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秋闱
    翌日秋闱。

    四更天考生起床,用罢早饭,穿戴整齐,然后来到堂前。

    堂前早已设好了香案,供上了至圣先师的神像,众人一起拜过孔圣。然后赵守正、赵锦、赵昊又拜了黑脸的太祖爷,最后王武阳和华叔阳拜了师父。

    这时,方文端上三片崭新的方巾。

    赵昊亲手给三人戴在头上,紧紧扎牢,说了三遍:“不会落地。”

    然后众人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来到巷中时才发现,蔡家巷已是火把通明,街坊们倾巢相送,却一点动静都没发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三位考生出来,余甲长一挥手,几名壮汉便打起了红色的横幅,只见上头写着:‘金榜题名’、‘连登黄甲’之类祝福的语言。

    三人被街坊们笨拙而诚挚的祝福,感动的眼圈发红,忙朝众人团团作揖,然后才上了停在街中央的三顶小轿。

    赵昊跟乡亲们道声谢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赵锦身为御史多有不便,不好在大比时去贡院转悠的,便也在此与考生道别了。

    高武刚要赶车,便见个黑袍举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等下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见是那在味极鲜拥有雅间的吴康远,高武也没阻拦。

    马车上,赵昊奇怪问吴康远道:“你又不用乡试,去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,我还能帮着说上话。”吴康远掸了掸身上,代表举人身份的黑花缎圆领袍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就算平安无事,我跟着瞧瞧他们遭罪也过瘾。”

    “阴暗的心理。”赵昊笑骂一声,却不会将他赶下马车。

    吴康远是吴时来侄子的事情已经确凿无疑,赵公子跟他套近乎还来不及,怎么会把他撵下车呢?

    何况有个人陪着也不错,至少让赵昊心里没那么忐忑了……不管准备多充分,只要想到四千多考生仅有一百多人中举,他就还是慌成狗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轿子在离贡院还有两个街口的大中街停下,再往前便水泄不通了,轿夫想往前送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四千多名考生,再加上送考的车轿仆从、家人亲族,那拥挤不堪的场面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是以经验丰富的赵守正,提前命轿夫停下,和两位徒孙步行过去贡院。

    高武和几名担任护卫的壮汉,从人群中硬生生挤出一条道来,是以三人走得并不狼狈。

    二阳可是头回乡试,这时听到远处贡院炮响,都有些担心道:“这是要进场吗?咱们得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这三声炮是贡院开栅门,还要放三炮开大门,再放三炮开龙门。”赵守正却轻车熟路、不慌不忙的笑道:“放完了炮,还要在至公堂设香案,请三界伏魔大帝关圣帝君进场来镇压,请周将军进场来巡场。请七曲文昌开化梓潼帝君进场来主试,请魁星老爷进场来放光。”

    “徒孙,不是师祖自夸,论起进贡院的次数,你们加起来都不如我……”见两位天才徒孙听得目瞪口呆,赵守正不由有些自豪。

    “师祖果然厉害,徒孙远远不及……”二阳忙吹捧一句,心中未免腹诽,这种次数还是越少越好吧?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终于到了贡院门外,果然见龙门还没打开,离着入场还早。

    但各府送考的教授,已经在旗下大声吆喝考生集合了。

    二阳便拜别了师父师公,朝着苏州府、常州府两面相邻的旗子走去。

    那苏州、常州的两位府学教授正焦急的四处张望,看到二阳过来,才大松了口气道:“你们可算来了,真要把人急死!”

    这两位可是两府取得好名次的希望所在啊。

    那边,赵昊将父亲送到国子监的旗下,深深一揖道:“祝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放心。”赵守正重重点头,这是他第六次入考场,头一次这样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父亲分心,赵昊便和吴康远等人先行离去,只留方文和高武在旁侍奉赵守正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和吴康远,来到与贡院一水相隔的一处三层酒楼。

    酒楼没有招牌、上着门板,明显处于歇业状态,却有熟人手持铁棒在门口站岗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味极鲜的小本家吗?”吴康远笑着朝吴玉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吴玉笑笑,又向赵昊行一礼,打开了紧闭的店门。

    吴康远忽然想起来道:“这是方掌柜原先那家酒店?”

    赵昊点点头,带着他走进店去,便见里头已经收拾的一尘不染,只是桌椅柜台俱无,显得十分空旷。

    但两人上去二层楼,进了最大的那个包厢中,吴康远却见里头桌椅陈设俱全,还摆着几盆兰花,挂着几幅立轴,显然是精心布置过的。

    包厢的一溜轩窗全部敞开,凉爽的河风吹拂进来,让人神情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赵昊便和吴康远,在对着河面的罗汉床上坐下,一边沏茶一边解释道:“这不正好秋闱,想要在贡院边上,租个院子给考生休息,却是有钱也租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别说这秦淮河畔,就是各省城的贡院附近,不提前半年订好,根本租不到住处的。”吴康远看着近在咫尺的贡院粉墙,颇有经验的说道。

    乡试从初九日开始,一共要考三场,至十八日方结束。这期间,每场完毕,考生都要出来贡院,等到次日再进去考下一场。为了让考生休息好,不要那么狼狈,在贡院旁赁个住处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“谁承想,方掌柜不声不响就把这里布置好了。”赵昊笑着指指头顶道:“楼上的包厢都被他改成卧室了,晚上咱们可以睡在上头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真会享受。”吴康远羡慕不已,当年他乡试时,受到叔父牵连,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。“我现在就盼着他们都能考中,到时候跟你们一起进京,一路上肯定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承你吉言。”赵昊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不说贡院外两个闲人的闲扯淡,单说三位考生排队捱到中午,才陆续点完名进场。然后经过一番不可描述的严格搜检后,这才到二门接了卷,再回龙门归号。

    等三人全都在各自的号子里坐下后,天都已经黑透了。

    结果当天,主考大人就没放题。

    于是四千多名考生,在号子里瑟瑟发抖挨了一夜。

    按照考场规矩,袍子不准带里子、褥子不能絮棉花,就连鞋都必须是单布的。幸好南京八月里还不算太冷。听说顺天府那边,每次都有考生被出病来直接被抬出去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,锣声响处,主考官终于放题了。

    当赵守正看到那密密麻麻一张纸时,眼里却只有那第一道四书题。

    只见上头用馆阁体,工工整整写道:

    ‘子贡问政。子曰: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’

    太祖爷真显灵啦!

    ps.上架第一章,求月票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