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五十一章 一样春风两样情
    水榭中没有旁人,赵昊翘着二郎腿躺在锦榻上,大睁着两眼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在今天之前,他根本没将赵守正那枚视若性命的玉佩上的字,与宁安长公主殿下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因为这根本就是,他喵的风马牛不相及啊……

    一个是先帝第三女,今上唯一御妹,大明朝目前最尊贵的北京俏寡妇;

    另一个则在两个月前,还是屡试不第的西风钝秀才、南京老鳏夫,这两人怎么可能联系在一起呢?

    再狗血的话本也不敢这么写吧?

    可方才那长公主拐弯抹角打听赵守正的样子,像极了那种叫爱情的东西。

    容不得赵昊不往那上头想啊。

    ‘这要是两人真有一腿,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呢?’

    赵昊开动脑筋一寻思,还真有作案时间。

    当年老爷子惹恼了老部堂,在北京坐了十年冷板凳。

    横竖闲来无事,老爷子便将寄予厚望的二儿子赵守正接到身边,亲自监督他学习。

    是以赵守正十六到二十岁那五年,是在北京度过的,这也是他有时候说话,会带出北方方言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老爹今年三十六岁,所以那段时间是嘉靖二十六年到嘉靖三十年左右。之后他便再没来过北京,因此如果有事,只能发生在那个时间段。

    宁安公主今年三十二岁,嘉靖三十年时她十六岁……

    年龄也完全可以卡上。但想到两人可能更早就认识,赵昊不得不暗暗啐一口,老爹禽兽啊!怎么还有脸教育我不要早恋?!

    再想想壬寅宫变后,长公主受到母亲曹端妃的牵连,八成被遣送出宫,然后让老爹不知在什么地方给碰上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赵昊不禁暗暗感叹,老爹看着憨憨厚厚没什么心眼,却真是福泽深厚啊。

    ‘日后,是管她叫娘呢,还是母亲?嗯,后者好似更尊重些……’

    几乎不用什么心理建设,他便喜滋滋的接受了有个长公主后妈的命运。

    听说母亲她老人家掌着京城所有的皇庄皇店,似乎比奶奶还有钱呢……

    这往后,本公子彻底不用奋斗了……赵昊美滋滋的想着,就乐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的笑容渐渐消失,因为赵昊意识到,自己在做白日梦。

    宁安是大明朝的公主,又不是汉唐那些自由奔放的公主——大明的公主,哪里有再嫁的先例?

    而且赵昊还知道,后来也一样。

    今上永宁公主在万历年间出嫁,结果驸马是个痨病鬼,还没圆房就死了,她也只能守一辈子寡。

    永宁公主可是万历的亲妹妹,李太后的亲闺女啊!

    所以这就是公主的宿命,没人可以突破的。

    ‘这,这,这不叫人空欢喜一场吗?’

    赵昊郁闷的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听外头响起沉重的脚步声,他赶忙闭眼装睡。

    然后门吱呀一声开了,进来的却是赵守正和二阳。

    “儿子,你没事儿吧?”赵守正眼圈红红的跑到榻边,在赵昊身上上下摸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没事儿吧……”王武阳和华叔阳扑到赵昊床前,红肿着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儿?”赵昊白两人一眼,然后扭动身子躲避赵守正的手道:

    “爹,我没事儿,你别,怕痒。”

    当他睁开眼,却见长公主没跟他一起来,不禁有些奇怪,只是当着徒弟也不方便问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没事儿就好。”赵守正这才放下心来,然后迫不及待道:“咱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,殿下不是不准走吗?”赵昊心说别介,做不成夫妻还可以当知己嘛。我一样能抱大腿。

    现在就走算怎么回事儿?莫非见光死不成?

    但看赵守正催促的急,赵昊就知道事情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只好赶紧在弟子的搀扶下起身,王武阳帮他穿好棉袄,华叔阳给他提上靴子。然后赵士祯给他裹上大氅,赵昊便头重脚轻的跟着赵守正出了水榭。

    外头,高武等人也都已经准备好出发了。见赵昊出来,高武赶紧上前扶住,把他抱上马车。

    赵守正回头深深看一眼清露堂方向,便毅然上车,沉声吩咐道:“出发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高武和蔡家巷的汉子便簇拥着马车缓缓离开了钓鱼台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长公主和柳尚宫都再没露面,更别提那说好的厚礼了……

    这让赵昊感觉好像丢了几万两银子一样痛苦,可见老爹的样子比自己还痛苦,他也不好直接问,你和长公主殿下到底咋回事儿。

    马车离开钓鱼台时,赵昊又听老爹久违的吟诗道:

    “昨日晴,今日阴。楼下飞花楼上云,阑干双泪痕。

    江南人,江北人。一样春风两样情,晚寒潮未平……”

    听那心碎欲绝的老男人声音。赵昊估计,八成,大概,是黄了吧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钓鱼台寝宫中。

    长公主趴在锦被上呜呜直哭。

    柳尚宫从旁一边轻拍她的背,一边低声劝道:

    “殿下消消气,这人的记忆会出偏差,总是把小时候的事情想得过于美好。你当年还小,看不清那人是个绝情忘义之辈,被他骗了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她又暗暗松口气道:“现在看清了他是如此凉薄,也就不用再对他牵肠挂肚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此时到此结束正合她意。

    要是长公主和那赵守正干柴烈火,纠缠不休了,她这个尚宫弄不好就得被连累死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……”谁知长公主却仍旧听不得柳尚宫诋毁赵守正,她抬起头来,泪眼汪汪的怒视着柳尚宫道:“赵郎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!”

    “可是殿下如此降尊纡贵、掏心掏肺的待他,他却弃之如敝履,难道还是好人不成?”柳尚宫闻言瞪大眼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是好人了,他还是当年的他。”长公主满脸倾慕道:“厚道、踏实,从不肯让人吃一点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柳尚宫一愣,心说这都哪跟哪啊?殿下莫非让他下了降头不成?

    长公主拿过帕子,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抽泣道:“我知道,他是顾着我的名节,才硬着心肠说那些话,想让我死心的。我不怨他,谁让寡妇门前是非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吧……”柳尚宫听得一愣一愣,心说这女人犯起贱来,还真是不分公主还是民女。

    她仍不死心的劝道:“就算赵孝廉是好人,那他既然这样想,就说明他心里已经把殿下放下了。殿下何不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他没有,他不是。”长公主却使劲摇头道:“我能感觉到,赵郎心里一直是有我的,不然他为何丧偶多年一直再没续弦?”

    “不是订过一门亲事吗?”柳尚宫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赵立本那老混蛋干的,”长公主提起赵家老爷子,就恨得咬牙切齿道:“赵郎什么都好,就是太孝顺,一辈子不知道反对他爹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无限欣慰道:“可你看,那老混蛋一放手,他不就把婚事退了吗?”

    ps.第六更,46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