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
    四万一千斤生丝,一共卖了白银十二万三千两。

    其中雪浪参与分配的,是后来吃进的三万斤丝。三万斤丝卖了九万两,抛去成本净赚六万。按照约定,雪浪可以得到一半的收益,也就是三万两。

    加上退回的两万两本金,雪浪居然正好凑够了五万两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户部巷的万源号总部,将整整五万两的会票,转到了他的名下。

    手捧着那一摞大额的会票,雪浪涌起强烈的不真实感,这才不到半个月时间,自己的两万两银子,居然翻了一番还不止!

    他竟然真的在月底前,凑齐了整整五万两!

    “这一定是佛祖的安排。”出家人就是容易找到理由,这样一想,他心里马上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公子帮你赚的钱,你这和尚却感谢佛祖。”唐友德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佛祖的指引,我怎么会去见赵施主呢?”雪浪眨眨眼,双手合十道:“赵施主慧根深厚,与我佛门有大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,我还没娶媳妇呢。”赵昊白他一眼,今天心情实在太好,他也顾不上打嘴仗,便和唐友德回到柜台前,去接收自己那份。

    他和唐友德两次都约定收益平分,因此两人均获利两万九千两。加上退回的本金五千两,赵昊收到了唐友德转来的三万四千两;

    他只取了两千两,以赎回田庄和日常花用。其余三万两千两巨款,便命朝奉全都存到了账上。

    想到再过几天,就又到味极鲜月底分钱的日子,手头又会多出八百多两的现银。赵昊满足的收起了会票,幸福的眯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‘缺钱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,本公子再也不用精打细算了……’

    ~~

    分赃完毕,雪浪向赵昊再次道谢,便乘着抬舆,优哉游哉回大报恩寺去了。

    唐友德却依依不舍的看着赵昊,满脸堆笑道:“公子,往后老唐就跟你混了,有好事可不要忘了我老唐啊。”

    唐友德这次共出一万两本钱,又赚回两万九千两,不过他大气的承担了所有的交易费用,最后账上余下三万六千两左右……让他的身家直接翻了两番!

    如今,他也终于可以勉强自称是金陵富商了。

    比赚钱更让他在乎的是,自己居然能成为赵昊最初的合作伙伴,见证并帮他完成了一场堪称神话的商业操作。

    这是可以吹一辈子的牛!赵公子更是他必须要巴结好的贵人!

    “呵呵,唐老板也太敬业了,先好好歇两天,数数钱再说。”赵昊伸个懒腰,上了马车道:“好累好累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他到底累在哪里?

    唐友德却不顾旁人的目光,朝马车使劲挥着手,大声道:“公子好好休息,一定要保重身体哦……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过午时,雪浪回了大报恩寺。

    他准备回精舍换身低调些的僧袍,去佛祖金像面前禀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可谁知刚进所居小院,就看到几个劲装的武士立在自己精舍外。

    雪浪微微皱眉,看家的小沙弥赶忙跑过来,小声道:“华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雪浪露出释然的神情,一边走进精舍,一边洒然笑道:“我道谁这么大的排场呢,原来是华太师的公子大驾光临!”

    精舍中,一位身穿印有木槿花暗纹的蓝色长袍,头上束着羊脂玉发簪的翩翩贵公子,正轻摇着象牙折扇,仰头欣赏那副吹箫玉女图。

    听到雪浪的声音,他回过头来,一张俊俏的面庞上,尽是风流少年的佻达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雪浪,放着正经的和尚不当,却干起拐子勾当。”那华公子似笑非笑的用折扇指着雪浪,兴师问罪的语气不太严肃。

    “这佛祖脚下,不可妄言。”雪浪双手合十,微笑问道:“你是喝龙井还是紫笋?”

    “喝紫笋吧。你惹了大事了知道吗?”华公子在长案一侧坐下。

    雪浪坐在长案后,一边动作娴熟的煮水泡茶,一边笑问道:“是武阳的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?”华公子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道:“我岳父从京师返回太仓,原本大功告成,十分高兴。可听说自己寄予厚望的侄儿,居然跑到南京,拜个十四五岁的毛孩子为师,岳父差点没背过气去。你让他这位文坛盟主,把脸面往哪搁?”

    “这可怨不得贫僧。”雪浪听甑中水声响到七八分,便挥挥手,让小沙弥将甑下小小的炭盆端走。“他自己跑来找我,却没说是要去拜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写信过去,他能被勾来南京?”华公子愤慨道。

    “那封信你看了吗?怎么样?赵施主的诗词可谓当世第一吧?”雪浪一边沏茶,一边巴望着华公子,希望得到他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什么信?六哥根本就没留下,我上哪看去。”华公子没好气的接过茶盏,用杯盖轻轻撇去浮沫,深深一嗅,赞道:“好茶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雪浪恍然笑道:“那你要不要看看呢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想看!”华公子呷一口茶汤道:“岳父命我将六哥绑回去,我来就是干这个的,别的什么都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华施主,自从成婚后,就越来越俗气了。”雪浪郁闷道:“又不是华太师吩咐的,你岳父的话听着就是了,干嘛那么当真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明知道我……”华公子俊脸涨得通红,似有难言之隐,却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。最后讪讪道:“要是我爹吩咐的,我才不理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地方告诉你。”雪浪被他缠的没办法,只好提笔写了个地址,递给华公子道:“这就是赵施主的家,你去了千万要客气,他可不好相与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我六哥,理都不理他!”华公子哂笑一声,接过地址一看,神情愈发好笑道:“住在蔡家巷的能有厉害人物?我六哥倒是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雪浪嘴角闪过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那厢间,赵昊也回了蔡家巷,按惯例赏银之后,遣散了一众壮汉,他才在高武的陪伴下,进了自家的巷子。

    只见两顶大轿停在巷中,穿着红色号衣的轿夫伞夫正蹲在墙根下避暑。

    ‘什么人?老哥哥的贵同年吗?’赵昊按下心中的惊奇,越过那些轿夫,回到自家院中。

    却见两个没想到的客人,再度联袂而至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两个?”赵昊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竟然是那国子监周祭酒,和苏州商帮大佬刘员外。

    那日退婚不成之后,赵昊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他们了,此番登门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——没安好心!

    ps.和尚推掉了年前年后的所有聚会,老老实实在家里码字,大家感动不?好吧,其实是我胆小。大家也老老实实在家看书吧,愿所有读者都全家平安,健健康康!求推荐票求收藏求评论哦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