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多读书是有好处的
    老头子有召,徐邦宁哪敢怠慢?赶紧撇下狐朋狗友,快步出了瞻园,从一道月亮门进了国公府的正院。

    魏国公徐达乃大明开国第一功臣,他的府邸经过历代子孙营建,已是恢宏庞大、楼阁交错,不知有多少进深、多少间房了。若是陌生人进来,非得迷路不可。

    就是徐邦宁,也得让人领路,才能准确找到自己老爹此时所在。

    片刻后,长随带他来到一处邻水的鸳鸯厅中,这里是徐鹏举的书房。

    厅中南北皆设有落地隔扇门,厅北设着书架、书桌、香案、琴台,厅南建着月台与坐栏。坐在书桌后,抬头便可观赏厅外的水池游鱼、假山流水,端得是普通富贵人家也无法想象的享受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须发花白的老公爷徐鹏举,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窗外的美景。

    他正神情凝重的,与一旁身穿便装的马御史,低声交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月台上,竟然还有几个护卫,把一对父子按在地上,啪啪打着板子。

    不用通报,徐邦宁径直进来道:“父亲,你找我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孽障!”见儿子进来,徐鹏举猛地一拍桌子,对徐邦宁劈头骂道:“你干的好事,要害死为父不成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邦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“我最近没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?”徐鹏举一指月台上被打板子的两人。“他俩是不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徐邦宁忙定睛一看,这才发现被打的,竟是冯管家和冯贵父子。

    “是倒是,父亲为什么打他们啊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打你呢!”徐鹏举一把抓起茶盏,恨恨丢向小儿子。

    徐邦宁慌忙躲闪,却还是被茶水淋了一身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到底犯了什么天条?你倒是让我做个明白鬼啊。”他仗着徐鹏举骄纵,不忿的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我,气死老夫得了……”徐鹏举却在那里气得直哆嗦,半晌说不明白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马御史忙安慰老公爷几句,然后替他对徐邦宁解释道:“今日有同僚突然上本弹劾公爷,所幸被我缓了一缓,先将弹章拿来与公爷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徐邦宁也吃了一惊道:“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?要告我爹的刁状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惹的祸?!”徐鹏举气得又要拿茶壶丢他,好在被马御史按住了手。只听老公爷气哼哼道:“弹劾你老子的御史叫赵锦,他有个弟弟叫赵昊,你现在明白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味极鲜的那个赵昊?”徐邦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还有哪个赵昊?”徐鹏举这才稍稍压住火气。

    今日马御史忽然拿弹章来找他。弹章的内容实在太要命,老公爷直接就懵了。

    幸好马御史来路上已经想清楚了其中关节,他提醒老公爷,赵锦八成不是真心弹劾,而是为了警告徐家。

    马御史看过弹章,所言之事涉及公府机密,外人根本无从得知。赵锦却能说得有鼻子有眼,显然有十分强大的消息来源,哪还用多此一举向他求教?

    所谓补充联署,不过是人家欲借他之手,将弹章转交给老公爷看到罢了。

    是以他让老公爷先别慌,想一想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赵锦?

    老公爷自然想不出,他连此人的名字都是头一回听说,又去哪里得罪赵锦?

    不过府上人多,奴仆做事也不太讲究,难保是谁打着徐家的旗号,惹恼了人家也说不定。徐鹏举便马上命人严查,这几日有没有在外头生事。

    按说,徐家仅在金陵的奴仆就超过三千人,散布在城内城外的各处产业中。便是查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谁让那冯管家好死不死,昨天带着鼻青脸肿的儿子,去西花园找小公爷告状呢?

    那冯贵脑袋肿成个猪头,要多扎眼有多扎眼,府上很多人都记忆犹新,是以很快就把他俩供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起先还想抵赖,徐鹏举可没那耐心,马上命人扒了裤子就打。

    父子三两下就把味极鲜的事情撂了……

    马御史知道赵锦也住在蔡家巷的叔父家,偏巧他还认识这位叔父——

    放在几个月前,马御史怎么也想不到,赵侍郎的二公子,居然会变成老前辈的叔父。若是早知如此,当初他指定不蹚那浑水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这下就全对上了。味极鲜的老板叫赵昊,赵昊是赵守正的独子,赵守正又是赵御史的叔父。小公爷的人要强夺人家的摇钱树,人家手里偏生还有老公爷的黑材料,不一巴掌打得你满天星,你还真以为这金陵城就姓徐了!

    ~~

    书房中,徐邦宁噗通跪在父亲面前,指着那两个被打得半死的奴才,叫起撞天屈道:“父亲,儿子这些日子天天在家读书习武,准备去国子监上学呢,哪有功夫理会这些鸡毛蒜皮,都是这两个杀材,背着我在外头乱来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有御下不严的责任!”徐鹏举已经从那父子口中,得知徐邦宁确实事先不知情。他气得是儿子今日竟要找人去收拾赵昊,这要是自己晚知道一天,还不知惹出多大的祸端来呢!

    “是,孩儿知道错了,这就把两个杀材打断腿,赶出府去。”徐邦宁慌忙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“哼,起来吧。”徐鹏举终究还是疼小儿子的,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机想让他袭爵。

    “谢父亲。”徐邦宁松口气爬起来,这才敢小声问道:“到底那姓赵的说了什么事儿,让父亲如此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。”徐鹏举将桌上的一份弹章递给儿子。

    徐邦宁接过来一看,登时脸色煞白,结结巴巴道:“这这这,这种事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徐鹏举同样是一脸见了鬼。为郑氏身份造假一事干系重大,机密至极,除了他一家三口之外,就只有几个经手的人知道。那些人拿了钱又担着干系,隐瞒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乱讲?

    “就算是不慎走漏了风声,”马御史便是经手人之一,同样百思不得其解道:“可赵立本已经滚蛋半年了,赵锦几个月前还是贼配军,怎么也轮不着他们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三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这件事根本就是赵昊从历史书上看到的。

    ps.第一更送到,求推荐票求收藏啊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