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不敢娶
    赵府花厅中。

    周祭酒微弓着身子,仰头看着赵昊,他满脸的讨好,还难掩惧色。

    若是有旁人看到这一幕,肯定要使劲揉眼。堂堂南京国子监祭酒,怎么会对自己的监生如此低声下气?

    倒过来才是正常啊!

    其实周祭酒原先并未如此恐惧赵昊,哪怕小公爷向赵昊登门道歉,他也不太害怕。真正让他恐惧的,是来自北京的两条消息,一是赵锦荣升小九卿,二是徐阁老的得力干将吴时来,居然也替赵家撑腰,弹劾了魏国公。

    这说明这姓赵的小子已经通天了,之前的威胁可能还只是恫吓而已。

    但现在,周祭酒知道,他实实在在可以干掉自己了!

    恐惧之余,更多的还是后悔!自己怎么就这么有眼无珠?明明可以造就一段不离不弃、皆大欢喜的士林佳话,现在却弄成了这般田地……

    他要趁着退婚的事情还没传开,设法补救一番。不然等赵守正重新跟别家定亲后,他可就要成为士林笑柄喽……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赵昊也受不了周祭酒这副卑微的模样,他对清流的幻想,完全因此人而破灭。

    便转过身去,端起茶盏,看着窗外的石、竹组成的小品。有工匠正用细细的毛笔,在太湖石上勾勒着字的轮廓。

    ‘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……’

    看清描在上头的诗句,赵昊差点把茶水喷出窗外去!大伯这是搞什么名堂?

    没等他询问工匠,旁边周祭酒终于鼓足了勇气,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前番造化弄人,对两家伤害都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瞥一眼周祭酒,没想到他还有脸提这茬。

    便听周祭酒自顾自说道:“实在是我受人蛊惑,一念之差,酿成了大错。幸好此事只有我两家知道,并未传扬出去。此时若能重修秦晋之好,外人无从知晓这件坏事,善莫大焉,有百利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昊难以置信的笑道:“你还真好意思开这个口。”

    “听我把话说完。”周祭酒忙摆摆手,一脸壮士断腕的决绝道:“千错万错,都是我周家的错。是以本官当然要补偿赵家。从前与令尊定亲的,是我庶出的三女儿。这次若能重新订婚,我便将正妻所出的唯一嫡女许配给令尊,且令三女为媵,姐妹同嫁给令尊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可以这样?”赵昊听得目瞪口呆,实在无法想象,周祭酒是怎么想到这法子的。

    “此乃古礼也,并不罕见啊?”周祭酒两手一摊,同样不理解,赵昊为何如此吃惊。

    在士大夫的婚事中,这种姐妹同嫁、一妻一滕的玩法确实不罕见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赵昊哭笑不得的摆摆手,表示无法决定道:“不过哪有做儿子的,给父亲做主的道理?你还是跟我爹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先问过公子了,你不反对我才好开口。”周祭酒一副很懂事的样子道:“当然,若是公子能代为转达,自然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反对,也不帮忙,你自己说去。”赵昊翻翻白眼,心说我给自己找一个后妈不够?还得找两个?我得多贱啊?

    “公子不反对就好。”周祭酒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便出了花厅,让父亲和大伯回来应付姓周的。

    他则留在了外头,背手看着描字的工匠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干啥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。”工匠赶忙放下手上的活计,向他行礼道:“大老爷吩咐,要将公子的大作分别刻在宅中各处。说这首诗最代表赵家的气节,因此要放在待客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赵家的气节……我怎么不知道,有这玩意儿?”赵昊不禁暗暗腹诽道:‘若是有,也是吃软饭的气节吧?’

    他觉得应该刻上‘真香’二字更加贴切……

    他在外头有一句、没一句的说着话,还留神着花厅中的动静……

    这时,周祭酒已经将提议复述给赵守正兄弟。

    赵守业闻言眼前一亮,心说还有这等姐妹双收的好事?

    便低声对弟弟耳语道:“周祭酒这位子,说不定一下就上去了。他又这么低声下气,这样的老丈人可不好找……”

    赵守正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祭酒见状大喜,忙问道:“贤婿可应了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赵守正却断然摇头道:“我是不会娶你家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周祭酒和赵守业齐齐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外头的赵昊也吃了一惊,这样买一送一的好事儿,父亲都不同意?

    看他往秦淮河跑得挺勤的啊?

    “贤婿何出此言?”周祭酒忙问道:“我将一双女儿都许给你,天下哪还有这等好事?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敢娶!”却听赵守正罕见的正色道:

    “当初我家遭难,你就几次三番缠着要退婚。现在看我赵家重新发达,就又要把女儿嫁给我。将来若是我家再遭难,周大人肯定还要把两个女儿要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。”周祭酒红着脸强辩道:“覆水难收的道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成懂就好。”赵守正端起茶盏,将茶水泼在地上道:“既然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,断掉的姻缘也不能再续了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还是问过令尊再说吧?”周祭酒只觉无地自容,也不知自己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。

    “从前是父命难为,但临别前,父亲已许我自己做主。”赵守正便答道:“自然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起身道:“大司成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真是……”周祭酒心里那个恼火啊,想要说几句难听的话发泄一下,却瞥见赵昊在窗外似笑非笑看着自己。他忙咽下话头,灰溜溜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赵守业和赵守正只将他送出二门,便站住了脚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府门外,刘员外在轿中左等右等,久久不见周祭酒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又闷又燥,只好出轿准备透口气,探头朝门内看看,姓周的怎么还不出来。

    谁知刚刚下来轿子,便听一把可恶的声音,大惊小怪道: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刘会长吗?怎么不进去啊?”

    便见唐友德一脸揶揄的从马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……”刘员外如今最不想看到的两个人,其中就有这唐胖子。但他方才探头探脑的样子,被人瞧了个正着,此时是有口莫辩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ps.第八更,400月票加更送到,求月票推荐票啊……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