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是词爹
    应天举子们幸灾乐祸的看着对方,郑燕如让浙江举子先来,其实是有意为难对方。

    只要浙江举子认了怂,自然就没脸聒噪下去,也用不着他们再费心思填词了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人家浙江举子也是有备而来……谁逛秦淮河之前,不得用心准备几首小词,好请女史们品鉴。

    片刻交头接耳后,那浙江来的黄解元便只身走上船头,朝楼上的郑燕如拱拱手道:“小可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清了清嗓子,高声吟道:

    “透户凉生初暑退,正是尧蓂,六叶方开砌。昴宿腾辉来瑞世,华堂清晓笙歌沸。

    锦幕花裀生舞袂,妙态殊姿,祝寿眉峰翠。从此玉觞拼一醉,功成名遂千秋岁!”

    一首词道尽蟾宫折桂后的得意之情,自然引得浙江举子连声叫好。

    就连围观的游客行人也不禁暗暗点头,心说这词做得老辣酣畅,肯定不知推敲过多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替应天府的举子暗暗捏一把汗,就算同样早有准备,恐怕也很难拿出旗鼓相当的一首了。

    除非再有‘最是人间留不住’那样的绝品问世。

    黄解元得意的回过头,看着赵守正那帮应天举子,心中暗道,幸亏从天一阁残本中,偶得这首无人知晓的无名氏所作《蝶恋花》,不然还真不敢来这秦淮河踢场子。

    郑燕如也是暗自心焦,她没想到对方就是冲着小赵公子那首词来的,这下自己弄巧成拙,怕是要让应天举子难堪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唐鹤征等人搜肠刮肚,却根本想不到一句,能打得过人家的词儿。众目睽睽之下,不由心慌气短,纷纷望向他们的老大哥。

    只见赵守正微微一笑,浑不在意那黄解元挑衅的目光道:“就这种水平,我家儿孙辈随便拎一个出来,都能把你比下去!”

    “噗,好大的口气啊……”一众浙江举子差点没被掀进秦淮河,对赵守正骂道:“你有孙子吗?就在这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还别不服。”应天乡试第六名施近臣便笑嘻嘻道:“他徒孙名唤王周绍,也就是区区今科南直隶解元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一众浙江举子愣在那里,搞不清这是什么辈分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王解元出来,和我们黄解元比一比!”有浙江举子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考解元的大徒孙回乡祭祖了,考第二名的二徒孙也回去了。”赵守正挠挠头,一脸勉为其难道:“只好来一首我儿子的游戏之作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厚道的为对方开脱道:“你们被比下去了,也不要灰心,毕竟一个区区解元,怎么能跟我儿子相提并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浙江的举子还没见过这等狂的没边之人,一个个气极反笑,指着赵守正道:“来来,先把词亮出来,再吹牛不迟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听好了。”赵守正便清清嗓子,高声吟道:

    “十二楼前生碧草,珠箔当门,团扇迎风小。赵瑟秦筝弹未了,洞房一夜乌啼晓。”

    仅上半阙出来,秦淮河内外众人便轰然道:“比下去喽!”

    那黄解元也白了脸色。人家这词写此地绘此景,举重若轻、大巧不工,顿时就显得他那首矫揉做作、匠气十足了。

    “忍把千金酬一笑?毕竟相思,不似相逢好。锦字无凭南雁杳,美人家在长干道……”

    待到下半阙出来,一众公子王孙、女史歌姬全都鸦雀无声了。

    淡粉楼上,郑燕如捂住了嘴,眼圈含泪默默重复道:‘忍把千金酬一笑?毕竟相思,不似相逢好……’

    这分明是写给我的啊……

    非但郑燕如,临近河楼中、河面画舫上的女史们,也有同样的感怀。

    ‘这分明,是在写我……’

    ‘刘郎你这薄幸人……’

    ‘这词人,怎会如此懂我们这些秦淮女史的心啊?’

    对这些秦淮女史来说,这首《蝶恋花》还要胜于之前那首,因为那‘最是人间留不住’再好,也不是写给她们的……

    沉吟半晌,郑燕如缓缓拨动琴弦,唱起了这首不一样的《蝶恋花》。

    “十二楼前生碧草,珠箔当门,团扇迎风小。赵瑟秦筝弹未了,洞房一夜乌啼晓。

    忍把千金酬一笑?毕竟相思,不似相逢好。锦字无凭南雁杳,美人家在长干道……”

    裁判都已经开唱了,比较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黄解元等人勉强等郑燕如唱完,便草草拱手道:“甘拜下风,咱们明年春闱再决高下!”

    “写文章你们一样不是对手!”一众应天举子趾高气扬,胜利者自然可以随意抖威风了。

    在迟来的喝彩声中,浙江举子的画舫灰溜溜钻空跑路。临近河楼的女史们打开窗户,将一簇簇鲜花掷向赵守正所在的画舫。

    一时间烟水缥缈,花瓣飞舞笼罩着应天举子们的画舫。

    “这是女史们,竞相邀请兄长上楼一叙呢。”唐鹤征与一众同年,满脸羡慕的望向赵守正。

    赵守正不由得意极了,他在秦淮河畔混了这些年,还从没这么风光过呢。

    至于这首词,当然来自赵昊,给他准备的‘救场诗词若干首’了。

    拈一瓣鲜花在鼻尖轻嗅,赵守正笑道:“同去同去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只邀请词爹一人,却不会让我们上楼的。”同年们满脸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?”

    既然是老大哥,当然得拿出个大哥的样子来。虽然赵守正心痒至极,却还是洒脱的一摆手,笑道:“我们一同出来,岂有独自下船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笑眯眯看看一众同年道:“再说,与女史唱酬怪紧张的,哪有与年兄们一同作乐来得自在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说得好……”一众举子闻言大笑鼓掌,纷纷称赞兄长果然讲义气!

    众人便说说笑笑,却又不无遗憾的驶离了这片被花雨笼罩的河段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下游河段,那群浙江举子在东水关下了船,一个个垂头丧气,像斗败的公鸡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中年人到底是谁?怎么有如此卓绝的文采?莫非是文坛盟主王弇州?”有人胡乱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瞎说,你没看他也穿着举人的服色吗?王弇州都中进士二十年了!”

    “似乎听好些人,喊他词爹来着,怎么会有如此可笑的称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词爹?怪不得!”黄解元重重一拍大腿,恍然道:“今天可踢到铁板了!”

    “词爹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那首‘最是人间留不住’,就是他公子的作品,因此他才得了这个雅号。”黄解元一脸生无可恋道:“我还真没法跟他儿子比……”

    ps.700票加更送到,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