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四十四章 震啊震的就习惯了
    白银纯度越高,质地越柔软。

    李明月这个水壶自然是用最高纯度的白银打制而成,赵昊很轻松就靠双手将压瘪的壶身复原。

    赵昊找来取火的冰块,还剩了好些下脚料堆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心说冰总比雪干净点吧,于是往水壶里装满了冰块,丢在石头灶上,不一会儿就冒起了热气。

    赵昊又变戏法似的从袖袋中掏出把浆果丢进去,对李明月笑道:“生活再难也要喝口茶嘛。”

    李明月也开心笑道:“我在家也常喝果茶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期望太高。”赵昊笑笑,给她打个预防针。他见有鸟吃过的痕迹,才放心的采了这些浆果,但尝了尝味道酸丢丢的,只有一点甜头而已,所以只能用来煮茶,没法直接吃。

    两人便等着烧开了水,赵昊给她往杯盖里倒了一杯,他自己就直接用水壶了。

    李明月捧着杯盖,轻轻吹去热气,呷一口,不由大赞道:“酸酸的,还有点甜,真好喝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人在这种时候,特别容易知足。”赵昊也小口喝着果茶,看着外头的满天星斗,一直揪着的心,终于恢复了安宁。

    喝完茶,他感觉身子彻底暖过来了,才注意到李明月一直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脚还疼?”赵昊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明月点点头,轻声道:“之前还好,歇了这会儿,反而疼的更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冰敷一下,不然晚上有你疼的。”赵昊说着,将剩下的冰块装进之前裁下的皮内衬里,对李明月道:“把靴子脱了。”

    李明月点点头,伸手想去脱自己的靴子,但她穿的是长筒靴,脚又肿着,一用力就疼得厉害,自己怎么也脱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只好求助的看着赵昊,赵昊拿起匕首就想给她豁开靴子。

    李明月却摇头阻止道:“万一明天要自己下山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赵昊想想也是,便收起了匕首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脱吧……”李明月洒脱的说一句,说完却忽然没来由的面似火烧。

    小县主也不知为何,平时可以大大方方说出的话,跟赵昊说起来就会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幸亏脸上涂了厚厚的蜂蜡,才没有出丑。

    “哎,好吧。”赵昊无奈叹口气,心说我上辈子欠了你多少钱?费心竭力背你上山不说,还得脱你的臭靴子。

    不过七十二拜都拜了,也不差这一哆嗦了。

    他便一手攥着李明月的靴子跟,一手攥着她的靴子尖。李明月配合着咬牙向后抽腿,终于将长靴从她脚上脱下。

    除下罗袜一看,她的脚踝已经肿成了个馒头,赵昊这下顾不得嫌弃,赶紧拿起冰袋,轻轻搁在李明月肿胀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李明月倒吸口冷气,想缩腿却被赵昊按住。好一会儿她才大口喘气,娇怨道:“疼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忍忍,一会儿就不疼了。”赵昊便安慰道:“然后你就会感觉很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明月乖巧的点点头,她现在十分信服赵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为了转移李明月的注意力,赵昊和她攀谈起来道:“地震发生时,我好像听人说,又地震了……难道京师时常地震?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时常,但隔一二年便来一次吓人的,轻微的晃动就更多了。”李明月答道。

    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赵昊心中一动,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记事儿起就这样。”李明月想一想,道:“听长辈说,好像是那年华县地震之后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赵昊暗道是了。

    罪魁祸首便是嘉靖三十四年腊月那场关中大地震。

    那场地震的震中位于陕西华县,却祸延近一百个县,死亡五十万人以上,就连京师都有明显震感。

    而且从那之后,整个北方都进入了地震高发期,一直到隆庆四年以后,余震才渐渐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这说来就来的余震,谁能想料到啊?

    想到明年春天,北京还会有一次地震,一贯安全第一的赵昊立即痛下决心,等父亲考完之后,不论结果如何,都赶紧回江南去。

    等到隆庆四年以后再回来……

    见他好一会儿不吭声,李明月只好主动发问道:“看你这么吃惊,应该不是北方人吧。”

    大明虽然迁都一百六七十年,但朝廷和上层社会依然在用南京的江淮官话,因此这时候不大容易从口音上,分辨出是南京还是北京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徽州人,在南京长大的。”赵昊回答。

    “南京啊,那里超好玩的……”李明月一听就来了精神,旋即却又低头羞涩道:“我听家里长辈说,金陵古称佳丽之地,衣冠文物,盛于江南,文采风流,甲于海内。一直心向往之,奈何身不能至。”

    这一着急,居然将怎么也背不过的文章,流利的背下来了。要是让长公主府的讲官听到了,不得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“将来会有机会。”赵昊笑笑道:“单就生活来说,确实是比北京强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快给我讲讲……”李明月忙摇着他的胳膊,旋即又收回手,礼貌道:“小妹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赵昊却关切问道:“你不会是发烧了吧?怎么感觉不太正常呢?”

    李明月闻言,也不知怎的,心下猛地一紧。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道:“烧是没烧,可疼得我一抽一抽的,所以请快讲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赵昊觉得她的描述很贴切,便不疑有它,对李明月绘声绘色讲起金陵的风情,他本就看过许多的杂书,又在金陵真的住了一年,讲起来自然绘声绘色,让人听得心向往之了。

    至少赵昊说得自己都有点想家。不禁暗暗吐槽一句,本公子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呢。

    但李明月其实没什么太大感觉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没见过世面的千金小姐,南京城她几乎一年去一趟,所以才险些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可她依然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等赵昊说完还感叹道:“南京最冷的时候,居然都不用穿貂,可真比北京暖和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越往南越热,”长夜漫漫,好为人师的赵昊摆起龙门阵道:“到了岭南,这会儿还穿单衣呢。到了海南……也就是琼州、儋州那些地方,现在比咱们夏天还热,男子都赤着膀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再往南呢?”这下李明月真来了兴趣,追问道:“听说天涯海角往南,还有吕宋呢……嗯,这也是听我大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哥懂得挺多啊。”赵昊不禁赞了一声道:“越往南越热,到了最热的赤道,连人都被晒成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昆仑奴吗?”李明月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昆仑奴还黑……”赵昊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‘赤道’,是不是世界的尽头了?”李明月好奇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赵昊摇摇头道:“硬要说的话,赤道只能算是世界的中线……”

    李明月就追问,那中线南边是什么。

    赵昊就给她讲那袋鼠、鸵鸟满地跑的考拉大陆,还有冰雪覆盖的南极……

    他正抛出个包袱等她来接茬,却忽然感觉肩头一沉,却是李明月已经靠在他肩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ps.第九更,4200票加更,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