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五十五章 这道题太难了……
    “师父,求求你告诉我正确答案吧……”

    王鼎爵跪在赵昊面前,看他那披头散发、满眼血丝的样子,也难怪他哥会以为他疯掉了。

    王锡爵忙低声提醒道:“弟弟,论起来你们是同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走开,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。”王鼎爵这两天遭受了非人的折磨,他被巫婆往身上扎针,被老道往嘴里灌香灰水,还被神汉用鞭子抽,整个人屈辱的要死要死。

    而且这份屈辱,居然还来自他最亲爱的大哥,这就更让王鼎爵无法接受了。他双目喷火的瞪一眼王锡爵道:

    “王锡爵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!”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王锡爵让弟弟搞了个大红脸,尴尬的搓着手道:“你这样子,换谁都会以为你疯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疯了?我不是跟你说过,我很好,我很清醒,我从来就没这么明白过吗?”王鼎爵愤怒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哪个疯子承认自己疯了……”王锡爵小声嘀咕道,他有些憨直,都这时候了还不知道哄着弟弟说话。

    自然把王鼎爵搞得越来越火大。两眼通红跟斗牛似的,眼看就要跳起来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赵昊本来抱着看戏的心理,毕竟王锡爵的搞笑大戏,可是隆万年间民众的重要消遣。

    现在主角就在眼前当场献上精彩表演,这样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搞笑大戏有向伦理悲剧发展的迹象,他也只好开口对王锡爵道:“把书拿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比红布还好使,一下就让王鼎爵转移了注意力,满脸激动的望向赵昊。

    “什么书?”王锡爵一愣,旋即一拍脑袋道:“哦,你说那本妖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便见王鼎爵和二阳露出杀人的目光,他只好赶紧改口道:“几何初窥,几何初窥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毁掉了吧?”赵昊问道。通常这种大型法事中,会有烧掉不洁之物的步骤的。

    “没没,只是把他写的鬼画符烧掉而已,那本书还好端端的保存着呢。”王鼎爵便招呼一声管家,抱来一口贴满了符箓的木箱子。

    “世叔真舍得下本钱。”华叔阳见状不由哂笑,他可知道那些符箓都号称含有法力,是按张算钱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什么钱不钱的,不都是为了让他早日恢复,别耽误了会试吗?”王锡爵无奈的看一眼弟弟,一副不被理解的家长模样。其实要不是春闱在即,他也不会如此紧张。

    王鼎爵却只歪头哼一声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王锡爵撕开符箓,掏出钥匙,从里头拿出一个贴了封条的木盒子。

    赵昊等人看得清楚,那封条上写着是‘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’,不禁嘴角一阵抽抽,这老王还儒道释三修呢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嘛,寻思着多求几家,总有管用的。”

    王锡爵尴尬的揭开封条,拿出那本被封印的《几何初窥》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本《几何初窥》,王鼎爵马上就来了精神。只见他灵猫似的从地上跃起,将书拿在手里,然后跳回赵昊面前跪定,翻到其中一页,高高举过头顶道:

    “老师,这道题太难了,我不会!”

    赵昊拿过书一看,只见是第二卷的命题十一。原题是‘可以切分已知线段,使它与一条小线段构成的矩形面积,等于余下线段为边的正方形面积’。

    当然为了符合士大夫的习惯,赵昊特意给文言了一下,并将字母用‘甲、乙、丙、丁’等十天干代替……不够的话,还有十二地支等着呢。

    赵昊微微一笑,不由赞许道:“能看到这儿才难住,可以说很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诚心实意的。

    “学生愚鲁,前头也有好多命题搞不清楚,只是这一道题最让我着魔罢了。”便见王鼎爵一脸纠结道:

    “我总觉着这个切分点玄之又玄,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个点便是所谓的黄金分割点。”赵昊哈哈一笑,便对徒弟道:“你们俩谁给他推演一下?”

    王武阳马上抢先举手。

    华叔阳慢了一步,只好怏怏收回手,帮师兄铺好了纸,又从随身的百宝囊中,掏出了直尺和铅笔……

    因为毛笔没法用来尺规作图,赵昊早先便想发明铅笔。但学生们搞清楚了他的意思,不敢直接提醒老师,而是买了一盒悄悄摆在他桌上。那时赵昊才知道,原来大明早已经有铅笔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王武阳告诉他,这玩意儿名唤‘铅椠’,以石墨为粉,和胶搓条而成,可以直接用于书写。唐宋流传下来的写经中,常见一种称‘乌丝栏’的界线,就是用铅笔勾画的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不太常用,赵昊也没留意,所以才闹了个乌龙。

    见师父也有不懂的事情,二阳非但没有觉得破灭,反而感觉与师父更加亲近。

    毕竟无所不知的圣人只能膜拜,有血有肉会犯迷糊的人,才会让人产生亲近的感情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这个题其实不难,不过需要在本章第六命题的基础上证明……”

    王武阳一边做图一边讲解,三下五除二给王鼎爵整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就连在一旁警惕观察的王锡爵,都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  毕竟那种巧妙而严谨的推导过程,蕴含的美感与快感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并不亚于诵读一篇雄文,或者念诵一首名诗。

    待到王武阳讲解完,按捺不住的华叔阳又抢过笔和尺,接着显摆道:

    “其实用老祖宗的勾股术,也一样能找到这个点。不信你看,我们假设一直角三角形的股长是其勾长的二倍,则这个三角形的勾弦之和,等于勾弦之差再加上股,其勾弦之和就被勾弦之差和股黄金分割,解题完毕。师父,我这样做对吧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王鼎爵恍然大悟,激动道:“我就说这个点玄妙吧?原来似与勾股异源,而仍出于勾股啊!”

    其实赵昊也想跟着‘哦’一声,因为这教材之外的解法,他也是头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但顾及到自己为师者的体面,他也只能故作高深的微微颔首,表示华叔阳做的好,说得对。

    哎,没办法,给天才弟子当老师,就是这的枯燥、心虚、且容易伤自尊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你明白了?家师为何只给命题不给推导过程了吧,他是怕限制住我们的思维。”见赵昊点头,华叔阳兴奋的小脸通红,激动的嚷嚷道:“家师是在让我们破除条条框框,学会独立思考啊!”

    赵昊只好继续点头,其实他只是故意挖坑等人往里跳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是的,这都是家师的一片苦心!”王武阳也重重点头道:“这就是科学的精神,家师门下必须具备的素质!”

    ps.第十更,5000票加更送到,求月票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