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九章 县主(盟主加更)
    纷乱的马蹄声,踏破了旷原的平静。

    看看腾起的烟尘,起码有十几匹马在奔驰。

    高武毕竟是戚家军出身,时刻保持着警惕。马上就打了个唿哨,十来个蔡家巷壮汉,马上呼啦跳下马车,从腰间抽出铁棒,团团护住了赵昊他们那辆车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赵昊探出头来,远远望去。

    “有十几个人,在骑马追一个。”高武正好组织好了语言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马贼吧?”华叔阳不由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,怎么会有马贼?”王武阳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好说,京师上月才刚解除戒严。”吴康远忧虑的看一眼那队越来越近的人马,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宝剑。“难保有马贼冒充鞑子作乱。”

    这也正是高武如此警觉的原因,大明朝的北疆,从来都不太平啊!天子守国门,并非区区虚言……

    十几名蔡家巷的汉子,一路上被高武反复操练,防备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当高武率众以马车为屏障,结好阵势后,那些骑士已经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呼吸、严阵以待,然而当先的骑士与车队擦肩而过后,其余人马便也紧追不舍,呼啸而去,看都没看赵昊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原来是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人为何逃、为何追,就不是赵昊他们需要操心的了。

    赶紧驱赶马车,在天黑前进城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此时已是过午。

    通州距离京城四十里,冰天雪地马车又慢,紧赶慢赶也得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想赶在天黑前到达京城,不然城门一关,又得在外头冻一夜,那可是要死人的呀。

    可越是着急,就越是事与愿违,众人才到半路,竟然遇上了堵车。

    看着前头望不到头的车马,赵昊简直要疯掉了,难道北京城从大明就开始堵车了吗?

    “去看看,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他吩咐一声,一个蔡家巷的汉子,便撒腿奔向前头,盏茶功夫气喘吁吁跑回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公,公子,前头有顺天府的官差设卡查车。”

    ‘是要办进京证吗?’赵昊心中暗暗吐槽,皱眉问道:“他们在查什么?收税吗?”

    “不像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”那汉子当兵时干过斥候,看到的东西要比一般人多一些。“我看真正的官差没几个,大部分倒像是谁家的豪奴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跟刚才的事儿有关。”赵昊轻叹一声,这北京城还轮不到自己耍横,也只能慢慢排着队往前挪了。

    在寒风中苦等了大半个时辰,赵昊他们方才看清,前头百多步远处,有四五个帽插鸟毛的官差,在一个穿着六品服色官员的带领下,拦住了进京的马车。

    但上前搜查车辆的,并非那些官差,而是一些个穿着杂色劲装,凶神恶煞般的武士。

    看来确实发生了什么,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昊没心思遐想,只盼着赶紧过去这一段,谁知前头响起了争吵声。

    而且还不能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因为其中一方,是应天来的举子。

    待到赵昊等人下车时,便见情绪激动的施近臣、唐鹤征等人,拦在那些武士面前,不让他们靠近马车。

    “你们瞎眼了吗?没看到这是插着黄旗的公车,官府不得搜查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赶紧放我们过去,关了城门要冻死我们吗?!”

    那些劲装武士同样满脸焦躁,但谁敢在天子脚下,对天子门生动粗?

    他们便将目光,投向那名从六品的官员。

    那名官员暗叫倒霉,硬着头皮拿出票牌,朝举子们抖一抖道:“本官乃顺天府推官,封上峰命,盘查所有进京车辆!”

    “这黄旗是皇上赐我们的便利,一路从南到北都没人查过,你顺天府也一样不能查!”

    要是按照赵昊的想法,顺天府爱查就查去呗,赶紧查完上路才是正办。

    可举人们却极其看重这面黄旗带来的特权,仿佛事关他们的尊严一般,根本不容商量。他们一个个寸步不让,义愤填膺的指责着顺天府越权,结果人越聚越多,把出城的那半边路,也堵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,一队要往通州去的人马,来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见官差和举人争执不休,整条路被堵得水泄不通,打头的护卫便放起了静街号炮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吓了所有人一跳。

    但神奇的是,气焰嚣张的双方,居然都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因为有资格放号炮的,除了州县亲民官之外,就只有四品以上大员了。

    那推官赶忙转身看去,不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原来那名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护卫,腰间挎着绣春刀,罩袍下还露出飞鱼服的一角。

    居然是一名锦衣卫军官。

    虽然自陆炳死后,锦衣卫威名大衰。但这名堂堂锦衣卫,居然只是给后头的人充当护卫……

    能让锦衣卫充当护卫的,除了内阁大学士和七卿之外,就只有皇家的人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不管哪一种,都不是他个小小推官能惹得起的。他赶忙一面命人清出道路,一面上前陪着笑解释。

    那锦衣卫只是个护卫,正主是十几个劲装护卫簇拥下的一对兄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长公主府的小爵爷和县主殿下。”推官赶忙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那所谓小爵爷和县主,穿着神气的猎装,一个骑着黑马,一个骑着红马,都是通体没有杂色,体态矫健、四肢修长的名驹。

    两人脸上都涂了厚厚的防寒蜂蜡,又穿着只露口鼻的严实冬装,也看不出具体的长相和年龄。

    他们耐着性子听完推官的解释,去路也被官差清开了。

    小爵爷便晃晃马鞭道:“我们走了,办你们的差吧。”

    听声音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随从听命,簇拥着两人便要东去。

    路过那些举子时,那县主忽然看到马车上的黄旗,不由对那推官冷声道:“连我也知道,举子们的公车搜不得,你们顺天府做事也太霸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少管点闲事吧。”小爵爷无奈的看着妹妹,催促道:“再晚了,就到不了猎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差这一会儿。”那县主的声音听着更稚嫩,可却是个任侠的性子,她白了兄长一眼道:“举子们山水迢迢,千辛万苦好容易到了京城,就这样迎接他们?丢的是舅舅的脸,你看见了还不管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管我管。”小爵爷看来是怕自家妹子的,便苦笑着转过头来,狠狠瞪那推官一眼道:“还不赶紧放行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推官显然不敢得罪这对兄妹,忙挥挥手,命官差让开去路。

    那些武士还不甘心,却被推官又狠狠瞪了一眼,让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ps.第四更,这一更感谢盟主小舒克,话说舒克从小舒克变成老舒克,已经认识十年了吧?这本书写作前也和他还有蚂蚱讨论过好多次,嗯,将来大家一定要坐下来喝一杯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