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四十七章 我赵大哥
    地震过后,随时可能会发生山体滑坡,找到人之后,众人不敢停留。两帮人便各抬着各自的人,急匆匆往丁家滩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虽然赵昊被人用皮裘和棉袄裹得严严实实,他却仍冻得直打颤。

    这会儿赵昊已经能确定,自己确实发烧了。

    对一个平素缺乏锻炼,昨日又受惊过度、劳累过度,且还把大氅让给别人的少年来说,这时候发烧十分合理。

    赵昊不禁默默祈祷,自己能早点退烧。他十分担心,万一烧坏了脑子,自己再也回忆不起,前世看过的那些书了怎么办?

    那本少爷还玩个屁啊?

    便赶紧开动脑筋,在记忆里寻找,有什么药可以吃一下……

    他先想到退烧药双霸是布洛芬和阿司匹林。

    前者他不知道,后者却还真有些思路。

    他便想到阿司匹林这玩意儿的主要成分是水杨酸,而水杨酸是从柳树皮中来的。继而又想到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,也有提到用柳树皮煮水,可以退烧并缓解关节病患者的疼痛。想来那柳树皮汤中,定然就有水杨酸的成分。

    略一推理之后,赵昊便嘶声吩咐高武,看看路边有没有柳树,搞点树皮煮水给自己喝。

    高武登时眼前一亮,马上想到了当初的黄花蒿,心说公子还说他不会医术,实在是谦虚过头了。

    他便留神四下扫视,结果一直到了丁家滩才看到,永定河边生着好些柳树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趁着等冰床来的功夫,高武便赶紧拔刀刮下大片的柳树皮,捧到赵昊面前给他看。

    “是这玩意儿。”赵昊微微点头道:“切成丁煮水,水煮成黑色就端来。”

    高武点点头,马上去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这丁家滩是个临河的村子,河边便有些人家,赵昊的法子又不强人所难,随便给他们点钱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只是那小爵爷看了未免奇怪,心说头回听说柳树皮还能治发烧。

    徐元春也关切道:“是啊,赵小弟还是不要乱用偏方了吧?忍一忍等回了京,我请御医给你诊治。”

    赵昊咧嘴干笑一声:“大夫开的药太苦,我吃不惯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烧昏了头吧?”徐元春便对赵士祯道:“你们不能由着他胡来啊,吃出个三长两短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叔父说管用,那就一定管用。”赵士祯不满的看着徐元春,他能感受到这位徐公子对叔父淡淡的敌意。

    赵士祯寄人篱下多年,自然善于观察旁人隐藏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行行,算我多管闲事。”徐元春讨了个没趣,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心说也不知哪来的村夫,居然将自己堂堂首辅嫡孙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,真是活该活活烧死。

    徐公子之所以会一反常态的大失风度,还跟他超强的脑补能力有关——当他听说,昨晚赵昊和李明月在山上共度一夜后,他连两人将来的孩子长啥样,都已经想象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徐公子耳边就响起马头琴声,感觉自己的头发变成了青青的草原……尽管他和李明月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那边李明月在临时避风的屋里,听说赵昊病了,心里急的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但她被绑在担架上,想过去看看也没法。

    看到徐元春进来,她便迫不及待问道:“怎么样?他病得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徐元春听得刺耳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看烧得挺厉害的,居然让人刮柳树皮给他煮水喝。”徐元春有意无意埋汰赵昊道:“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宁远侯公子刘嗣德等人闻言哄然大笑,纷纷附和徐公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给我再说一遍!”李明月登时勃然大怒,凤目圆睁瞪着徐元春。若非被困在担架上,她一脚就能踹上去……

    屋里登时安静下来,这些公子哥显然都怕这位暴脾气的兰陵县主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,我是说他有病不看大夫,自己乱吃树皮。”徐元春倒不怕李明月,可不想坏了在她心里的印象,只好赶忙改口道:“我也是好意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,我赵大哥神着呢,他能用冰取火,你能吗?”李明月一脸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用冰取火?吹牛的吧?”刘嗣德等人摇头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李明月却冷笑道:“不然那堆火是怎么生起来的?一群井底之蛙,夜郎自大。”

    刘嗣德等人这下没法反驳了,便闷声道:“那就看看柳树皮煮水,能不能把他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元春关注的点却不在这里,而是在李明月随口说出的‘我赵大哥’上。这四个字就像针一样扎进他心里,让徐公子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好在大家折腾了一天一夜,全都没个人样,倒也不用担心被看出心思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赵昊喝了黑乎乎的柳树皮汤,来接他们的冰车也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来接他们的冰车,赵昊等人终于明白,为什么丁家滩明明有的是冰排子,李承恩等人却非要等着人来接他们。

    这长公主府的冰车,跟那只有一层木板的冰排子,完全是两码事啊!

    那就是一个个豪华的车厢啊,只是用两条钢轨代替了车轮而已。而且这冰车并非靠竹篙驱动,而是各由八名穿着红色号衣、脚踏冰鞋的车夫拉过来的。

    当赵昊被抬进那装饰华美,还配有保暖的毡幄的车厢中,便完全感受不到车外的寒风了。

    高武和赵士祯也跟着上了车,一左一右守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赵士祯将湿棉巾敷在赵昊头上,高武又按照从军中学到的法子,给赵昊按摩大椎、曲池、合谷、外关等穴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赵昊迷迷糊糊便睡着了,连冰车什么时候开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这一觉睡了两个时辰,等他醒来时,冰车已经停下来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大汗,虽然仍旧手脚无力,那种钻骨头的疼痛感却已消失不见,只觉浑身轻松。

    赵士祯也看出赵昊不一样来了,抬手一摸他额头,不由惊喜道:“果然退烧了!”

    赵昊知道,这是水杨酸发挥作用了。虽然估计药效一过还会烧起来,但至少此刻整个人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他便哑着嗓子问道:“进京城了?”

    “没,到玉渊潭了。”赵士祯便答道。

    来时路过玉渊潭,就在阜成门外四五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走了?”赵昊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长公主来了,外头人都在等着她呢。”赵士祯便答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昊心中幽幽道,长公主一个寡妇,估计这双儿女就是她的精神寄托。听说女儿出事儿,坐不住出来迎接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赵士祯顿一顿,又道:“叔爷和伯父也赶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这就更正常了。本公子可是老爹的命根子……

    ps.保底第二更,继续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