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章 雪迎
    赵立本和赵显等着他父子,这会儿也没用饭。

    侍女便端上精细无比的淮扬菜来,祖孙四人在花厅中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赵守正饿极了,端一盅清炖蟹粉狮子头,一边大口吃着,一边有些埋怨道:“赵显,你小子好不靠谱,找到爷爷了也不回去报信,害我和你爹一直牵肠挂肚。”

    赵显忙小声解释道:“是爷爷不许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赵守正使劲咽下口中的肉,便闷声对赵立本道:爹,你瞒得我们好苦啊,你这日子过得,比在南京还舒坦。却让我们苦了大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那半年苦,有现在的你吗?”赵立本呷一口小酒,眯着眼冷笑道:

    “我本打定主意,要丢下你们三年不管。要不是你们还算争气,这会儿也休想见到老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对赵昊和颜悦色的笑道:“乖孙,你做的事爷爷都知道了,干得好啊。尤其是把钱家、刘家给办了,真给你爷爷我出气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得意洋洋,却绝不忘形,只字不提周祭酒那档子事儿。

    但赵昊此时焉能猜不出那封信的来历?

    不过他也同样不提这件事,只笑嘻嘻的哄老爷子高兴。

    “爹呀,咱家不是败了吗?怎么看着比原先还阔啊?”赵守正和老爷子酒过三巡,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狡兔尚且三窟,老夫为官几十年?岂能不知宦海险恶?岂能不未雨绸缪?”赵立本对着儿孙,自得吹嘘道:“现在也不怕告诉你们了,伍记里有咱们赵家的股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啊?”赵守正可是久闻伍记大名,知道这是一家囊括了官盐转运、钱庄当铺、漕河运输的大商号,不由眉开眼笑道:“这岂不是说,咱们也能过上盐商一样的日子了?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!”赵立本白他一眼,气不打一处道:“真不知你这厮,是怎么考中举人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祖宗显灵了。”赵守正却也不傻,哪怕是对自己的父亲,也只是含糊的提一嘴道:“太祖爷托梦说,咱们赵家还要出个进士,就应在儿子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祖爷也有瞎了眼的时候,”赵立本笑骂一声道:“那你就老老实实去考进士,本本分分当个官,别老想着盖园子,养瘦马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刚才只说盖园子,可没说养瘦马。”赵守正闻言咳嗽的老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那德行,老夫还不知道?”赵立本哈哈大笑,显然畅快至极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还有两个孩子在场呢。”赵守正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赵显过了年就完婚,赵昊也不小了……”赵立本说着,状若随意的问一句道:“对了,刘家没再纠缠吧?”

    “刘正齐哪还有脸?”赵守正摇头笑道:“他都没脸待在金陵了,听说已经回苏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赵立本点点头,有些欢喜的对赵昊笑道:“乖孙别难过,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爷爷再给你找门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赵昊也咳嗽起来,忙摆手道:“爷爷,我还小哩,还是过几年再说这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这村就没那店了。”赵立本却呷一口小酒道:“先吃饭,吃完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赵昊点点头,但愿老爷子是喝多了随口一说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守正与父亲重逢,心中大石落地,加之活了三四十岁,终于得到父亲的认可,自然毫无悬念的多喝了几杯。

    然后毫无疑问的醉倒了。

    赵昊刚要扶着父亲去休息,却被赵立本叫住。

    “赵显,你扶二叔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然后老爷子又对赵昊道:“乖孙,陪爷爷在园子里转转,消消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只要不提劳什子婚事,赵昊就还是乖孙子。

    赵显便扶着赵守正去休息,赵昊则搀着赵立本,在这幽静的园子一边散步,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赵立本指着园子里的风景,向孙子显摆道:“这园子是嘉靖三十六年,爷爷在浙江当臬台的时候,花了一万两银子,从同乡手中购置的。这些年又陆续投了几万两,花了不少的心思,才有如今的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好比这园中,以方才的听荷轩为中心,分为春夏秋冬四片。东边以竹石为主体,象征春天。南边以太湖石,象征盛夏的江南景色。西边用黄石烘托秋天群山的挺拔,北边用颜色洁白的雪石,突出冬日里积雪未化的寒冷感觉。乖孙,你觉得如何啊?”赵立本说完,满怀期待的看着赵昊。

    赵昊正在营建小仓山,自然对园林十分有兴趣,闻言由衷赞道:“旨趣新颖,独具匠心,可领一时风骚。”

    他心说,回头我也把小仓山按主题划分出来。那五百亩地有山有水,可比这十几亩的小园子,值得折腾多了。

    谁知赵立本却不满足,拉着赵昊在一座二层的阁楼前站定,笑眯眯对他道。

    “乖孙,你的诗才,连王弇州都赞叹不已,看到自家的园子,难道就没有赋诗一首的冲动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昊断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!”赵立本吹胡子瞪眼道:“就算是给咱们家园子扬名,你也得给我作一首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这作诗又不是下地干活的,得有灵感啊。”赵昊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来这套。”赵立本敲他脑袋一下道:“今天你是作也得作,不作也得作。”

    老头说着,往太湖石上一坐,抱着胳膊道:“不然爷爷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无奈沉吟片刻,方道:“那就送爷爷一首词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便缓缓吟诵道:

    “小构园林寂不哗,疏篱曲径仿山家。昼长吟罢风流子,忽听楸枰响碧纱。

    添竹石,伴烟霞。拟凭尊酒慰年华。休嗟髀里今生肉,努力春来自种花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好,乖孙果然出口成章,这《于中好》填的妙啊,道尽爷爷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赵立本满意的连连点头,这才放过赵昊,在他的搀扶下缓缓走远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待到祖孙走远,那水榭二楼的轩窗推开了。

    二楼房间里,现出叶氏的身影。她身旁还立着个十三四岁,如冰雪般澄澈空灵的女孩。

    那女孩还只是个美人胚子,却透着让人印象深刻的淡漠和冷静,她静静立在那里,看着赵昊远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雪迎,你觉得如何?”此刻的叶氏,没有了在赵立本面前的小女人姿态,恢复了原本的稳重。

    “见一面吧。”那叫雪迎的少女微微颔首,脸上不透露一丝的情绪。

    ps.第七更,1700票加更送到……求月票,推荐票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