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该死的权贵们
    返程时。

    唐友德终于还是忍不住,惴惴问道:“要是公子猜错了,丝价没有跌下去,哪怕维持现在这个价,咱们都要赔进去两万多两银子啊。”

    还有句话他没敢说,除了赵昊之外,如今可是所有人都看涨到五两乃至六两之高啊!

    按赵昊说的一斤丝不剩,到时候现还现买的话,丝价不用涨到六两,五两就能让他俩破产。

    “老唐,我来问你?”赵昊这次倒没再逗弄唐友德,而是指着远处码头那望不到边的生丝仓库,一字一顿道:

    “这里头的丝,整个江南的丝,都涨到五两银子,得值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亿两总是有的吧。”唐友德其实也说不准,只能瞎估量。

    “大明朝的商人们,能拿出一亿两白银吗?”赵昊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拿不出来。但日本人,西洋人不是有吗?”唐友德道:“要不是开海,生丝价格也上不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开海之后,一年只能卖到海外几十万斤呢?”赵昊幽幽问他最后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价格肯定要雪崩的。”唐友德打个寒噤道:“我听那些丝商说,他们估摸一年连丝带绸,至少能卖到海外五百万斤呢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去吧。”赵昊却哂笑一声道:“不要低估了某些人的贪婪。告诉你吧,原先双屿港还在的时候,闽粤海商将生丝,从江南卖到马六甲,可以获利三倍!后来朱纨捣毁了双屿,汪直又在舟山重建了走私贸易港,在他垄断海上贸易期间,将生丝从江南买到马六甲,可以获利五倍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又不无嘲讽道:“汪直死后,舟山沥港也被捣毁了,海禁也森严了,片板不下海了。但有人却依然可以将生丝运到马六甲,而且能赚到十倍的利润!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多?!”唐友德惊呆了,半晌方喃喃道:“不是说,有水师拦着,出不了海吗?”

    “拦的是旁人的船,不是那些人的船。”赵昊冷笑一声道:“让大家一起发财,哪有吃独食来的过瘾?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唐友德一阵毛骨悚然,什么样的势力,居然可以让朝廷的水师为虎作伥?

    “就是拦着不让开海禁的那些人。”赵昊说完,看唐友德一眼道:“你现在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唐友德瘫坐在车厢中,哪还不明白赵昊的意思?

    那些人之所以不让开海禁,是为了吃独食。现在迫于形势放开口子,丝价便马上窜上天去!但是,现在涨上去的钱,都是原先那些人的利润啊!

    这让那些习惯了享受暴利的家伙,怎么可能答应呢?

    他们怎么可能不想方设法,把口子重新扎起来呢?

    虽然开海已成定局,但这口子怕是真如公子所说那样,只会开很小一点……

    到那时,丝价自然崩盘……

    幸好,有公子为我引路,不然贸然投身其间,怕是只有粉身碎骨一途了。

    等唐友德回过神来,发现已经汗湿衣背。他刚想诚心实意吹捧公子几句,却见赵昊沉默的坐在窗前,脸上非但没有半点喜色,反而眉头轻蹙,像有深深的忧虑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唐友德无法理解,身为这场搏杀的大赢家,公子到底还有什么不开心的?

    ~~

    好在回到蔡家巷,赵昊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在外头忙,两个学生便回去读书了,院子里只有高武和巧巧,倒是难得清静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今天注定不太平。

    他刚跟唐胖子分开,进家还没洗把脸,就见在前头帮忙的高老汉,慌慌张张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伯,怎么了?”赵昊不禁心下一沉,和高铁匠处了半年,他还从没见老汉慌过神呢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好了,有人在味极鲜闹事!”高铁匠一脸惶急的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赵昊眉头一拧,冷声道:“李九天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在得到了赵锦的谅解后,那位李捕快已经成功调回了蔡家巷一带。这次回来后,他态度极其端正,积极主动的为味极鲜保驾护航。

    每天开店前后,李九天都会亲自带人过来维持秩序,还安排了两个白役天天在店门口守着,以防有不开眼的地痞流氓来滋事。

    这也不全是为了拍赵家兄弟马屁,也因为来味极鲜吃饭的非富即贵,就连骚扰到他们的车夫长随,都会给县里惹来麻烦。这让李九天怎能不小心翼翼?

