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十章 什么情况?(也是盟主加更)
    在那县主兄妹的干预下,阻塞的交通终于恢复了顺畅。

    举子们对那位女侠似的县主自然感激不尽,纷纷行礼道谢。

    “京城不是外地,你们这些举子也得收敛点,不要惹是生非。”那县主看不清面容,但听声音应该年纪还轻,可教训起人来却头头是道。“安心读书才是正办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举子们还是头一回,被个小女孩教训呢,哭笑不得的应一声。

    唯恐官差变卦,一欸县主一行过去,举子们便赶紧上车赶路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那推官还没那么肥的胆子,敢对那对贵人阳奉阴违。他和那些武士静静立在一旁,紧紧盯着那些举子,仿佛要将他们的样子,都刻在心里一般。

    等到这些举子过去,推官手一挥,马上重新设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?”其余的客商不禁抱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有黄旗吗?!”官差没好气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老实闭嘴,打开箱笼,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官差们将火气,全都撒到了他们身上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让这一耽搁,赵昊等人紧赶慢赶,赶到北京城东便门时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近在眼前的城门缓缓关闭,赵昊等人欲哭无泪。早知如此,还不如在通州过一夜,明天一早再出发呢。

    正欲找个地方投宿时,却见那关到一半的城门,居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人站在城楼上朝他们使劲挥手。

    虽然听不清那人说什么,但众人还是知道,这是让他们赶紧进城。

    举子们登时大喜过望,催着车夫使劲抽骡打马,冲向城门。

    终于赶在城门关闭前,进入了北京城。

    待到赵昊一行的车马,出了城门洞,便见一个熟人,打着写有‘光禄卿’字样的灯笼,等在道边上。

    蔡家巷的汉子们看到余鹏,登时亲热的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你小子面子够大,城门都能叫住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本事?只是提醒他们,距离关城门还有一点时间而已。”余鹏状若谦虚,实则自得的笑笑,毕竟想让人听进去话,可不光占理就够了。

    说完他走到赵昊车前,向赵守正父子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那举止做派,还真像个人物了。

    小九卿的长随,确实也算个人物……

    当然,余鹏万万不敢在赵昊父子面前装腔作势,起身后便亲热笑道:“我家勋卿心心念念要来亲迎叔父,可只知道老爷们抵京的大概时日,年底寺里又忙,只能派堂公子和小人替他,天天守在这东便门。”

    所谓勋卿,便是光禄卿的雅称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个戴着耳包子、冻得鼻头发红的少年,从城门楼上走下来。原来方才在城门楼挥手的,就是他。

    余鹏引见后,少年便忙给赵守正和赵昊磕头,口称:“侄孙士祯,拜见叔爷爷、小叔叔。”

    幸好赵昊整天被俩徒弟‘师父、师父’的叫着,才没有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赵守正笑吟吟的扶起那叫赵士祯的少年,客气道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咱们先回家再说吧,伯父肯定高兴坏了。”那少年虽然年纪不大,却十分干练,跟赵守正道声罪,便跑去唤过带来的三辆马车。

    见赵家有人来接,举子们便也不再等候了,纷纷跟赵守正他们拱手道别。

    吴康远也命书童和仆从,将行李搬到空下来的车上,对赵昊小声笑道:“我住我叔叔家,回头约你来玩。”

    赵昊等得就是他这句,便笑着点点头道:“你知道我住哪?”

    “勋卿府上,还是好打听的。”吴康远洒然一笑,朝赵守正等人行一礼,便坐车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赵昊父子师徒,也用不了那么多马车了,便赏了些碎银子,打发他们离去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赵士祯带了三辆马车过来。

    赵士祯陪着赵守正和赵昊坐了前头一辆马车,余鹏陪着二阳等人,坐在了后一辆车上。

    最后一辆是装行李的,高武和蔡家巷的汉子们,全都步行跟在左右,朝着崇文门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远,便有几条黑影从墙根阴影下摸出。

    只听一人低声下令道:“你等跟上去,我去向总管回报。”

    那几人点点头,便分三路跟踪而去。

    起先那人则往相反的方向奔去,穿街过巷,来到同处外城的安化寺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安化寺中,僧人们正在大殿作晚课,后院禅房内静悄悄没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那人从后门摸进来,通过两道岗哨,来到了一间亮灯的禅房内。

    禅房中,一个身材高大的麻脸汉子,正满脸焦躁的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“拜见柴总管。”那人进来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被唤作柴总管的麻脸汉子,便劈头问道:“怎么样,堵到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堵是堵到了,可那陆家的小子机警的很。”那人沮丧的禀报道:“居然发现了我们埋伏的人,拨转马头就跑。”

    “那追上了没?”柴总管黑着脸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追是追上了,可人自杀了。”那人脸上的沮丧更盛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呢,从他身上找到了没?!”柴总管有些气急败坏,一把揪住那人的领子,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,他身上没有……”那人惊恐答道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话音未落,他便被柴总管重重一掌,打翻在地。只听柴总管恨恨道:“那东西要是找不回来,老子活不成,你们一样也全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总管饶命,我们已经尽力去找了。”那手下忙捂脸求饶道:“我们借顺天府官差的名义,拦住了所有和他接触过的车马,但还是一无所获。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什么?!”柴总管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八辆插着黄旗的马车。”便听那手下禀报道:“原本是要查的,可好死不死,遇上长公主府的小县主管闲事,让他们混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那东西八成在他们车上了。”柴总管神色稍霁,沉声下令道:“给我查,查清楚他们都是谁,住在哪里!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把东西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!他们都是应天府来赶考的举子,住得也集中,不难追踪。”那手下忙应声道:“属下已经派人分头跟着他们了,很快就会有回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抓紧,东西一天找不回来,不光咱们的脑袋不安妥。”只听那柴总管幽幽吩咐道:“成千上万颗脑袋,也都在刀下悬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ps.第五更,这更感谢上架后的第一个盟主‘暮色海’书友,其实十分感谢所有打赏的朋友,我觉得订阅是本分,打赏是情分。所以只求你们能好好订阅,对打赏的朋友就只有再次感谢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