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真傻,真的
    赵昊和唐友德两人坐上马车,准备从清凉门进城。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什么价位买丝?”

    车厢中,唐胖子满脸坏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完全能够想象,屯了十多万斤生丝的刘员外,此时此刻会是怎样的心情和表情。

    “契约上怎么说的?”赵昊反问一句,这阵子忙着陪考,他都忘了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九月十八。”唐胖子却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“对,这还是我特意挑的日子。”赵昊一拍额头,恍然笑道:“这不还有二十多天么,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急什么?”唐胖子所见略同,点头笑道:“二十多天后丝价还不知跌到哪去呢!”

    “总之现在着急的不是我们。”赵昊一副欠揍的表情道:“估计刘员外已经在满城找我们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之前丝价不涨他就坐不住了。”唐友德深以为然道:“现在还不疯了一样找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去小仓山避避暑,他要是找你,你就把事情往我身上推。”

    赵昊看着不远处的小仓山,心说这真是块好地方,距离清凉门和江东码头这么近,合该我在这里建个大会馆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找我,你就说不知道,反正期限不到,我是不会露头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听公子的。”唐友德眼看着又要大发一票,自然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几家欢喜几家愁,有人笑就有人哭。

    两天后,苏州会馆水榭中,刘员外已经将能砸的东西,全都砸碎了。

    暴怒之后,便是无尽的悔恨与痛苦。

    刘员外瘫坐在太师椅上,两眼无神的看着水榭外嶙峋的假山,恨不得一头撞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真傻,真的,明知道徐阁老是那些人的后台,怎么能相信丝价会涨上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真傻,真的,明知道那小子没安好心,怎么能答应他借丝还丝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,说一句就给自己一耳光,把半边脸都抽肿了。

    手下朝奉们全都噤若寒蝉,低头立在水榭外,没一个敢出声劝的……

    这次东家的损失实在太惨重了。十几万斤丝砸在库里卖不出去,这才几天功夫,就已经浮亏了五万两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恐慌之下,所有的理性和君子约定,都已经不复存在了。所有商会都在疯狂抛售,却没人肯接这个盘,丝价依然跌个不停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一天还要亏两三万两之巨,就算东家身家百万,也扛不住这个跌哇。

    至于东家在丝价最高点把丝借出去,让人家三个月后还丝的事儿,更是谁都不敢提一句。这已经成了金陵商界的一大笑话了!

    堂堂苏州商会会长,号称精明过人的刘正齐,居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徽州小子给办得这么明白,耍得这么惨!

    所谓‘钻天洞庭遍地徽’,苏商和徽商本就是相互看不顺眼的两大商帮,而且生丝和丝绸生意素来由洞庭商帮把持,徽商逮到机会,肯定会大肆渲染此事,来证明徽商就是比苏商强!

    这对刘员外角逐下任洞庭商帮会长的梦想来说,将是个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枯坐了好一阵子,刘员外才咬牙扶着太师椅的月牙扶手起身,嘶声吩咐道:“备车,去鼓楼外大街!”

    丝价暴跌已非他能控制,他现在要做自己能控制的事情——让唐友德立即还丝,或者还钱!

    ~~

    唐记南货铺。

    当掌柜的禀报刘员外求见时,唐胖子正带着儿子在库里盘货。

    “没看我忙着吗?让他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唐胖子丢下一句,便继续干他活去了。

    他得抓紧理出个头绪,让儿子早日一并接手,好抽身去主持小仓山的那一摊。

    但刘员外这次是铁了心,一定要见到唐胖子。

    他在店里等了整整一下午,天黑时伙计要打烊,刘员外还是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没办法,唐胖子只好出来见他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打了好些天的太极,也没什么客套话好讲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还有二十多天么,你急什么啊?”唐友德在主位上坐下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?!”刘员外一听就跳脚了,高声叫道:“二十多天后,丝价还不知跌到哪去呢!”

    “你叫破喉咙也没用啊?咱们生意人以信为本,得按契约办事儿啊。”唐友德捂着耳朵,一脸嫌弃。哪还有借丝时的小媳妇模样?

    “你少来这套!”刘员外也顾不上形象可言了,一脚踏在官帽椅上,戟指着唐胖子喝道:“你好意思说信义?你们当初就他妈存心骗人的,你开的工场在哪?买了一台织机吗?雇了一个工人吗?”

    “雇了,买了,也开了。只是不在南京而已。”唐友德摊摊手,耍赖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刘员外额头青筋突突直跳,他撸起袖子,一副要打人的架势道:“你他妈转手就卖了!”

    唐友德比刘员外还高还胖,当年行商时还练过拳脚,见状也站起来,把袍子下摆往腰带里一挽,冷冷笑道:“我跟你签的是借丝契约,你管我是卖还是用了?不信你拿出契约看看,上头有一个字规定,我必须开工场,不能卖丝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今天你要么还钱要么还丝!”刘员外状若疯虎的扑向唐胖子,口中吼道:“不然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“来呀,谁怕谁!”唐友德也摆开架势,要跟刘员外练一练。

    幸好两边的随从及时冲上来,将二位东家死死分开,这才避免了一场肉搏。

    这时,唐记伙计们也涌上来,将刘员外几人推出店去。

    “姓唐的,你等着,我这就去县里告你们!”刘员外还在那里跳脚叫嚣道:“你,还有那个混小子,等着吃官司吧!”

    “谁怕谁啊。”唐友德却满不在乎的一挥手道:“关上店门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刘员外被赶出了唐记,盛怒之下马上乘车直奔上元县衙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天色已黑,衙门早就关门。但刘员外堂堂苏州商会会长、洞庭商帮副会长、捐班从五品员外郎,想要见个小小的上元知县,还是不用看时间的。

    此时,上元知县张大人,正在与两房小妾一起用晚饭。

    张大人讳东官,川籍人士,是老举人出身,排班十几年才大挑成这人不人、鬼不鬼的上元知县。当然,若非县城内既有应天府这样的直属上级,又有南京全套文武班子,还有七八个卫所,十几个军营,以及勋贵府邸若干,也轮不着他个老举人,来金陵城这花花世界享福。

    张知县已经六十好几,丧偶多年都无力续弦。可来上元县当了两年县令,便已经纳妾两房,且正在谈第三房,都是年轻貌美的江南小妹啊……

    这毕竟是南京城啊,婆婆再多,他这个知县只要肯受闲气,还是大有捞头的。

    ps.第三更,求月票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