    是以这段时间来,味极鲜一直风平浪静,甚至连带着蔡家巷的治安,都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爷就在店里,可他也应付不了哇。”高老汉稳住心神,赶紧向赵昊解释道:“来的是魏国公府的家奴,进门就揪住方掌柜,要他把债还上!”

    “你妈借的是徐家的钱?”赵昊吃惊的看向巧巧。

    “是跟放印子钱的人借的,从不知跟徐家有关系。”巧巧摇摇头,红润的面色渐渐惨白。

    “徐家号称‘半金陵’,不知多少人在给他们放钱生息。”高老汉忙替巧巧答道:“借钱借到徐家人头上,一点不奇怪。就算当初没跟徐家借钱,人家只要将借据拿到手,一样能当方家的债主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仓皇叹气道:“何况,讨债根本就是个幌子,他们根本就是看上咱味极鲜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老汉一脸挫败,显然被魏国公府的名号吓住了。

    高武和巧巧也被震住了,后者更是吧嗒吧啦掉下泪来,抽泣道:“上次就是徐家,抢了我们的店,这才刚缓过劲儿,怎么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昊却一脸平静,从决定开店时起,他就知道早晚会有这天的。

    所谓狗行千里吃屎,天下权贵永远改不了这操行。

    他掏出帕子,递到巧巧手中道:“不打紧,我去摆平此事,回来和你踢毽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径直出去院门。

    高家父子赶忙紧紧跟上。

    看着赵昊的背影,巧巧的心忽然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次,确实跟上次不一样了……

    她紧紧攥着手中的帕子,仿佛这帕子,能带来无穷的信心一般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赵昊来到酒楼门口时,那些早到的食客已经立在店门外,议论纷纷了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,遇到麻烦了?”说话者一身举人黑袍,乃味极鲜的头号粉丝吴康远。他真的在蔡家巷租了房,每天读书吃饭两不误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状况。”赵昊和他已经很熟悉了,吴康远也是为数不多几个,知道他才是味极鲜老板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吧。”吴康远指指拦在店门口,不许客人进去的锦衣豪奴,小声道:“魏国公府的锦衣奴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跳梁小丑而已。”赵昊微微一笑,对面露不耐之色的众人拱拱手道:“诸位稍等,小店马上就正式营业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锦衣豪奴却冷笑起来,用鼻孔看着赵昊道:“今天不把钱还上,就休想开张!”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赵昊眉头一挑,高武便一把将挡路的豪奴推到两边。

    赵昊冷着脸走进大堂,便见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,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方桌后。几个赤着胸膛、露着护心毛的豪奴,手按着兵刃立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吴玉和另两个雇来看店的精壮汉子,则立在方德与余甲长身后,双目喷火的怒视着徐家来人。

    方德指着桌上满满一匣银子,面色难看道:“这一千两请拿走,不要耽误我们开张。”

    这钱其实是店里的,但为了不影响味极鲜的生意,也只能先预借出来救急,回头再奏明东家了。

    那管事看着白花花的银子,心说味极鲜还真是名不虚传,随随便便就能从账上支出这么多银子来。

    但越是心动,他就越是一脸不屑,把身子往椅背上一靠,抱着胳膊道:“方老板打发叫花子呢?一千两就想了债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味极鲜的掌柜,本店东家另有其人。”方德强压着怒火道:“再者,我拢共欠了一千两,按九出十三归,到这个月连本带利也就是一千八百两。之前,我已经还了八百两,现在再给一千两,怎么就不能了账?”

    “那是别家的算法,不是咱们国公府的算法。”那管事的却一脸蛮横道:“想了债?现在给我拿出两万两。不然,就把味极鲜抵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两,你怎么不去抢?!”余甲长一听,登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“明抢又如何?在这南京城,咱们国公府就是规矩。”那管事的居高临下、有恃无恐道:“两条路,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还有一条路。”却听一个年轻的声音,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ps.第一更送到,求推荐票求收藏求章评啊!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