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们打的不是官司
    德恒当茶室内。

    张员外请赵守正上座,自己从旁作陪,赵昊和那山羊胡子朝奉则在下首对坐。

    看茶之后,张员外又是一阵让人脸红的吹捧。

    好在赵守正这几日被恭维的耳朵都生了茧子,没有被他的迷魂汤灌晕。

    耐心等到张员外客套完了,赵守正看一眼赵昊。

    赵昊便从袖中掏出一张当票,还有面额四千两的会票来。

    “前番承蒙关照,寒家已渡过难关,如今半年之期已到,特来赎回方子。”

    “何劳尊父子亲自前来?小可正准备亲自送上府去。”张员外一挥手,伙计便捧出那个裹着层层宣纸的木盒,看来确实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张员外接过木盒,亲手捧到父子眼前,让他们验看宣纸原封未动,上头的封条、印章、签名也都完好无损,他这才拿剪刀绞开宣纸,取出里头的木盒。

    然后赵守正掏出当初张员外给他的钥匙,打开了铜锁。

    张员外这才得以开启木匣,双手取出秘方,准备将那张纸小心展平,双手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可刚到一半,他的动作却僵住了。

    张员外瞪大眼睛,猛地举起那张秘方,却见上头白纸一张,哪有半个字?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!”张员外瞠目结舌,看向一旁的朝奉。

    朝奉也惊呆了,忙凑过去一看,登时也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赵昊父子也站起身来,看到张员外手上的白纸,便一起叫道:“我家的秘方呢?”

    “这,没人动过呀,怎么会不翼而飞了呢?”张员外满头大汗的看着赵家父子。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你们刚才也看见了,密封好好的,都没动过。”朝奉也赶忙从旁解释。

    赵昊却得理不饶人道:“你们当铺奸猾似鬼,花招多得很,谁知道使得什么法子,掉包了我家的方子!”

    “误会误会,肯定是误会,我们德恒当信义为先,绝不会干这种事的……”张员外一边连声撇清,一边仔细端详那白纸,想要看出些什么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上当上当,果然进了当铺就没得好!”赵昊却斩钉截铁道:“走,见官去!”

    赵守正如今与儿子配合的炉火纯青,便马上起身道:“咱们县衙见!”

    说完,父子俩便怒气冲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别,别,留步,有话好好说……”张员外忙追上去作揖连连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好说的?!”赵昊一抖手中的当票,冷笑道:“按行规十倍赔偿,两万五千两拿来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员外登时神情一窒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这一迟缓,便被高武伸手推开。

    眼看着父子上车而去,张员外还要伸手去拉马车。

    一旁的朝奉却扯了扯他的衣角。张员外愣神间,伸手抓了个空,只能眼看着马车朝上元县衙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“东家,我们被耍了。”朝奉在一旁沉声道:“这方子上的字,八成是用墨鱼汁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定然如此!”张员外恍然一拍额头,满脸后悔道:“怎么当时就没想到这茬?”

    “换了旁人拿来,肯定会提防。可谁能想到一个书呆子,也学会耍诈了?”朝奉也是一脸错愕道:“莫非他头次来当玉佩,是纯粹做戏麻痹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八成是这样啊。”张员外使劲拍着大腿,追悔莫及道:“傻子能考上举人吗?我看他根本就是装傻,扮猪吃老虎呢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马车上,赵守正连打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别人已经把他想象成貌似忠厚、心机险恶之辈。还在那里追问赵昊道:“儿子,那宣纸上明明签了我的名,盒子根本没动过,为何里头的秘方,却被人掉包了?”

    “它会飞呗。”赵昊笑嘻嘻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么厉害?”赵守正瞪大眼看着赵昊,过一会儿拍着他的脑袋笑道:“臭小子,敢耍你老子,还不赶紧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不要拍头,会变傻的。”赵昊忙双手抱头,躲开赵守正没轻没重的巴掌,这才说实话道:“你忘了这方子是用什么写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墨鱼汁啊。”赵守正闻言吃惊道:“难道这墨鱼汁写的字,会掉色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虽然初写时没区别,但差不多一个月后字迹就会消失,”赵昊笑答道:“现在已经过去半年了,神仙也看不出,上头曾经有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果然好奸诈。”赵守正恍然大悟,却又有些奇怪道:“那张员外开当铺,不知道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他八成应该知道,但一来利令智昏,二来,是靠了父亲的人格魅力。”赵昊便一本正经的赞道:“若是换了别人,此事恐怕难成。但唯有父亲——姓张的根本不会怀疑,你这样的端方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哈哈,你小子又在损我!”赵守正闻言伸手抓过赵昊,将他的脖子夹在腋下,笑骂道:“原来在旁人心中,为父就是个傻子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真傻吗?”赵昊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不傻……”赵守正得意道:“最多只能算是不通俗务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别人这么以为去呗。”赵昊挣脱了父亲的魔掌,整整衣襟道:“反正又不会少块肉,还有意想不到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赵守正摩挲着下颌,刚蓄起的短须道:“旁人怎么看,咱也管不着,爱咋咋地吧。”

    从前未中举人,为了显得年轻点,他天天刮脸,哪敢蓄须?

    如今成了举人老爷,也终于敢让胡须自由的生长了……

    “只是父亲如今成了举人老爷,再想扮猪吃虎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赵昊摇摇头,一脸遗憾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扮虎吃猪呗!”赵守正豪气的一拍大腿道:“先吃下姓张的这头猪,以泄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“父亲中举之后,果然信心大增啊。”赵昊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谁知赵守正下一刻却现了原形,旋即变得有些吃不准,问道:“儿子,那姓张的可是有南户部撑腰的,咱们不会硌到牙吧?”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,”赵昊却信心十足道:“我们打的不是官司,我们打的是寂寞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袖中掏出一封家书,递给赵守正。

    ps.保底第一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