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强中还有强中手
    国朝的百姓多爱看热闹啊。今日县衙难得大堂审案,非但蔡家巷来了人,衙前街的闲散人等也聚集了不少。

    众人正伸长脖子,看到要紧关头,便听身后响起一声号炮,吓得他们齐齐一哆嗦。

    待回头望时,便见一队穿着大红号衣的应天府官差,高举着同样大红色的报帖,吹吹打打从应天府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“捷报赵府老爷讳守正,高中应天府乡试第七名亚元。京报连登黄甲!”

    报录人一边前行,一边还齐声高喊,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“咦,衙前街什么人中举了?”县衙门口的官差们还在奇怪,李九天却是眼尖,一下就看到那报帖上‘赵守正’三个大字,忙跌跌撞撞跑进去,高声嚷嚷道:“中了中了,赵相公中了!”

    不用他说,蔡家巷的汉子们,也早就听到了报喜声,这下再不管什么公堂肃静之类,一起高声嗷嗷叫唤起来,声音大的能把县衙的屋顶掀翻!

    大堂外头哇哇哇乱成一片,大堂内也同样乱了套。

    “噫!好了!我中了!”

    赵守正听闻自己中举,激动的抱着赵昊怪叫连连。

    “儿啊我中了,为父终于中了!我中了!”

    赵昊再一次差点被勒背过气去,又担心他会如范相公那般痰迷心窍,还得使劲拍着父亲的后背,给他顺气。

    王武阳和华叔阳也过来,向师祖道喜不迭。唐友德晚一步凑不过去,可满心的喜悦总得有地方发泄,遂拉着刘员外的手使劲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!同喜同喜!”

    刘员外本来就像吃了苍蝇一样,让唐友德这一摇晃,差点没当堂呕吐。他恨恨甩开唐友德的肥手,对高堂之上的张知县一拱手道:“大人不要理这些疯子,快下判词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知县却犯了踯躅。方才赵守正的话音犹在耳,他居然便真中了举人,这下由不得张知县不三思后行了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举人,没什么好怕的!”刘员外恨不得替老父母去拍惊堂木,他一个劲儿的朝张知县挤眉弄眼,甚至伸出了两根手指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知县这下更犹豫了,一只手拿着惊堂木,不知是该拍下还是搁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便听外头又响起一声号炮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有报录人,在县衙外高声报喜道:“捷报华府老爷讳叔阳,高中应天府乡试第二名亚魁。京报连登黄甲!”

    轰的一声,滚油中又被加了瓢沸水,登时就炸了锅!

    “又一个,又一个,华公子中了第二名!”

    “太厉害啦!”

    蔡家巷众人使劲摇晃着栅栏,发泄着心中的激动之情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华叔阳激动的抱着赵昊又叫又跳了。

    王武阳和赵守正忙从旁恭喜。

    唐友德又没捞着挤进去,只好又去拉刘员外的手。他万万没想到,赵昊随随便便收的徒弟,居然也能考中举人,而且还是这么高的名次!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!”

    ‘同喜你个头……’刘员外恨不得给他一脚,这次却不敢甩开对方的手,更不敢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苏州和无锡唇齿相依,他对华家还多有倚仗,却是不敢坏小公子的喜庆……

    他只好一边被摇晃着,一边苦着脸看向大老爷。

    大老爷两手一摊,也不撮指头了。

    张知县便站起身,拱手想要对两位新科举子,尤其是华叔阳表示恭喜。

    谁知他话没出口,华叔阳却趴在赵昊肩头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哭声摧肝裂肺,仿佛伤心至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喜极而泣……”赵守正眼眶本来就浅,见状勾动往事,想起过去二十多年的磨难,也忍不住淌下了释放的热泪。

    却听华叔阳带着哭腔道:“师父啊,我没考上解元,让你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赵守正登时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那张知县脸上也青一阵白一阵,他考了三十多年,才好容易中了川省举人第一零八名,便引以为平生第一快事了。

    可瞧瞧人家,考了个第二名,而且是天下最难的应天府乡试第二,居然哭成个泪人。

    这他娘的还有没有天理啊?为什么要让本官看到如此恼人的场面?

    赵昊这时候也不能再批评他了,拍着华叔阳的肩膀道:“好了好了,不要哭了,下次争取考个会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,我会努力的。”华叔阳这才抽泣着离开赵昊,对一旁安慰他的王武阳拱手道:“还是师兄技高一筹,师弟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王武阳神情古怪至极,表情一时欣喜一时担忧,闻言连忙摆手道:“我中没中还不一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‘就是,哪有这好事儿,前两名都让他们家包揽了。’张知县暗暗腹诽一句,重新抱拳,刚要开口,却又听接连三声炮响。

    然后是更大声音的报喜声:

    “捷报,捷报,捷报!”

    “捷报王府老爷讳周绍,高中应天府乡试第一名解元,今朝独占鳌头,明日连中三元!”

    张知县无力的坐回了位子上,仰面看着头上的明镜高悬匾,恨不得那匾落下来,砸死眼前这一窝牲口。

    这下非但蔡家巷的街坊们炸锅了,整个县衙都陷入了狂欢中,连三班衙役也丢掉水火棍,纷纷上前朝解元公道喜讨赏。

    唐胖子却险些要晕倒了,没想到整天给自己端茶倒水的小子,居然成了解元公。

    听说解元公都是天上星宿下凡,我老唐会不会折寿啊……

    这赵公子到底是何方妖孽啊?为何收的徒弟个赛个的厉害呀!

    王武阳眼里却只有赵昊,这下轮到他紧紧抱着赵昊,兴奋的鬼哭狼嚎道:“师父,我做到了!我要上课了!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为师,勒死我谁给你上课?”赵昊使劲拍着王武阳因为激动过度,不知轻重的手臂。被三人轮番蹂躏下来,感觉自己要散架了。

    王武阳赶忙放开赵昊,挠着头讪讪直笑。

    赵昊白他一眼,这才展颜笑道:“好徒儿,不愧我赵氏首徒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夸奖!”王武阳闻言比中了解元还高兴,一张脸笑得开了花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一旁的华叔阳沮丧的低下头,一脸幽怨的看着赵昊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好样的,跟师兄一样过关了。”赵昊这时候,自然没必要再吹毛求疵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!”华叔阳登时像被打了鸡血一样,重新斗志昂扬起来:“师兄,会试咱们再比过!”

    “怕师弟还是要输为兄一筹。”王武阳中了解元,锐气正盛,岂能弱了自己的声气?

    赵守正从旁笑呵呵看着,他能中举就谢天谢地谢祖宗了,却是不会参与这种,顶尖考生之间的意气之争。

    ps.第七更了……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