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五十八章 大场面都是加特效的
    赵昊毕竟生病初愈,等回到家就乏了,便到里间炕上午睡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师兄把王鼎爵安顿在西屋里。

    北方的四合院那叫一个轩敞,一层有南方的两层高,一间屋有南方的两间大,这西屋里就是再添上两三张床,也一样很宽敞。

    这安排正合王鼎爵的意。

    他让书童把铺盖卷在床上铺好,便从怀里掏出《几何初窥》,准备继续向师兄们请教问题,却见两人不怀好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,回家去,不许再回来。”王武阳看那眉清目秀的小书童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书童自然看向王鼎爵。

    “师兄的话也不听?”华叔阳胳膊搭在王武阳肩膀上,那不良少年的样子,倒是跟赵士禧有几分神似。

    “去吧,不用再回了。”王鼎爵只好让那小书童照做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小书童点头应道:“我给老爷先铺好被褥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这都是他自己活。”王武阳和华叔阳却毫不通融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。”王鼎爵无奈把书童撵走,然后一脸震惊道:“难道往后我们都要自己铺床叠被了?”

    天可怜见,他这辈子还没干过这种事呢……

    “错,是你自己干。”华叔阳便开心道:“从前都是我给师兄铺床叠被的,往后你便要给我俩铺床叠被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扫地、抹桌子、擦窗台、生炉子、烧水……给师父师兄洗衣服、刷靴子……”说着他便屈指数道:“以及给师父端洗脚水、倒夜香,这都是你的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王鼎爵眼前一阵发黑道:“那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服侍师父啊?”华叔阳使劲伸个懒腰,满脸解脱道:“还有监督你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公平!”王鼎爵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公平不公平?你师兄我都这么干了半年了。”华叔阳捶着自己的肩膀,如释重负道:“这下可算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话水分很大,他拜师半年虽然不假,但赵昊陪赵守正闭关一个月,秋闱后他又回家将近一个月,也就满打满算干了四个月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他没来前,这些活都是我的。”王武阳把最后两个字咬得极重,当然,他不会说自己干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因为也就干了一个月,华叔阳就来了。

    听说师兄都干过,王鼎爵要强的毛病又犯了,便重重点头道:“干就干,谁怕谁?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挽起宽大的袖口,准备开始人生第一次家务劳动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王武阳却叫住他,抱着胳膊嘿嘿笑道:“脱掉你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!”王鼎爵警惕的后退一步,强忍住抱胸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想哪去了?”

    华叔阳将一身窄袖大青布棉袍,黑梭布扎脚棉裤,还有黑棉靴子、小毡帽丢到他床上,没好气道:“换上这身,方便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王鼎爵刚想说,这是下人穿的衣服,却见两人都脱下了身上的貂裘绸袄缎面靴,换上了跟他那身一样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换,我这就换!”说来也怪,王鼎爵登时就觉得,穿这身非但不丢面子,反而是一种荣耀了。

    就像人大附中的校服再丑,那也是多少人想穿穿不上的。

    待到换上本门弟子的装束后,他便在两个师兄的督促下,撅着屁股开始擦地开了。

    别说,还真是越干越起劲,越干越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呢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不提被玩坏掉了的王晋阳。

    此时在京城外钓鱼台,兰陵县主李明月,正对好朋友张筱菁的到来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“筱菁,你可算来陪我了。你要是再不来,我都要活活憋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明月单脚一蹦一跳到门口迎接张筱菁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你啊。”张筱菁巧笑倩兮道:“求了父亲大人好久,他才答应让我哥送我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还能求得动。”李明月蹦蹦跳跳坐在桌旁,将受伤的脚架在圆杌上,一边用纤细的手指剥着辽东送来的松子,一边抱怨道:“你说我娘狠不狠心,居然让我年前都不准再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不许你出门是对的。“张筱菁白她一眼道:“听说你在西山出事儿,我都快要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李明月开心的将剥好的松仁往她嘴里塞道:“来,本姑娘赏你的!”

    张筱菁赶忙躲闪,她才不会这么没有吃相呢。

    两人笑闹一会儿,还是张筱菁来剥皮,然后吹掉松仁外的薄膜,一粒粒摆在瓷盘中。

    李明月便一边吃着现成,一边将遇险的经历讲给闺蜜听道:

    “从山上骨碌碌滚下来的时候,我是真的绝望了。晕过去之前,我心说完了完了,再也见不着我的筱菁了。”李明月说得笑嘻嘻,可身子却软趴趴靠在了闺中好友的肩膀上,显然仍对那日的遭际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张筱菁便也没嫌她肉麻,伸出胳膊揽住了李明月。

    便听她接着喃喃说道:“但有人把我弄醒了,然后鼓励着我,背着我往山上跑。那时候,到处天崩地裂,石头、雪块雹子似的落个不停,可他却不慌不忙,总能找到最安全的路线,带着我逃到了山顶上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赵昊在这儿,肯定听得目瞪口呆,问她那天有这么危险吗?不过是四、五级的小地震,又不是彗星撞地球了……

    但其实是当时李明月脑袋受到撞击,出现了轻微的脑震荡。就是不地震她都会觉得天旋地转,满眼金星乱窜,何况还真遇上了地震、滑坡、落石和雪块?

    结果现实与幻象叠加在一起,就出现了她讲述的场面。

    反正她自己深信不疑是这样,要不也不会跟哥哥母亲都反复强调,某人是奋不顾身救了她。

    就像李承恩和长公主一样,张筱菁又不在现场,自然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哪怕县主本人就在眼前,她还是听得心跳加快,着实为李明月的安危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他用雪砌了墙,用树枝做了屋顶,然后用冰点着了火,还煮了茶,帮我用冰敷脚踝……”李明月蜷起双腿,一边抚摸着已经完全消肿,只是还有些青紫的右脚踝,一边无限崇拜道:“我从没见过一个人,能懂得这么多,就像这世上什么事都难不住他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山里人,这方面肯定比咱们知道的多。”张筱菁便理所当然道,虽然她很很奇怪,用冰怎么点火,不过权当是县主口误了。

    “不,他不是山里人,而是个跟你一样的官宦子弟,”李明月却轻轻摇头道:“且他这是头一次来京师,以前都是住在金陵城里的。”

    ps.保底第三更送到,求月票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