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章 扬州行
    当天,众人在船上过夜,翌日上午抵达了扬州城。

    扬州滨运河、临大江,自古便是天下顶尖的商业大都会,天下商贾咸居于此,造就了扬州城的千年繁华。

    到了本朝,扬州经济中心的地位虽然被金陵、苏杭所取代,但其仍是全国的盐运中心。

    每年有亿万斤的海盐,从扬州沿大运河和长江,转运到全国各地贩卖销售。毫不夸张的说,半个大明的百姓,都在吃扬州发运的淮盐。毫无疑问,如今这是一座因盐而兴,因盐而繁华的城市,城内大小盐商已然超过百家,其中又以徽商为最。

    徽商在扬州包揽盐运,两淮额引一千六百九万有奇,皆归徽商十数家承办,然后才分发给下面的中小盐商。

    这些大盐商家资巨万,坐地生财。毫无经营之苦,自然视金钱如粪土,早已没有了传统徽商的勤俭抠门。他们在扬州生活侈靡奢华,竞相修园林、养瘦马,建戏班、搞收藏……当然,除了这些个人享受外,他们也会积极的修桥铺路建学堂,为公共事业慷慨解囊。

    盐商们还尤其喜欢助学,非但扬州和徽州的贫困学子会得到他们的资助,但凡从大运河进京赶考的举子,只要在扬州落脚,必然有盐商盛情款待,临走前还会送上不菲的程仪。

    因此,盐商们在士林中的风评,并非普通人想象的那般不堪,反而很得读书人喜爱。与赵昊他们同行的这班举子中,曾接受过盐商资助的,便不乏其人。

    插着黄旗的客船,陆续抵达扬州的东关码头。

    每到一艘,举子们便被早就等码头上的各家盐商,争抢请回各家的园林,大排筵宴,好生招待去了。

    赵昊他们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的船上黄旗最多,引起的争抢也最激烈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扬州八大总盐商之一的叶家出面,将他们这一船举子一分为二,一半由其余几家瓜分,另一半则被叶家包圆。

    赵昊他们坐上豪华舒适的八抬大轿,在鸣锣开道声中穿街过巷,被抬进了扬州城。

    等众人下轿,只见已身在一处豪奢华美的园林之中,到处是锦幕貂帷、书画尊彝,饰以宝玉,藏以名香,其服用之僭,池台之精,不可胜纪。

    此时午间暖阳高照,主人家便在水榭中设下宴席,赵昊等人入席,只觉室内温暖如春,四周水木清湛、锦鳞游泳。又有绝色女史若干环侍一堂,温香软玉、细语柔声。又有梨园戏班,承应园中,堂上一呼,便歌声响应,丝竹悠悠,让举子们仿佛从人间来到天堂,只觉四周金碧照耀、五色光明,与人影花枝、迷离凌乱。

    赵昊父子却是如坐针毡。对赵昊来说,他年纪还小,看不得这种乱七八糟的场面;对赵守正来说,当着儿子的面,更是做不得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好在主人家十分善解人意,微微一笑,对一旁恍若仙妃的侍妾耳语几句。侍妾便请赵昊父子,跟着她来到回廊尽头的一间花厅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等二位,请进去相见。”侍妾微一欠身,做个请进的姿势。

    赵昊警觉拉住了赵守正。

    侍妾见状不由轻笑,对里头道:“赵公子,你要等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昊父子愣神间,便看到穿着出锋锦袍、头戴嵌玉幞头,富家子弟打扮的赵显,快步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一看到是大侄子,赵守正不由吃了一惊。“哎呀,赵显,你不是回休宁了吗?怎么跑这儿来了?见到你爷爷了吗?”

    赵显忙向二叔行礼,然后又跟赵昊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那侍妾便福一福,无声告退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,这个,是……”赵显嘴拙,面对二叔连珠炮似的发问,一时间不知该从何说起,便一跺脚道:“咱们回家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赵守正不由问道:“回南京还是休宁?”

    “隔壁。”赵显苦笑着头前带路,一脸无奈的对两人道:“到了你们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赵守正只好压下满腹疑窦,跟着大侄子穿过一道开在墙上的汉白玉月门洞,来到另一处豪华的园林中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进去园中,沿着蜿蜒的青石板路前行,只见路旁翠竹千竿,花木扶疏。

    待到转过一处名为‘柳暗花溟’的太湖石,便见眼前豁然开朗,一处残荷映水的小湖畔,是极为典雅的曲廊幽榭,花厅书斋。

    虽不如隔壁那样金碧辉煌,豪奢无边,却显得更加高雅有格调,更符合读书人理想审美。

    赵守正不由点头连连,对儿子笑道:“等咱们安定下来,也修一处这样的园子,然后咱爷俩每日赏花钓鱼,简直活活美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的东西!”却听一声熟悉的呵斥,吓得赵守正猛一哆嗦。

    父子忙循声望去,便见暌违近一年的赵立本,头戴乌纱的平定四方巾,身穿栗色暗花的湖绸道袍,正红光满面的佯怒看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哎呀,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赵守正眼碟子浅,一看到日夜牵挂的赵立本,马上泪奔。

    他流着泪扑了上去,就要一把抱住赵立本。“儿子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赵立本一脸嫌弃的推开他,没好气的教训道:“你现在大小也是个举人了,要注意体统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当了宰相,也是爹的儿子啊。”赵守正见父亲拒绝拥抱,便拉着赵昊,跪在地上给赵立本磕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起来吧。”赵立本这才伸手扶一把孙子,对儿子道:“进屋说话。”

    祖孙四人便走进池边名曰‘听荷轩’的花厅。

    只见那花厅的窗户上,没有糊常见的高丽纸,而是嵌着五色的玻璃。

    从室外往里看,什么也看不清楚。但进去往外看,却见室外景色,清清楚楚,五彩缤纷。

    更让赵昊惊奇的是,书房墙上,居然还挂着一面银框玻璃镜!

    看着镜子里纤毫毕现的自己,他不由脱口问道:“这是泰西货?”

    “乖孙就是有见识,”赵立本欣慰的颔首道:“这是佛郎机走私进来的玻璃镜,一面五百两银子。在扬州,你要是没几面这样的西洋货,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赵昊心说,这门生意可真赚钱啊……

    ps.第六章,1600票加更送到,求月票推荐票~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