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零九章 等着等着,情绪就出来了……
    第二天,唐友德又来蹭早饭。

    见赵昊身边又多了个举止不凡的徒弟,唐友德已经不知该怎么恭维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小小年纪,就开始广收门徒,这是要桃李满天下啊。”

    赵昊从鸡汤碗中,夹一枚泡软的豆腐皮包子,轻轻吹着热气,随意说道:

    “那多累啊,我可不打算收那么多徒弟,还是等将来,有机会建所大学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?”唐友德也接过王武阳递上的一碗,一边喝着鸡汤,一边两眼放光道:“肯定很赚钱吧?到时候公子可不能撇下我。”

    见这胖子浑身铜臭气,华叔阳小声问王武阳道:“这人谁啊?”

    “撞大运遇上师父的商人,”王武阳撇撇嘴道:“师父有事交代他办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华叔阳倒不像师兄那般,对商人有什么成见。

    一边吃早饭,赵昊一边问唐友德道:“那事儿有动静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公子真是料事如神啊。风声一放出去,当天那些丝商还挺客气,第二天就真变了脸,说不能卖丝给我们唐记了。”唐友德竖着大拇指,拍一记马屁,然后笑道:“我再三追问,才知道原来是苏州商会的会长刘正齐发了话。那刘正齐可不只是洞庭商帮在南京的首领,还是咱们金陵丝业行会的副会长,那些丝商敢不听他的话,甭想在南京苏州混了。”

    唐胖子本就没打算入这行,自然也不会这事放在心上,权当个笑话讲给赵昊听。

    “能说到做到,刘员外真乃信人也。”赵昊不由笑道:“他要是不肯咬钩,我这出戏还不知该怎么演下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唐友德这下咂出味来了,看着赵昊问道:“公子和姓刘的有过节?”

    “过节大了去了。”赵昊笑答道:“我本该喊这厮一声岳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唐友德闻言大吃一惊道:“还有这么一段?我还没听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。”赵昊起身进去房中,一边换衣服,一边对留在外间的唐友德道:“年初,我家老爷子一出事儿,这厮就巴巴跑来退婚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贱?”唐友德马上同仇敌忾道:“果然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前日,就是咱们从白鹭洲回来之后,这厮又跑来了。居然敢用我爹科考的事情来要挟退婚,被我拒绝后,还放话说要我们上门求他退婚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士可杀不可辱!何况公子乎?”唐友德拍着马屁,看到赵昊穿戴整齐从西屋出来,不由一愣,问道:“这是要出门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求刘员外退婚去……”赵昊说着坐下来,王武阳赶忙蹲下身,帮师父穿好了丝云履。

    然后赵昊便施施然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唐友德好生尴尬,半晌才讪讪笑道:“公子还真是每每出人意表。”

    “快跟上吧。”赵昊笑着招呼一声道:“少了你唐老板,我这戏可没法唱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呢?”两个徒弟巴望着赵昊。

    “在家看门。”赵昊笑道:“为师回来给你们买糖吃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来到巷口时,便见一辆气派的崭新双驾马车,带着淡淡的桐油气味,静静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两匹高头大马都是通体黑色,没有一根杂毛,车辕上还包着刻以云纹的黄铜。

    车厢整体是用花梨木制成的‘清油车’。所谓‘清油车’是指车厢以木材本色做漆,如此方能显出木料之名贵。

    再看后梢横木上的填瓦,车厢套围子的暗钉、帘钩……一应饰件皆以黄铜刻花,就连车围子都是顶绦子、垂穗子的夹纱防雨绸所制,端得是豪华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唐友德炫耀着打开车门,车夫蹲下设好锦墩,请赵昊上车。

    “真是漂亮啊。”赵昊也是眼前一亮,不由打趣道:“唐老板鸟枪换炮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喜欢就好。”唐友德殷勤说着,也跟在赵昊后头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夫关上门,然后稳稳的驱动马车驶离了蔡家巷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意思……”马车上,赵昊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送给公子的一点小小心意。”唐友德用袖子擦擦锃亮的车壁,从暗格中取出一个挂满水珠的瓷瓶。

    赵昊坐在宽敞通风的豪华车厢中,喝着唐友德特意为他准备的冰镇枇杷露,不禁感慨道:“确实享受啊……”

    享受一阵,他方笑问道:“送我这个干吗?”

    “公子带老唐发了这么大财,我不得好好谢谢公子,那还叫人吗?”唐友德诚心诚意的笑道:“一辆马车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,好意心领啦,不过我在南京待不了几天,就不用破费了。”赵昊笑着跟唐友德碰下杯道:“再说,你那破车也该换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唐友德知道,赵昊不是在假客套,也不会跟他假客套,只好苦笑着点头道:“得,没送到公子心上,回头我再物色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,你过阵子还得再谢我,到时候一起折现吧。”赵昊却一脸笃定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公子已是成竹在胸,”唐友德好奇问道:“都这时候了,总可以告诉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昊笑着点点头,将自己的计划讲给他听。

    “啊?居然还可以这样玩?”唐友德听得目瞪口呆,好一阵才回过神道:“公子真乃神人也,范蠡再世也不过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整天拍马屁,我会骄傲的。”赵昊笑着白他一眼道:“再说,咱们情绪也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,这时候应该难过,焦躁,不安,还带着些愤怒不甘。”唐友德马上明白过来,便把脸皱成个包子,酝酿起情绪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双驾马车就是快,赵昊和唐友德来到秦淮河畔的苏州会馆外,天还不到晌午呢。

    跟一般的私家宅院不同,会馆的主要功能还是给同乡客商,提供一个在异地住宿谈生意的地方。因此院门开的极大,也没有门槛,车轿

    可以直接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那辆豪华的马车,门子根本不敢阻拦,便直接放行了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在宽阔的前院中停下,才有小厮过来殷勤接下两位贵客,然后客气询问道:“客官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按说,会馆的小厮都是喊‘同乡’的,可唐友德一开口,人家就知道不是同乡了。

    唐友德将名刺递上,对小厮道:“昨日约了刘会长,今日特来拜见。”

    “请花厅用茶。”小厮便将两人领进了一座临水的厅堂,然后转身进去禀报。

    自有下人奉上香茗与八种精美的苏样点心。

    赵昊捏一块点心尝尝,不由大赞:“竟然没那么甜!”

    也许是白糖太贵的缘故吧,此时的苏州点心没有后来那么齁,对外地人自然就友好多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着点心,一边欣赏着格窗外优美的湖水山石,又称赞道:“苏商虽然没徽商生意做得大,但人家多会享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扬州的盐商,咱们徽商确实还算节俭。”唐友德倒是有资格说这话,就他原先那辆四面透风的破马车,坐了整整十年还舍不得换掉。

    “赚钱就得花,埋在地上能长出银子花不成?”赵昊便摩拳擦掌道:“回头我也建个大园子给徽商住,到时候你先帮我操持起来,可好?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。”唐友德不由悠然神往,他渴望开味极鲜分店,不就是想拓展人脉吗?没想到赵昊否决了分店,却有个更大的平台给到他,若非时间不合适,他肯定会蹦起来叫好的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正事儿,唐友德只好强压下心中躁动,小声提醒赵昊道:“公子,情绪不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且得等着呢。”赵昊却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等着等着,情绪就都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ps.今天第一更,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章评啊~~~~既然大家都在家没事儿干,那就多说说话嘛。要不咱们玩个成语接龙吧。我先开始——‘新年大吉’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