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三十五章 跑得了师父跑不了徒弟
    赵锦宅西院,赵昊又和海瑞辩论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两人从汉儒的‘天道’、‘天意’论说起,话题要比昨日深入大胆许多。

    海瑞认为,皇帝统治国家乃受命于天,即‘王者承天意以从事’,故而出现明君,会风调雨顺、海晏河清;出现昏君则水旱蝗灾,地震日食。

    赵昊却断然道:‘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、不为桀亡。’天道就是寒来暑往、日升月落,就是春荣秋枯、潮涨潮落,就是自然的运行,而非有人格的神灵,哪能对人间赏功罚祸?所谓‘功者自功,祸者自祸’,这是人类自身的行为,由不得天,也怨不得地!”

    顿一顿,赵昊又大胆揭露道“汉儒将天道拟人化,不过是为了迎合当权者,鼓吹君权神授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《春秋》中,孔子对所有的日食、月食等天变,都有明确记载,并且暗示甚至是明示,这与人间君王的德性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又回到昨天的话题了,那是孔子用来吓唬诸侯的说法,然后被无耻汉儒捏造附会成神神鬼鬼的天人感应,好像天上有神仙在看着人间似的。”赵昊几句话便让他哑火道:

    ““这些人看似让儒家独大,实则是孔门的叛徒,别忘了夫子可是极谨慎的,他感到天意高难测,却弄不清楚其到底和人间有没有关系,所以便选择了不说,即是‘子不语怪力乱神’!’”

    “孔子都不懂的,那你个小孩子安敢妄言?”海瑞抓住赵昊话语的漏洞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也只懂一些,但至少比当今世上所有人都多懂一些。”赵昊淡淡一笑,虽然这话听起来很谦虚。可言外之意却狂到没边,似乎在这方面,他比孔子懂得还多。

    两个做记录的学生不由连连点头,海瑞却哑然失笑道:“你太狂妄了!”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好骄傲的。”赵昊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孔圣人的伟大在哲学层面,他并不擅长自然科学。何况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后辈应该站在前辈的肩膀上,继续向上求索。他老人家已经去世两千多年,如果知道后世还蜷缩在他的阴影下不敢迈出一步,怕是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两个学生情不自禁的叫起好来。

    海瑞却鼻子都要气歪了。

    他想说赵昊胡扯,可对方论证严谨、有理有据,让他无法反驳,所以才会更生气……

    可要让海瑞改变他的花岗岩脑袋,接受赵昊的理论,尤其是直接挑战三纲五常这种社会伦理的理论,自然也是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于是海瑞奋起反击,他有扎实的理学基础,又极其善于辩论,尤其是三段论运用的极为娴熟,每每从意想不到的角度,将赵昊批驳的体无完肤,险些词穷。

    好在赵昊有四百年的中外先贤做靠山,手里武器极多,还有黑格尔、马克思建立的辩证法体系,每当海瑞脱离逻辑,想要用诡辩反驳时,都会被赵昊及时发现并指出。

    海瑞自然不服,说我这不是诡辩,最多只是‘白马非马’。

    “白马非马就是诡辩!”赵昊也是来了劲头,当场将‘白马非马’这个着名的逻辑问题,给海瑞整了个明明白白,还顺手给他科普了什么叫概念的内涵和外延,以及一般和个别、共性和个性的关系。

    最后一针见血的指出,这个命题是主观任意地混淆和玩弄概念的结果。

    海瑞无言以对……

    结果今日前半段两人高手过招、兔起鹘落,旁征博引、辩得精彩纷呈。到了后半段,则是赵昊抓住形而上学根子上的弱点,对海瑞的穷追猛打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天黑时,海瑞彻底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但海斗士岂会轻易言败?

    他愤愤丢下一句,“我还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说完便拒绝了赵昊的留饭,气冲冲回去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海瑞一走,两个学生使劲朝赵昊鼓掌,激动道:“师父,我们觉得你已经赢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海刚峰可不会承认……”赵昊虚脱了一般靠在炕被上,有些后知后觉道:“我觉得跟他辩论就是个错误,从一开始就不该惹他……”

    学生们感同身受的点点头,海大人战斗力爆表,且固执己见,任谁和他辩论都要扒层皮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就是在自找罪受。”赵昊挣扎着坐起来,端起茶壶灌一通胖大海、金银花泡的润喉茶,看看两个徒弟道:“明天海大人就该上班了吧?”

    “冬至休沐三日,明儿还有一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,不行了,再辩下去,我会挂掉的。”赵昊闻言一阵惊慌,便道:“不如明天闭门不开?”

    “但依海大人的脾气,怕是会亲自敲门的。”王武阳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会一直敲到咱们开门。”华叔阳也深以为然。旁听两天下来,他俩都对海瑞的脾气有所了解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躲出去总成了吧?”赵昊哀鸣一声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海瑞果然又来了。

    华叔阳在门口等着他,看到海瑞便客客气气道:“抱歉海公,家师今日出门办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海瑞不由大失所望,问道:“他几时回?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,快的话一两天,慢的话五六天也可能。”华叔阳含糊其辞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海瑞怏怏点头道:“那本官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恕不远送。”华叔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“对了,你是他的学生?”海瑞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站住脚,回头盯着华叔阳。

    “呃,是……”华叔阳被看的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横竖闲来无事,跟你聊聊也一样。”海瑞便露出退而求其次的神情道:

    “你师父的学问太大太杂,思路又太跳。本官年纪大了有点跟不上,咱们俩的水平应该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华叔阳受宠若惊之余,一指身旁的王武阳道:“这是我大师兄,跟师父时间最长,学得也最多,海公还是跟他聊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聊着,我还得给师父洗犊鼻裈呢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不顾王武阳杀人的目光,转身便要逃走。

    却被大师兄一把拉住,然后对海瑞推销道:“海公别看我师弟年纪小,懂得可比我多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他懂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言善辩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会吹箫呢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叽叽喳喳互相歉然,听得海瑞头晕脑胀,索性一手抓住王武阳,一手拉住华叔阳道: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聊聊呗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海瑞便拉着他们往自家走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我还要洗衣服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

    ps.第、十、更、3800票加更,求月票推荐票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