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三十六章 开车
    华叔阳没骗人,赵昊确实不在家,甚至都不在京城了。

    他跑到京郊西山去了……

    赵昊倒也不全是为了躲海瑞,而是他在与对方的辩论过程中心有所感——自己在大力批判形而上学,却整天宅在家中足不出户,只靠历史书来认识这个世界,这似乎犯了主观教条的错误,本身就是形而上学。

    于是赵昊决定改正自己的错误,他要对大明朝的现状展开充分调研。等对这时代政治经济民生,有了足够清晰准确的认知,再来制定自己的第一个五年计划。

    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今日赵昊便让赵士祯带他到西山,去调研采煤业的科技和组织水平。

    二阳本来也要跟着来的,但赵昊估计此行会看到一些社会黑暗面,担心影响两人积极阳光的心态……会试比乡试更加注重考生的中正平和的,思想偏激之辈大都逃不过被黜落的命运。

    是以赵昊让他们乖乖待在家里,安心读书备考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海瑞已经把他的两个宝贝徒弟,拉到家里蹂躏去了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因为赵昊要去的地方龙蛇混杂,除了高武和几名蔡家巷的汉子保护外。赵锦还派了光禄寺一名姓侯的采办大使,带着七八个兵丁随行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时间,众人一大早在阜成门会合。

    赵昊自然对那侯大使深表感谢,侯大使却客气中带着恭敬的笑道:“公子言重了,下官正好到西山有公干,咱们顺道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个不入流品的杂官,自然要好生奉承勋卿大人亲爱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昊闻言惊喜道:“光禄寺和西山的煤矿有联系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。我们光禄寺可是用煤大户,光靠台基厂每年供的十万斤根本不够,而且那些煤的质量也不好。”侯大使一边请赵昊先上马,一边知无不言的答道:“本寺还得自个采买个十几万斤,尤其是上等无烟煤,少说也得五万斤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侯大使负责采买?”赵昊笑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下官一直来回跑腿。”侯大使陪笑道。

    赵昊瞥一眼又黄又瘦,干皮猴子似的侯大使,想不到这位仁兄屁大点儿官,却是京官里少见的肥差。

    他刚要说话,却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阜成门内大街传来。

    便见一队穿貂裹裘的公子哥,在大帮豪奴的簇拥下,朝着阜成门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运煤的驼队慌忙向道旁避闪,高武也赶紧牵着赵昊的马缰避让开。

    赵昊眼尖,从那群呼啸而过的公子哥中,发现了那日帮忙说过话的小爵爷,也不知那位县主在不在其中。

    可惜他认识人家,人家不认识他。转眼间,那群京城纨绔便卷起老高的雪沫出城而去。

    待到这群活土匪过去,赵昊他们也上路了。

    赵昊这次也是骑马的。

    所谓‘南船北马’,在南京的最后一个月里,他预见到了北京后,怕是免不了要骑马。为免到时候丢丑,便让高武教自己练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勉强能控制马匹前进后退、左转右转了,当然速度得慢下来才行……

    好在这年代,也没人要求在马屁股上贴个‘新手’标签。

    赵昊便与那侯大使并辔而行,顺着被煤炭染黑的官道,向着京西莽莽群山进发。

    沿途只见一个接一个的驼队,缓缓从门头沟方向行来。驼背上皆驮着一对偌大的柳条筐子,所有筐中都装满了黑色的煤炭。

    “挖的煤都是这么运进京城的?”赵昊便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从门头沟往北城运的煤。”侯大使果然稔熟情况,不假思索的答道:“北京有句老话,叫‘烧不尽的西山煤’。整个西山地区,像浑河、大峪、门头沟,还有更远点的居庸关那边,到处都是煤窑子。不过大部分还是沿着永定河开采的,这样好装船往出运。大半的煤都先装船运到卢沟桥,然后一部分在那里装车运进阜成门和广宁门,还有一部分沿着永定河继续往外运,听说最远能贩到天津卫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够远的。”赵昊不由吃惊道:“这天寒地冻的可不好运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季节才好运呢。”侯大使却笑着卖了个关子道:“往前走三里就是三里河,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士祯便捺着好奇心翘首以待。

    前行三里,便见一条蜿蜒的河道从西南通向京城。

    此时河面冰封,却比往日还要热闹许多,众人只见无数满载着煤炭的冰车,一辆辆在眼前飞快划掠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冰车子又叫冰排,打造十分简单,上头铺好木头,下头镶上钢条,只用一人支篙撑之,便可在冰上滑行如飞。虽载货千斤依然比马车快上许多。”侯大使便笑着介绍道:“这三里河直通护城河,能直接把煤运到京城各门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家家烧煤,原来如此便利。”赵昊便笑道:“剩下的路,咱们也坐这冰排子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冰排子太脏了,公子要是想试个新鲜,京里有的是比轿子还舒服的冰车呢。”侯大使忙劝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要去煤矿,还有嫌脏的份儿吗?再说,我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人物。”赵昊却摆摆手,其实是他被马鞍磨得胯疼,巴不得换一种交通工具,便对侯大使笑道:“要不我坐车,你们骑马,咱们在斋堂汇合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下官陪着公子吧。”侯大使忙陪笑道,岂能错过这个跟勋卿弟弟拉近关系的好机会?

    于是他让人从西去的冰排子中,选两辆干净的拦下来。

    这河面上往来如梭的冰排子,也不尽数全是运煤的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少顷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和公子爷坐稳了,咱们开车喽!”穿着破棉袄,戴着狗皮帽子的车夫,奋力的撑动了竹篙。

    冰排子便载着他俩和高武、赵士祯,缓缓向前滑去。

    还有几名官差和护卫坐在后头一辆冰排子上,其余人则照料着马匹从陆路赶往斋堂。

    只见随着那车夫不断加力,冰排子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,很快便超过了骑马的人们。

    随着飞速的滑行,众人耳边响起风声呼啸。看着一辆辆冰排子迎面直冲过来,似乎随时要撞上了一样,把个侯大使吓得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赵昊却兴奋坏了,没想到在这大明朝,居然还能找到四百年后开车狂飙的快感,便再也按捺不住少年心性,发出一阵阵愉悦的怪叫,享受这平素难得一遇的加速感。

    赵士祯见状也跟着大呼小叫起来,他却是为了消解内心的紧张……

    河面四通八达,冰排子往来密如梭织,让京畿的百姓,冬日里出行更加便利。

    结果中午时分,就到了斋堂。

    到了码头一下冰排子,侯大使便迫不及待哇哇直吐。

    赵昊只能一边拍着他的背,一边安慰道:“要是骑马的话,天黑也到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ps.保底第一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