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虽没逛过秦淮,秦淮有我的传说
    秦淮河画舫上,赵守正顺着同年所指,便见另一条大小相仿的画舫,堵在一间挂着‘淡粉’旗号的河楼小码头上。

    十几个穿着黑绸圆领的举子明显想要上楼,那淡粉楼的嬷嬷领着几个大茶壶,挡在码头上。

    “诸位老爷海涵,我家姑娘已然约满,实在抽不开身啊。”嬷嬷脸上赔着笑,却是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这是你们惯用的伎俩!”那些举子操着明显的浙江口音,一个个面色酡红,显然是游河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大白天的哪里有什么客人?当我们在杭州,没上过青楼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堂堂解元公,就是巡抚大人都见得着。如今从浙江慕名而来,别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快喊郑燕如出来,你还敢推三阻四,信不信咱们一封信给到应天府,把你个破河楼拆掉!”

    赵守正当了那么多年公子哥,一看就知道又是外地的豪客,不懂秦淮河的规矩,在女史楼前撒野。

    见状,他便含笑点头,对众同年道:“会会他们!”

    一众同年闻命愈发来了劲头,竟命船夫直接将画舫撞向对方的船。

    那些船夫更是见惯了秦淮河上的争风吃醋,先是借故推脱一番,等到拿了赏银,便徐徐操船撞向了浙江举子的画舫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砰地一声,两艘画舫拦腰撞上。

    撞击虽然不重,但雨天甲板湿滑,那些正聒噪的浙江举子猝不及防,还是一个个东倒西歪,不少人的圆领袍都被溅上了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浙江举子狼狈的样子,应天举子们捧腹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也不照照秦淮河,看看自己什么熊样!”

    “你们开船不长眼吗?”

    浙江举子们恼火的望来,一看对方也是一群举人,便知道碰上找茬的了。

    他们自中举以后,春风得意。一路北上金陵,所到之处无不高接远送,自然气焰正盛,哪还管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?

    便指着赵守正、唐鹤征等人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应天举子同样气焰嚣张,便和他们隔船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各种骂人的吴语官话,在秦淮河上横飞,引得两岸行人纷纷驻足,河上的游船也停下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看着两边三十多名举人骂街,人们纷纷掩口直笑。

    在大明的士绅阶层中,贫穷乍贵的举人老爷风评最差,显然并不冤枉。

    眼看河面上乱成一锅粥,那淡粉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委婉流畅的琵琶声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神奇,那琵琶声一起,喧腾的人声便低了大半。待到曲调起来,琵琶声愈发隽永清晰时,粉楼外、河面上便再没有一点人声。所有人都屏息凝神,听那淡粉楼主人弹奏的琵琶曲。

    在那起起落落的琵琶声中,人们浑然忘记身在秦淮烟雨间,仿佛来到了秋高气爽,风静沙平的旷原之上。仰头只见云程万里,天际飞鸣,低头顿觉心旷神怡、浮躁尽去……一个个斗鸡似的举子,这下终于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那淡粉楼主人郑燕如,终于出手平息事态了。

    她是去年评出来的金陵花魁,十分自重身份。这种恩客间的争风吃醋只会拉低她的风评,让同行笑话她镇不住场子。

    等到一曲终了,河防的轩窗打开,现出郑燕如姣好的身姿、完美的玉容。

    秦淮河两岸登时响起一片叫好声。

    “好好,郑大家的琵琶果然是金陵第一啊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郑大家啊!”

    郑燕如在楼上,朝众人福一福,先向赵守正一伙人道声感谢。然后她目光投向画舫上的浙江举人,轻启朱唇道:

    “承蒙诸位公子错爱,燕如不胜惶恐。”

    那郑燕如的声音,如她的琵琶声一般,仿佛有着征服人心的魔力。

    方才还飞扬跋扈,不可一世的一众浙江举子,居然全都变得规矩起来。为首的那个卖相还不错的举人,忙客气的拱手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“在下浙江黄洪宪,酒后无德,唐突郑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兄可是我们浙江今科的解元!”一旁的浙江举子,忙帮他吹起了法螺。

    “郑大家应当知道,我们浙江乡试天下第一,黄兄能中本省解元,那是有状元之才的!”

    大明文教昌盛,江南甲第天下,这是公认的事实。但江南的文教谁是第一,南直隶和浙江可都认为是自己。一群浙江人跑到南直隶的地盘自吹自擂,自然引得秦淮河上嘘声一片。

    “浙江人就是爱吹牛!”

    “你们打得过我们南直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南直隶就是仗着人多而已……”浙江举子马上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若论状元庶吉士,还要看我们浙江!”

    眼看好容易稳下的局面,又要乱起来,郑燕如忙弹一下琵琶,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直浙一体,同为江南,诸位何必非要分个高下?”

    “郑姑娘,是他们浙江人无礼……”

    “郑姑娘,你不要偏帮本地人……”

    郑燕如一看没法和稀泥,便微笑道:“那这样吧,不如两边比上一比如何?”

    “比就比!”

    “比什么?赋诗还是填词!”

    已然上升到了地域高度,两边自然都不能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在秦淮河上,自然是填词了。”郑燕如掩口笑道:“也方便我们这些女史,为公子们传唱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郑姑娘选词牌吧!”两边船上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郑燕如略一寻思,便笑道:“近来秦淮河畔,一直传唱小赵公子的《蝶恋花》,不知诸君可有耳闻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了……”金陵人纷纷应声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浙江举子中,也有人点头道:“是‘最是人间留不住’吗?却也有所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小赵公子的词自是绝品,但想来诸君蟾宫折桂,皆是才华横溢,何不也填上一曲《蝶恋花》,不让小赵公子专美?”

    郑燕如含笑看着众举人,显然是要借小赵公子的才华,压一压这些不晓事的浙江举子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一众浙江举人面面相觑,填个蝶恋花倒不难,可是有那小赵公子珠玉在前,他们岂敢班门弄斧,自取其辱?

    ps.保底第三更,求月票推荐票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