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噫,我中了!
    那一袭簇新的黑邓绢圆领袍,险些闪瞎了堂上堂下的一双双眼。

    “啊?公子什么时候成了监生?”栅栏外的蔡家巷众人不禁惊呼起来,国子监生与生员一样,都是见官不跪、不得用刑的!

    “这下县太爷打不了板子喽……”

    与欢呼的蔡家巷众人,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张知县那张黑成锅底的老脸。他摆这么大阵仗,可不是为了让臭小子显摆的!

    ‘啪啪啪!’张知县使劲拍着惊堂木,不能打板子,还不能拍桌子吗?

    “肃静!”值堂吏忙朝围观市民大喝道:“再聒噪,通通叉出去!”

    蔡家巷众人这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副监生冠带,是赵昊早就跟周祭酒谈妥的条件。他之所以要拖到今天才来过堂,很重要的一个原因,就是在等自己的监生资格到位。

    为此,赵昊还多花了一百两银子加急赶制,前日才将这副监生冠带拿到手的。

    这下他能保证自己不用下跪,也不会受刑了,这才终于露面过堂。不然傻子才来呢……

    但张知县出师不利,不由愈发恼火,这下非得让赵昊荷包大出血,才能稍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他便又重重一拍惊堂木,怒视赵昊道:“你这监生好生刁蛮,为何屡传不到?!”

    “只因人在深山,交通不便,未见朱票……”赵昊便一脸无奈答道:“并非有意藐视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狡辩!”张知县却不接他抛来的媚眼,又拍一下惊堂木道:“本官看过状纸,你这学生不好好读书,为何要骗人家生丝?!”

    “请老父母收回这话,学生官宦之后,清白门第,学圣人教诲,持良善之心。”赵昊一脸受到侮辱的表情,严肃道:“断不会做那等昧良心、丧天良之事。不知老父母为何偏听一个捐班商人之言,却不信读书人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读过一天书吗?”刘员外听他也鄙视自己,登时怒不可遏的跳脚道:“你个捐班监生,有什么资格说别人!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就是有资格!”堂下二阳听不下去了,高声道:“我们读书人的事,你个商人懂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没捐一文钱。”赵昊也冷笑对刘员外道:“是国子监祭酒大人赏识在下才学,特荐在下入监的。”

    “肃静肃静!”张知县又一次拍了桌子,对堂下两个生员怒道:“你俩再聒噪,记下名来,交本学处分!”

    “记吧!”王武阳便一挺脖子道:“学生姓王名周绍,太仓王氏,被苏州府举为儒士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张知县听到太仓王氏,就头大了一圈。再听到此子乃苏州府的儒士,登时更加头大如斗。他知道,苏州府今年只举了一个儒士,便是文坛盟主王世贞的亲侄子王周绍。

    “学生姓华名叔阳,无锡华家,家父华鸿山!”华叔阳也报上了家门。

    张知县彻底懵在那了。

    华太师虽然悠悠林下多年,可门生故吏满天下,如今好多人正是当权时,他的公子更得罪不起哇!

    别说张知县和刘员外了,就连唐胖子一干人都被赵昊这俩徒弟的身份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平时看着他们青衣小帽,端茶倒水,跟方文也没啥区别,没想到居然来头这么大。

    再一想,这样两位世家公子,居然甘心拜在比他们还年轻的赵昊门下……

    这下众人看向赵昊的目光,就更加敬畏起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场中气氛为之一变,张知县不再吹胡子瞪眼,而是朝刘员外微微摇摇头。

    那意思是,硬茬子,钱不够……

    刘员外这次可是气势汹汹而来。在衙前街的酒楼上,还有一帮苏州商人,摆好酒席在等他凯旋呢!

    这时候他怎么能缩头?就是不蒸馒头,也得争口气啊!

    便一咬牙,从袖袍中伸出巴掌,装着抹了把胡子。

    意思是再加五千两!

    张知县登时恢复了严肃,一拍惊堂木道:“本官只知朝廷法度,不知什么王家华家,你们休要干扰本官审案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转头对赵昊厉声道:“你们是否说过,借丝要开工场?”

    “说过呀。”赵昊两手一摊道:“不然我借丝干嘛,又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三个月过去了,你的工场开在哪?!”张知县冷冷质问赵昊道。

    “老父母应该也有所耳闻,如今丝价暴跌,这一行前景坏掉,正常人岂能往火坑里跳。”赵昊便答道:“何况,那借据上,只约定是借丝还丝,并未约定我们一定要开工场,所以我改变主意,这很合理,不犯法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分明就是欺诈!”张知县重重一拍惊堂木道:“想要利用丝价暴跌,从人家刘员外身上,狠狠赚一笔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父母这玩笑可开大了……”赵昊不由失笑道:“请问,是学生一个小小监生明白行情,还是堂堂苏州商会会长、南京丝业行会副会长明白丝价的涨跌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知县就算满心都是一万两,却也被赵昊问得哑口无言,只好耍赖拍案道:“是本官在问你话!”

    “显然老父母心中有了答案。”赵昊却像根老讼棍一般难缠,笑呵呵道:“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,怨不得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唐友德也忍不住帮腔道:“若是丝价暴涨,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告刘员外欺诈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非要借丝给你们的!”刘员外白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们拿刀逼你借丝的!”唐友德不屑的啐道:“堂堂苏州商会会长,洞庭商帮副会长,签了白纸黑字却不认账,跑到官府打官司赖账,你们苏州商人就是这么做生意的?!”

    果然近墨者黑,唐友德也学会了开地图炮。

    ‘啪啪啪!’张知县知道原告理亏,此案再问下去,也只会越抹越黑,索性直接快刀斩乱麻道:“原告本着友善之心借贷,被告当思感恩,不该钻空子让原告损失惨重。为了明教化、显仁义,本官决定判两被告以原价退还本金,免付利息,则皆大欢喜!”

    按照三个月前的价格,两万斤丝就是七万两银子。比现今高处足足五万两之多,就算抛去给张知县的一万三千两,刘员外还是挽回了绝大部分损失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,他的面子挽回来了~

    他自然欢天喜地,大吹法螺道:“老父母真是明如镜、清如水的青天大老爷啊!”

    赵昊这边自然大怒,唐友德忍不住跳脚骂道:“此案白纸黑字,明明白白。你这老父母却如此颠倒黑白,我们不服,一定上告应天府!”

    “对,应天府不管,就告到南京刑部、告到都察院去!就不信这天下没有说理的地方!”华叔阳和王武阳也聒噪起来。

    “鹿鸣宴上,我要向南京的老大人们告你们的状!”赵守正气得满脸通红,忽然蹦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知县和刘员外登时大笑起来。前者听后者说过,赵守正可是五试不第的钝秀才!

    “还鹿鸣宴呢,你先考中举人再说吧!”张知县既已宣判,自然不容他们再聒噪,便拿起火签喝道:“把这些咆哮公堂的生员叉出去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忽听外头响起一声号炮。

    然后便听有人高声喊道:

    “捷报赵府老爷讳守正,高中应天府乡试第七名亚元。京报连登黄甲!”

    “噫!好了!我中了!”

    ps.首日第六更,求月票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