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章 秋后算账啦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赵昊一家只能暂住在大伯家中。

    赵守业得了钱家赔的好几千两银子,一下家资丰厚起来,便租了蔡家巷最大最好的三进大院子。这几个月来,就他三口和几个丫鬟仆人住在里头,赵昊一大家子搬进来都不嫌挤。

    对于赵昊能搬过来,赵守业自然高兴的不得了,他现在生怕侄子这个赵家主心骨,跟自己一家生分了,自然尽心竭力,让人小心侍奉。

    只是乍一没了巧巧在身边照顾起居饮食,赵昊感到十分不习惯。不过人家当时只是来帮忙的,现在大伯有专门的下人伺候了,怎好再留着人家不放?

    一连好几天,赵守正和二阳都在忙着参加应天府举办的鹿鸣宴,还有各种各样推不掉的宴请。赵昊这边也没闲着,这家里一显贵,也不知从哪里蹦出那么多亲朋故友来道贺送礼。虽然大伯父子尽心竭力的招呼,但他作为赵守正的代表,也躲不了清闲。

    直到这天午后,赵昊终于偷得半日闲暇,让人支起躺椅,在院中晒起了太阳。

    享受了好一会儿,他才懒散的拿起小几上的四封信件,一封封拆开来看。

    这四封信来头都不小,分别是苏州知府和常州知府两位四品大员,以及文坛盟主王世贞、华太师的亲笔信。四封信大同小异,都是感谢他对二阳的培养,希望他能继续鞭策教导他们,让他们再接再厉,争取来年再创佳绩。

    另外,还请他允许他们回乡,参加各府举办的鹿鸣宴,以及祭祖等一干琐事,而且还热烈邀请他同来做客。

    对这些热情的辞藻,赵昊并不在意,毕竟都是些车轱辘客套话,当真就输了。而且他也不打算去赴约,到时候跟一帮老头子称兄道弟,老人家尴尬,自己也别扭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赵昊便提笔写了回信。又让高武去备了两份重重的厚礼。

    等到天黑王武阳和华叔阳回来,赵昊便将四封信并两份厚礼分给二人道:“家里催的急,你们明日便回乡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不打算回去了。”二阳却异口同声道:“那些不变花样的吹捧,已经听的人作呕了。我们还是留在南京跟师父学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你们应当回去。”赵昊心说,我还没顾上准备呢,怎么给你们讲课啊?

    二阳闻言一愣,王武阳旋即恍然问道:“师父,难道这也是一种修行吗?”

    “呃,算是吧。”赵昊心说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。不过他如今十分清楚二位高徒的脑补能力,知道这两个聪明绝顶的家伙,轻轻松松就能意会出连番大道理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华叔阳也神情一振,开动脑筋道:“之前师父让我们洒扫庭院、端茶倒水,是为了通过让我们吃苦,来磨砺我们的心性。现在让我们回家享受荣耀与吹捧,是在看我们能否荣辱不惊,不管什么情况下,都能保持一颗平和的心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。”赵昊点点头,这种学生他一口气能教十个,都不会累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这几天又得意忘形了,师父认为我们的心境,不适合接受神圣的知识……”王武阳也从旁沉痛反思道:“果然我们修行还远不到家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就好。”赵昊摆摆手,让两人打住。不然任他们脑补下去,天亮都说不完。

    “那师父,我们什么时候上课?”二阳巴巴望着赵昊。

    “等你们静下心来再回来找我。”赵昊便微微一笑道:“为师会在这里等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赶紧打发走两个快要走火入魔的徒弟。再装下去他自己都要吐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第二天,赵昊父子把二阳送上了去往姑苏的官船。

    船是苏州府专门派来接他俩的,船上两家的下人不下四十名,自然用不着赵昊瞎操心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赵守正看马车到了户部街,便忍不住问道:“儿子,不是说中举之后,要帮为父拿回玉佩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然干嘛要来这里?”赵昊笑着从袖中掏出两张当票,用细长的手指掸了掸道:“今天,不光要拿回玉佩,还要让姓张的把吃咱们赵家的,连本带利全都吐出来!”

    “哦?真的?”赵守正闻言大喜,却又大惑不解道:“那张世兄可不是好惹的,我如今虽已中举,但还是压不住他的。不知我儿有何良策?”

    “父亲只管看戏就好。”赵昊活动下手脚。秋后算账的日子终于到了,为这一天,他等实在太久了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。”赵守正高兴的点点头,再让他像上次那样表演,不仅心累,也有失他举人老爷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马车稳稳停在德恒当门口。

    这次赵昊父子并不下车,只让高武进去通禀一声。

    以德恒当消息之灵通,自然知道这父子俩已是今非昔比。他们开起了金陵城最红火的味极鲜酒楼,还通过生丝生意大赚一笔,居然连堂堂洞庭商帮二号人物刘正齐,都被赵家小子狠狠坑了一把!

    如今赵家的身家,怕是得有五万两往上了。

    更扯淡的是,万年老监生赵守正居然成了举人老爷!

    而且那赵家小子还匪夷所思的成了本届乡试头两名的老师,抢尽了主考官的风头。

    据说,他那两个学生,还都来头不小,一个是太仓王家的子弟,一个是无锡华家的公子……

    又有谁能想到,这才仅仅半年时间而已,被所有人都判了死刑的赵家,居然又重新站了起来!

    这让张员外不禁后悔,当初对赵守正下手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上次也算帮了他们家的大忙……在张员外看来,自己贷给赵守正的那两千五百两,绝对是赵家重新发迹的本钱。

    如是想来,他才心下稍定,正打算备一份丰厚的贺礼,近日登门拜访呢,却听伙计禀报说,赵家父子上门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张员外便和朝奉两个,满面春风的出门降阶相迎。

    张员外对赵守正深深作揖,满脸堆笑道:“贵同乡大驾光临,小店真是蓬荜生辉,快快里边用茶!”

    赵守正心说,只怕你待会儿就笑不出来了。他虽然搞不清儿子的算盘,但已经对赵昊的手段十分了解。知道这小子是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把人吃的死死的……

    ps.第!十!更!!求月票推荐票啊!!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