过来查看的方文,将芸姐儿送去跟巧巧睡下,再让高老汉去雇十辆马车过来。

    看他有条不紊的吩咐下去,赵守业和赵显父子,焉能不知,如今做主的是哪一位?

    待到赵昊发号施令结束,赵锦方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看老哥哥似有话说,便点点头,和他进了西屋。

    “贤弟,你可不要胡来啊。”赵锦轻声提醒道:“这可是遍地权贵的南京城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赵家人被欺负了,能不出这口气吗?”赵昊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。”赵锦苦笑一声道:“为兄的意思是,做事要有章法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何以教我?”赵昊眼前一亮,忙谦虚求教道。

    赵锦便伏在赵昊耳边,小声教他该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赵昊听完,不禁露出信服的神情,赞叹笑道:“果然知法才好犯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是知法才会不犯法。”赵锦微微一笑道:“虽然是一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ps.第二更送到,求推荐票求收藏哦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