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五十九章 有些喜欢(盟主加更)
    “那人是将门之后吗?”张筱菁又问道:“能背着你在山上跑,怕是身手很好,很有力气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是侍郎的孙子,国子监的监生,清清秀秀瘦瘦的,力气还不如我。”李明月将脑袋埋在膝盖里,声如蚊蚋道:“真不知他是怎么把我背上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张筱菁心中松口气。看李明月这花痴样,她本以为县主喜欢上那人了呢。但听了李明月的描述,张筱菁便心说:‘不会了,县主不喜欢这种文弱书生。’

    毕竟在她们这个圈子里,徐元春喜欢李明月是众所周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徐公子是堂堂内阁首辅徐阶的长子长孙,生得英俊潇洒、风度翩翩,而且学业也十分出众,每次国子监科试都是第一,简直就是大小姐们无可挑剔的梦中情人。

    但县主却对他一点都不感冒。

    大家最后讨论的结果便是——兰陵县主不喜欢文弱书生,她应该中意那些体魄强劲、弓马娴熟的勋贵子弟吧。

    张筱菁虽然对她们的猜测嗤之以鼻,其实心里也觉得将来能征服兰陵县主的,一定是能陪她一起疯疯癫癫到天涯,文武双全的那种大男人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让你说来说去,我都好奇这人到底是谁了。”又听李明月说,他还会用柳树皮煮水退烧,张筱菁都想见识见识这位万事通,到底是哪位侍郎的孙子了。

    “他叫赵昊,是原南京户部侍郎赵立本的孙子。”李明月当然对闺蜜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张筱菁闻言捂住了嘴,小脸写满难以置信。“怎么会是他?这太不可思议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你认识他?”李明月着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认识这位赵公子了,可他却不认识我。”张筱菁苦笑着从随身携带的绣花小书包中,拿出一本精心包了书皮的书籍,翻开给李明月看。

    李明月这才发现,是自己送给她的那本《初见集》,翻过扉页那句肉麻的‘人生若只如初见’之后,便是作者的介绍。

    ‘诗家小赵公子讳昊,徽州休宁人氏,祖赵公官至南京户部右侍郎……’

    “啊!”李明月也是吃惊不小,双手捂嘴,结果把张筱菁的宝贝书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筱菁忙捡起来,小心擦拭着封皮,虽然地上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真是万万想不到,救你的居然是小赵公子。”张筱菁有些羡慕的看着李明月。

    “小赵公子,为什么要加个小呢?”李明月不满的嘟囔一声,然后也摸着自己下巴道:“真没想到,他居然会作诗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他年纪小吧。”张筱菁笑答道:“就像小李、小杜、小苏一样。”

    此时她年纪还轻,并不懂得这个‘小’字,包含了秦淮女史们多少的遗憾和期盼。

    李明月忽然神情一紧,巴望着张筱菁道:“你喜欢他吧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张筱菁差点没被她这句话,弄得背过气去,俏脸成了红布道:“瞎说八道什么啊?我都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整天捧着他的书,张口闭口都是他的诗……”李明月盘腿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整天看三李和柳三变呢,我喜欢的过来吗?”张筱菁哭笑不得道:“我喜欢的是他们的诗,不是他们的人,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懂了……”李明月松口气,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:“你确定肯定以及一定?说不定见了就喜欢上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肯定并且一定。”张筱菁翻个美好的白眼道:“你也不想想我爹是谁?这种念头我有都不敢有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我听我娘说,满朝文武畏惧你爹,更甚于徐阁老呢。”李明月便彻底放心笑道:“给你爹当姑爷,吓都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。”张筱菁佯怒道:“我父亲又不是老虎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说正经的。”李明月便坐直身子,一脸求教的看着张筱菁道:“你说,他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孩子?”

    “他,是谁啊?”张筱菁故意逗她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李明月红着脸吭哧一阵,声音微弱道:“就是那小赵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他呀。”张筱菁便露出揶揄的笑容,结果被李明月双手抓着肩膀好一个摇晃,她这才求饶说不敢了。

    然后她认真寻思一会儿,方认真答道:“白乐天说‘言者心之苗,行者文之根,所以读君诗,亦知君为人。’因此想了解一个人,看他的诗就可以了。敦厚人的诗必庄重,倜傥的人诗必飘逸,磊落人的诗必悲壮,豪迈人的诗必不羁,谨慎人的诗必严整,此天之所赋,气之所禀,非学之所至也……”

    李明月听得头晕脑胀,忙摆手打断了张筱菁的长篇大论道:“你就跟我说,从他的诗里看出他是什么人吧?”

    “豪迈磊落之人!”张筱菁便斩钉截铁道:“能写出‘九州生气恃风雷’,‘江山代有才人出’的诗人,必然是胸怀天下的大男子,就像,就像……家父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李明月本来听得晕头转向,这下马上有画面了。便笑道:“这不简单了,说说你娘是什么样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大人娴静如青云出岫,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,教训我们的时候从不疾言厉色……”张筱菁遂一脸崇拜的答道:“她平素笑不露齿,行不回头,喜欢读书、刺绣,常在掌灯时与父亲手谈一局,偶尔兴致来了,也会与他琴箫相和。”

    每听一句,李明月嘴巴便一抽抽,这这这,不就是反向的李明月吗?

    张筱菁看到她目瞪口呆的样子,无奈问道:“县主,你不会是真喜欢上小赵公子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明月想一想,一脸迷茫道:“什么算是喜欢呢?”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啊,就是‘思君如明烛,煎心且衔泪’;就是‘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’,就是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’……”便见张筱菁一脸神往的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李明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然后仔细寻思道:“这样说来,我这几天,只要一闲下来就想到他,有时候吃饭也想,睡觉也会梦见。不过我倒是既没掉泪也没掉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有些喜欢了……”张筱菁便微笑道“不然你怎么会对他牵肠挂肚?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是有些喜欢啊。”李明月拍了拍洁白的脑门,然后对闺蜜宣布道:“好,我正式宣布,我有些喜欢上他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,还真是你的风格呢……”张筱菁既觉得好笑,又感到羡慕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女孩子能想怎样就怎样,可能是最奢侈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从今天起,我要努力改变自已,做一个你母亲那样的人!”李明月立下了伟大的志向。

    “县主,你这话像是在骂人……”张筱菁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ps.第四更送到,感谢新盟主‘dArkne33’,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