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二十二章 吴——时来运转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吴康远果然一大早就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赵昊还在被窝里睡懒觉呢,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:“干嘛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给我叔父送请帖啊,他昨天不是和令尊说好了,今日要请你吃饭吗?”吴康远将份青皮贴红纸条的请帖递到赵昊面前。

    赵昊伸手接过,打开一看,只见上头写着:

    ‘欲十五日午间具饭,款契阔,敢幸不外,他迟面尽。

    ———右谨具呈,中顺大夫、顺天府丞吴时来札子。’

    看到了吴时来三个字,赵昊嘴角露出一摸微不可查的得色。他早就猜到了吴康远的叔父,乃是‘戊午三子’之一,大名鼎鼎的吴时来了。

    ‘戊午三子’与赵锦所在的‘越中四谏’齐名,都是在嘉靖朝直言敢谏、惨遭下狱的谏臣。在隆庆元年的起复名单上,自然有吴时来的大名,且位序还在赵锦之前。

    如今赵锦都已经数月内连升七级,当上了从三品的光禄寺卿。吴时来身为徐阶的爱徒干将,自然也不会落下。摇身便由从七品的工科给事中,升为了正四品的顺天府丞,同样是连升了七级。

    而且赵昊知道与赵锦一样,顺天府丞也不过是他转迁的垫脚石而已,转过年不久,他便要升任南京右佥都御史、提督操江去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整条长江的防务都在他手里攥着,更别说他后来还官至左都御史,赵昊说什么也要跟他搭上线才行。

    当然,他绝对不承认,在味极鲜给吴康远一个长期包间,是为了勾住这位衙内……那明明是对仗义出手的感激嘛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今天十几?”赵昊将请帖往床头一搁,又缩回了热乎乎的被窝。

    “十五。”吴康远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,那不就是今天?”赵昊一下坐起来,哭笑不得道:“你也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,叔父特意请了一天假,请你来家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啥也别说了。赶紧出发吧。”赵昊心中愈发肯定,吴时来应该是有事儿找自己,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透,对方一位堂堂四品大员,找自己个十四五岁小孩子干什么?难道让自己给他儿子辅导功课?

    横竖到了地方就知道,他便不再胡乱猜测,让两个徒弟侍奉着穿衣洗漱。

    一番捯饬后,一个蓬头垢面的赖床小子,便摇身一变,成了翩翩浊世佳公子。

    “师父好像又帅了点呢。”华叔阳捧着镜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?师父从来都是最帅的!”王武阳白他一眼,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师父从来都是最帅的。”华叔阳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刮了胡子能去当太监了。”赵昊笑骂一声道:“这小嘴真甜,将来出去当官,为师也没啥好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吃过早饭,他便带上早就备好的礼品,与吴康远上了那辆挂着‘顺天府丞’灯笼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出了春松胡同,沿着大街一路北行,从崇文门出了内城。

    到了外城,马车的速度一下慢起来。赵昊拉开车帘一看,只见街上好些个穿着破棉袄,系着烂草绳的乞丐,携家带口围着过往的马车讨饭。

    “都瞎眼了吗?连顺天府的马车也敢拦!”车夫气恼的挥舞着马鞭,驱赶围上来的乞丐。

    那些乞丐果然被唬住了,便让开去路,转而纠缠起别的车来。

    乞讨的场景在金陵也不罕见,可赵昊也没见过街上这么多乞丐。再往大街两边看去,只见临街的墙根下搭起了密密麻麻的破棚子、茅草屋,每个窝棚里头都住着一窝窝蓬头垢面、面黄肌瘦的流民,看上去似乎有常住不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上次进京赶考时,北京城可没这么多乞丐。听说是因为今秋鞑子入寇内地,老百姓为了避难,全都逃进京城来了。”

    便听吴康远从旁沉声解释道:“上月底鞑子退出关去,京城戒严早就解除,但老百姓却不肯回去了。我叔父正为这事儿发愁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肯回去?”赵昊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里的粮食都被鞑子抢光了,回去吃什么?留在京里好歹朝廷有粥厂,大户人家也会施舍。就是要饭也比别处容易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赵昊点点头,相信以徐阁老如今爱惜名声的做派,是不会让眼皮子底下饿死太多人的。

    “再说,要饭的终究是少数,大部分人还是要脸的。”又听吴康远接着道:“他们滞留不回,图的是京里容易找活,就算什么手艺都没有,还可以去西山挖煤嘛。在这天子脚下,只要你肯下力气,终究饿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西山挖煤?”赵昊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京城西边的门头沟一带,那里有数不尽的上等石炭,从辽金时期就有人在那里开矿采煤。到现在京里取暖,绝大多数都靠从西山运来的煤炭。”吴康远见多识广,不管讲起什么都头头是道道。

    “西山有多少矿工?”赵昊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但少说也有两三万人。”吴康远便答道:“这还是朝廷一直在限制,不许矿主招募流民的结果,不然还得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昊点点头,笑道:“改天我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好看的,你想,矿里头得多脏啊。”吴康远不知赵昊为何会对煤矿感兴趣,只当他是随口说说,也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说话间,马车在天坛旁的一条胡同停下,吴康远领着赵昊进了一栋五进的官宅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是在吴府后宅见到吴时来的,这说明对方以自家子侄待他,颇让赵昊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侄儿赵昊拜见吴世叔。”

    赵昊忙以晚辈礼相见,吴时来将他一把扶住,爽朗笑道: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久闻贤侄大名,今日终于见到了!不必多礼,不必多礼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也没真心要拜,便顺势起身,看向那吴时来。但见他身材瘦削、腰杆笔挺,一张脸上刻满了岁月的风霜,目光却不改当年弹劾严嵩时的锐利。

    一身正气,十分标准的清官形象。

    他在打量吴时来,吴时来也同样在看赵昊,只见这少年唇红齿白、面如傅粉。配上一身裁剪得体的上好青色锦袍,外罩白狐出锋的纯白披风,真是不知谁家少年郎,满身兰麝扑面香。

    ps.第七章送到,2900票加更,呵呵,我承认我低估你们了,居然还有那么多要还,呜呜呜……但我还是要继续求月票推荐票啊!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