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五十二章 慈母长公主
    钓鱼台寝宫中。

    柳尚宫目瞪口呆的听着,长公主像个恋爱中的普通女人那样蠢话连篇,却又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殿下哭个啥?”半晌,她才憋出这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恨我自己这些年,养成的臭脾气啊。”长公主闻言忍不住又哭泣起来道:“我是听不得一句不顺耳的话,就连赵郎的心思都没立时体会出来,便把他……赶走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她一脸惶恐的看着柳尚宫道:“你说,赵郎应该恨死我了吧,不会再也不见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柳尚宫是真想说,是的是的,一准是这样的。可她不敢说啊,只好小声道:“老身也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一定是这样的……”长公主痛呼一声,又要趴到被子上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听外头响起李明月着急的声音道:“娘,娘,我赵大哥怎么走了啊?”

    柳尚宫一听,心说,得,又来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听到女儿的声音,长公主便像被冰水浇头,瞬间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赶忙拿起枕巾,使劲擦掉脸上的泪水,但想让柳尚宫拦一拦时,却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只见李明月拄着拐杖,秀气的小脸上满是焦急,吃力的越过了门槛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不是让你好生歇息吗?怎么到处乱跑?”长公主摆出母亲的威严呵斥女儿,可声音沙哑,一听就刚哭过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想去找赵大哥道谢,却听说他已经回去了。”李明月撅着小嘴道:

    “娘,你不是说要留人家多住一阵子,把病养好了再让他走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长公主也吃了一惊,看那柳尚宫道:“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是……”柳尚宫心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拦着呢?”长公主还想拿赵昊做人质呢,这下可好,彻底鸡飞蛋打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派人把他抓回来吧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柳尚宫心说,我拦他干嘛啊?我恨不得他们走得越远越好呢。便悄悄瞥一眼李明月,低头认错道:“是老奴疏忽了,请殿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怪本宫没说清楚。”女儿就在一旁,长公主也只能忍气含糊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好好谢谢人家呢!”李明月急的跟什么似的,她本想央求母亲,将赵昊追回来,但看到长公主的脸,跟只花猫似的,登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了?哭了?”李明月登时没了气焰,怯生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,哈哈……”长公主这个尴尬啊,仿佛被女儿撞破奸情一般,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。“我怎么会哭呢?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她求助的看向柳尚宫。

    “县主。”柳尚宫心说,我将功折罪的机会来了,便一脸痛心的对李明月道:“殿下是担心你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好端端回来了吗?”李明月不解的看着母亲。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担心你,我是后怕……”长公主让老嬷嬷一提醒,登时有了说辞,拿着枕巾擦泪道:“我是想起来就一阵阵的害怕,你说你们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可让我怎么活啊?”

    说着她便又挤出两滴眼泪,孩子是娘的心头肉,这眼泪挤挤总会有的。

    李明月毕竟还是嫩了,看不穿老娘的演技。便信以为真的低头软下来,红着眼圈道:“没想到娘会这么担心,我保证以后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长公主便伸手将女儿揽到怀里,让她脑袋靠在自己肩上,然后拿帕子擦着脸上的面妆道:“你要报恩,娘说拦你了吗?就算那孩子走了,你自己没长腿啊?等伤好了自己去找他道声谢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娘,我知道了。”李明月眼前一亮道:“等我伤好了,就去找赵大哥,跟他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。”长公主见柳尚宫微微点头,知道已经把脸擦干净,便丢下帕子,用另一手摸着女儿的脑袋道:“像娘这样开明的母亲,真不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娘。”李明月忽然想起一事,小声提醒道:“我哥还在外头跪着呢,你真打算让他跪到天黑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长公主大张着嘴巴,和柳尚宫面面相觑,怎么把这茬给忘了?

    玉渊潭边,已经快冻成冰棍的李承恩,狠狠打了个两个喷嚏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他们天黑前便回到了春松胡同。

    听说赵昊平安归来,蔡家巷的汉子都沸腾了,一个个乐得跟孩子似的,忙跑到大门口,七手八脚帮着一起把他抬进院中。

    可能唯一不爽的就是赵士禧了。这小子知道,自己白高兴一场,还得且熬着呢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赵锦还没回来,他老伴常氏便过来,忙前忙后的吩咐给赵昊请大夫。

    还给赵昊亲手用大葱根加姜熬了水,让他喝下去。再让人将他的火炕烧热,再给他加床被子,盖得严严实实的发汗。

    赵昊这时脑袋也确实有些昏沉,毕竟阿司匹林也不是神药,只能退烧止疼,而且药效一过就又会烧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到家,就怎么都好说了,等让老嫂子折腾完了,高武又端来柳树皮水,大夫开的桂枝汤也到了,不管三七二十一都灌下肚,

    再将养两天差不多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等到都折腾完了,众人刚打算让赵昊睡觉,海瑞来了。

    看他头上戴着乌纱帽,一身补着白鹇的五品官袍,应该是刚从大理寺下值回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海大人就是火力旺,猛!五十多的人了,只穿着一身单薄的官袍,就这么来来回回上班下班。

    原来人家屋里不生炉子,不只是因为节省,也是确实用不着啊……

    海瑞走进来,看一眼盖着三床厚被子的赵昊,冷笑一声道:“没死就好,赶紧睡觉吧,我们明日继续辩论。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一阵心虚,哭笑不得的故意哑着嗓子道:“海公行行好,我发高烧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海大人病人需要休息……”若是按照二阳的脾气,听人敢这样跟师父说话,早就要撵人了。

    可他俩居然跟海瑞细声细气的商量,也不知吃过海大人什么苦头。

    海瑞皱皱眉,露出不屑的神情道:“年纪轻轻就这么弱鸡,那你快点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跟旁人打招呼,将一包东西搁在桌上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而此时,堂堂光禄卿赵锦,就在赵昊屋里呢。

    赵锦却丝毫不以为意,笑呵呵的拿起海瑞搁下的那个破布包,一看不禁大惊道:

    “鸡蛋,居然是鸡蛋!!”

    ps.第七章送到,4700票加更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