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还有一件事……
    赵守正兄弟着实忙活了几天,才重新购置齐了新宅中的一应家具、陈设。还雇请管家厨子、买了奴仆丫鬟,银子如流水般花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月底一算,居然还结余了五千两……

    盖因赵守正中举之后,几乎天天有人上门拜师,有同乡来送贺礼,有各色人等前来投献。尤其是那些徽商,有心修补之前破裂的关系,先是竞相到蔡家巷贺喜中举,后又来赵府庆贺赵家乔迁之喜,着实出了两次血。

    还有好多媒人登门,给赵昊父子提亲。很多人知道正妻之位高攀不得,便将目标瞄准了妾室的位子。要是都应下来,父子俩已经人均十个小妾往上了……

    却都被赵守正以父亲不在为由,通通推掉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一朝被蛇咬、十年怕井绳,赵守正现在是听到有人提亲就头疼。

    可越是怵头,这种事就越是跑不了。

    这天一大早,又有人上门了……

    赵府门外,两顶轿子落在照壁后,一个轿子上下来的是国子监周祭酒。

    另一个轿子上的人,却迟迟不肯下轿。

    周祭酒等得不耐烦,掀开轿帘催促道:“来都来了,怎么还不下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坐在轿子里的,竟是苏州商会会长、洞庭商帮二号人物刘员外,他抱着胳膊,一脸阴沉道:“那小子让我丢尽了脸,怎能再凑上去让他羞辱?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干什么?”周祭酒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硬拉我来的。”刘员外撇撇嘴道:“我就是看看,你到底能怎么翻过这一局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,”周祭酒不由苦笑道:“但是万一赌赢了呢,那不就连本带利全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祝你好运。”刘员外指指大门上重新挂起的‘赵府’牌匾,甩手放下了轿帘。

    “搞不懂,一个商人,还这么要面子。”周祭酒摇摇头,只好让人递了拜帖,只身登门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后宅中,赵昊一推下饭碗,就跑去偏院中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赵守业不禁奇怪问道:“这小子整天捣鼓什么?神神秘秘的。”

    赵守正一边翻看礼单,一边随口道:“谁知道呢,前日从夫子庙叆叇店中,请了位磨镜的师父,两人一直在屋里鼓捣,也不知在搞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赵守正一脸自豪道:“想来,我儿该是又有了发财的路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咱们老赵家的祖坟冒青烟了。”赵守业不禁再度感叹道:“放在半年前,想都不敢想……”

    兄弟俩正说话,管家进来禀报说,周祭酒来访。

    “老二你这一中举,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。”赵守业感叹一声,奇怪问道:“他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,总不能是又来提亲吧。”赵守正哂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得多厚的脸皮啊……”赵守业撇撇嘴,兄弟俩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怎么说,周祭酒也算赵守正的师长,如今赵守正已经一只脚踏进官场,反倒不好像之前那样任性了。

    兄弟俩便一齐到大门口迎接,请周祭酒到花厅用茶。

    看到赵家兄弟如此客气,七上八下的周祭酒,这下心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左顾右盼,却只不咸不淡的说着客套话,迟迟不肯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赵守正明白过来,问道:“大司成是在找我儿吗?”

    “呃,呵呵,是的。”周祭酒尴尬的点点头道:“能否请令公子出来,一起说话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赵守正兄弟都不意外,赵昊本来就是这个家的主心骨了。

    便让管家赶紧把二公子请过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小院中,赵昊正坐在那里,看高铁匠用小锤将一块黄铜越敲越薄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东西,那磨镜师父一人做不来,还得劳高铁匠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好在味极鲜那边上了正轨,小仓山又没开工,高铁匠除了在后头工地上,盯着赵昊的新居,也没什么正经事情。

    高铁匠许久没摸铁锤,早就手痒难耐。此番得以重操旧业,自然十分兴奋,一边梆梆梆敲着小锤,一边还一脸不过瘾道:“这黄铜太轻太软,都不用过火,就这么梆梆梆的敲,想敲成什么样就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越简单越好吗?”赵昊笑着瞥一眼在隔壁磨镜的吕师傅。心说有钱就是好,只要动动嘴就行,有的是专业人士替你动手。

    “那显不出老汉的手艺啊。”高铁匠却觉着不过瘾,提议道:“待会儿我在上头给你錾个花吧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开心。”赵昊笑着一指挂在墙上的图纸道:“只要别走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这话说的,咱是打枪管的老把式,干点这个简直是小菜一碟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闲扯淡,高武进来禀报,说是周祭酒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赵昊只好先丢下高老汉,跟着等在外头的管家,去花厅见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花厅中,看到赵昊进来,周祭酒居然下意识要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但猛然意识到这样有失体统,他忙硬生生制住身形,改为欠了欠身。

    这让赵守业看了不禁暗暗称奇,心说赵昊施了什么法子,居然把个堂堂国子监祭酒,吃得这么死?

    赵昊也很客气,向周祭酒行了师生礼,然后甘陪末座。

    “二位可否让本官,与令公子单独聊聊?”周祭酒看看赵家兄弟,两人早知道他是来找赵昊的,便识趣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花厅没了旁人,周祭酒猛然站起来,就像椅子上有针一样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……”周祭酒朝赵昊深深作揖,弓腰到底道:“该做的事下官都做了,邵芳那边我也断了联系,此事可否就此作罢?”

    “大司成好生多疑,那日便与你明言,该办的事办完了,咱们就算两清了。”赵昊靠坐在官帽椅上,掸了掸锦袍上的浮灰,淡淡道:“何苦再来问一遍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心里不踏实嘛。”周祭酒掏出帕子擦擦汗,这才松了口气道:“不听公子亲口说原谅我了,实在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放心了?”赵昊站起身来,给周祭酒整了整发皱的衣袖,淡淡笑道:“没旁的事儿请回吧,我还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还有件事……”周祭酒硬着头皮,迎上了赵昊的目光。

    ps.第七更,连检查带发都要累死活人了,300票加更,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