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都疯了
    见那考题开出,竟真是自己苦练整月的那一道,赵守正自然是心花怒放,险些笑出了猪叫。

    这下他自然信心大增,先不管首题,去看后头两道《四书》、还有自己选的四道《礼记》。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,赵守正本就有二十多年的功力,赵锦又将文章要诀倾囊相授,此番天时地利人和之下,居然后面几篇文章,也都做得花团锦簇。

    等到第三天过午,将六篇文章全都誊好,他才重新起笔,将烂在胸中的那篇‘子贡问政’,直接誊写在卷子上。

    然后便信心满满的交卷出来,又汇合了华叔阳和王武阳,一起向等在贡院外的赵昊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如何如何?”范大同虽然没进场,却很关心考生发挥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居然出了道大题,真是没想到。”华叔阳一脸郁郁道:“要是早知这么简单,何必多看那么多无用的时文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比县试府试还简单,根本显不出水平啊!”王武阳也抱怨道:“要是考不中解元,可就麻烦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经过的考生听到前半句,以为这是学渣的托词,正待偷笑一番。却听到他后半句,险些一头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可是号称生员坟场的江南贡院啊!

    南直隶生员中举的难度,在全国可是最高的!谁能在这里考中举人,都是祖坟冒了青烟的。这厮却还口口声声说要考解元,莫非在号子里憋疯了不成?

    谁知,又听他那同伴道:“想都别想,解元一定是我的!”

    考生们彻底无语了,唯恐疯病会传染,赶紧远离这两个疯子。

    赵昊含笑听着他们吹嘘,今日却不会再出言打击了。

    此乃锐气勃发之时,正待一鼓作气,蟾宫折桂,岂能不鼓反泄之?!

    等进了那家酒楼,吃过饭,赵昊送父亲进房间休息时,才笑道:“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了。”赵守正疲惫的笑笑,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虽然第一场下来,名次差不多就已经定了,但后两场还是不能大意的。据说也有那老前辈,文章做得极好,甚至被拿去当范文出版。可偏生表判公文写得一塌糊涂,结果被刷下来好几次,悲惨至极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,考生们便再度鼓劲出发,进去贡院考论、判、诏、诰、表等应用文体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检验考生,是否具备为官的基本条件。虽然不像八股文要求那么严格,但如果出了错,还是有可能会被黜落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赵守正来说,完全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考过多少遍,而且赵立本当官时,他还得替父亲誊抄文移。是以与普通考生相比,优势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然后十四日出考场,再睡一觉,十五日考第三场,经、史、时务策五道,此为考察安邦定国的见解……整日闭门读书的秀才,知道什么国家大事?大都是胡扯而已,只要不犯忌讳,就不会有人管你写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十八日,已经被彻底掏空的考生们,人不人鬼不鬼的蹒跚出了贡院。他们原先还有口气撑着,考完就彻底累倒了。

    赵昊赶紧让人,将三位摇摇欲坠的考生扶住,送进轿中抬回家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,他在马车里就听到,三个轿中传来雷鸣般的呼噜声,不由暗暗咋舌,再次坚定了绝不遭这份罪的决心。

    回去后,三位考生倒头就睡,估计没个几天是缓不过劲儿来的。

    好在考完后,他们也彻底没事儿了,只等着下月看榜就成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赵锦才告诉赵昊,自己已经接到吏部的行文,升任北京太仆寺丞。

    “太仆寺丞是几品啊?”赵昊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正六品。”赵锦轻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不是连升两级?”赵昊闻言笑着拱手道:“恭喜恭喜,可得好好庆贺一下了!”

    “唉,弼马温而已,没什么好庆贺的。”赵锦却苦笑一声道:“等来等去,就等了个这样的补偿,看来是朝廷嫌为兄太老,给我个闲职养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赵昊忙断然安慰道:“老哥哥此去北京必有大用,所谓太仆寺丞不过转迁之阶而已,你必然不会滞留此位的!”

    “好,承你吉言了。”赵锦也只是稍稍发泄一下郁闷,便重新面带微笑道:“其实是为兄着相了,想我几个月前还是只能吃粥的贼配军,如今却平反昭雪、升官进京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”

    “人之常情而已,哥哥又不是圣贤,没必要苛责自己。”赵昊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赵锦的同年大都升到三品以上,一二品的大员也不乏其人。赵锦之前没有希望时还好,现在重新恢复官身,不自觉就会和他们比较。

    “哥哥等老嫂子和老侄子过来汇合后,再一起进京?”见老哥哥还是郁郁,赵昊便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怕是不行,我马上就要启程了。”赵锦摇摇头道:“已经接到旨意二十天了,再拖下去,怕是要被御史参个懈怠,连这个弼马温都当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哥哥正事要紧,你只管去北京上任,家里的事情我给你办妥。”赵昊大包大揽下来,让赵锦感到十分温暖。

    “为兄不跟贤弟客气了。好在叔父也很快就要进京赶考了,到时候咱们一家人又能相会。”赵锦紧紧握着赵昊的手,似乎对赵守正十分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看来老哥哥要买个大点的宅子才好。”赵昊笑着说道:“听说京官清贫,我给兄长备一份丰厚的程仪,不能让老嫂子和贤侄再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兄已经受惠颇多,不好再拿兄弟的钱了。”赵锦忙谦让道。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还分什么彼此?我的就是你的,”赵昊一摆手,故意装作豪气道:“再说,我赚了那么多,老哥哥不花,谁花去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贤弟啊,你真是我的亲兄弟啊……”赵锦看着赵昊,心中郁气尽消,忽然眼圈一红,万分不舍道:“能在困顿时与贤弟相识相交,为兄还有什么不知足呢?”

    “这更是小弟我的福分啊。”赵昊也使劲握了握赵锦的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三天后,赵锦在江东码头坐上了官船,余鹏也随行北上。

    临别前,赵昊悄悄给了赵锦一个信封,嘱咐他日后遇到犹豫不决的大事再打开。

    见他说的郑重,赵锦也没大意,将信封贴身收好。

    赵昊又嘱咐余鹏一定要照顾好老哥哥,若是钱不够花,就捎信回来云云。

    然后三人洒泪而别。

    一直看着官船沿长江远去,赵昊这才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唐胖子早就候在远处,见状迫不及待扑上来,激动的话都说得语无伦次,断断续续: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……开海细则终于公布,只开放了福建月港一处港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出海船只均不得前往日本。若私自前往,则处以通倭之罪!”

    “而且,每年东西二洋各限船四十四只,私自出海以通倭罪论!

    “出海后逾期未归者,即使证件齐全,也将坐以通倭罪!”

    “公子,真让你说着了,开海开海,到最后只开了一条缝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却一脸淡定,将唐胖子远远推开,躲避着他的唾沫,问道:“丝价如何?”

    “消息是今早到的,全城的丝商都疯了……”唐胖子登时满脸喜色道:“我还没顾上打听价格,但腰斩是一定的。”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