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六十一章 又送王孙去
    “啊,怎么了?”三阳闻言大惊,心说我的天哪,难道海大人又要去骂当今隆庆皇上?

    赵昊也是一愣,心说隆庆皇帝小蜜蜂的名声已经传开了?不对啊,没记得海斗士干过隆庆皇帝啊。

    事实上,干了先帝一炮后,海瑞便收山不再对皇帝下手,非但隆庆皇帝,后来的万历他也没干过啊?

    “紧张个屁。”见四人都变了脸色,海瑞自然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,神情一阵扭曲后,半晌方闷声道:

    “本官已经被任命为南京通政司右通政了。”

    通政司右通政乃正四品,这标志着海瑞正式迈入大明高级官员的序列了。

    “恭……”赵昊四人习惯性的便要拱手道贺,但话到一半却又硬生生打住。

    海大人怎么可能稀罕升官呢?这不是侮辱人家吗?

    却见海瑞嘴角抽动一下道:“恭喜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,恭喜,恭喜海公!”四人如蒙大赦。道喜不迭之余,赵昊暗暗欣慰道,看来这段时间的功夫没白费,至少海公看起来更像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虽然仍坚信理学不疑。”海瑞看一眼赵昊,淡淡说道:“但所谓它山之石、可以攻玉,你说的那些混账话,对老夫也略有点启发。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,满脸期待的看着海瑞。希望能从这位理学家口中,听到‘去他娘的天命’,这样让人热血沸腾的话。

    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,海瑞又恢复了谁都欠他八百吊的吊样子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才,他随意的说道:“明天老夫就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赵昊奇怪问道。一般官员任命,都会留给宽裕的上任时间,不会这么不近人情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道特旨,要代朝廷去祭奠岱庙。”海瑞淡淡说一句,这种荣光对他来说,确实已经无足轻重了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,我送送大人。”赵昊便笑道:“不能白吃你的鸡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今日道别就足矣,明天你不要去。”海瑞却断然摇头,说完轻叹一声道:

    “本官是为了你好,只可惜没时间和你继续辩论,不然我一定能把你驳倒。”

    赵昊本以为,海瑞是担心自己这种富贵公子哥,会坏了他清廉的名声。便不再坚持送行,也点头笑道:“天长地久,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不要再见。”海瑞却摇摇头,转身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海大人什么意思?”几个徒弟立在赵昊身后,不由面面相觑,还以为海刚峰和老师已经打出感情了呢。

    他可是给老师送过鸡蛋的啊,怎么升官了?飘了?不认人了?那当然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赵昊同样也是一头雾水,哪怕他知道几年后会发生的事情,也无从得知在此时此地,是什么样的动机,驱使海瑞说出这样一句话?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赵昊还太年轻,他天真的以为史书上记载的,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真相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两日的主旋律便是送别,就在海瑞走后第二天,赵锦也接到了任命他为右副都御史、巡抚贵州、立即上任的旨意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巧合了,而是两人的官职,是在同一次廷推中定下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天是腊月初八,距离赵锦接到起复诏书,正好八个月零八天。

    八个月里,赵锦连升八级,终于与当初给他传旨的那位副都御史一样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,赵府上下是既高兴,又不舍。

    庆贺暨送行宴会上,常氏忍不住抹泪道:“朝廷怎么如此不通人情?就是再急,过完年再走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要胡说。”赵锦叹口气道:“贵州那边出了乱子,就是朝廷不催,我也得赶紧启程……那些苗人可不过咱们汉家的年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给小叔叔斟一杯酒,歉疚的对赵守正道:“这下赶不上叔父春闱,实在是太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事要紧,国事要紧。”赵守正忙摇头笑道:“朝廷委你为封疆大吏,贵州一省的黎庶都仰赖你庇护,叔父我那点事,就不要再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也是对常氏说的。虽然赵守正名分上是长辈,但人家比他年长那么多,如今又是巡抚夫人,总不好直接教训的,只能这样委婉提点两句。

    赵昊从旁微笑听着,赵锦终究按照历史的车轮,在年前到贵州上任去了。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,让人十分满足……当然,除了那本《几何初窥》之外。

    “你我兄弟之间的情谊,旁人体会不到,这里也不多说了。”然后赵锦又郑重其事向赵昊敬一杯酒,动情道:“这杯酒只谢你不辞劳苦、教导有方,让那不成器的东西终于有个人样了!”

    “哥哥过奖了,愚弟我也没做什么。”赵昊谦虚的说一句……不过抽过那几鞭子,训了那不成器的东西一顿,他也确实没干什么。

    那不成器的东西今日也在坐。这还是半个多月以来,赵士禧头一次回到东院。

    毕竟是给他爹庆功送行,今日一别还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见……

    大明巡抚的平均任期是二十四个月,加上去半年,回半年,因此不出意外,再见赵锦就是三年后了。

    赵昊自然不能不近人情,便格外开恩允许他也出席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半个月来的严格军训,效果也是杠杠的。

    如今赵士禧坐在那里腰背挺直,目光也不飘了、二郎腿也不翘了,终于是站有站样、坐有坐相了。

    而且来之前,赵昊还特意让高武他们,给这小子彻底洗了个澡。然后按照将门子弟的路数打扮起来,给他换上裁剪得体的青金色窄袖曳撒,系上宽板儿的武士腰带,踏上黑色皂纹靴。

    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,把这小子这样一捯饬,别说还真是换了个人一样,显得干净利索,颇有尚武的精神。

    赵昊这厮最是奸诈,为了凸显自己教导有方,还命方文帮赵士禧把头发一根不留,全都束起来,然后罩上黑纱的网巾。

    要知道,男子应该在二十岁才束发戴帽,即所谓‘弱冠’。二十岁以前,应该像贾宝玉那样半披半束的。

    但赵昊混居于成年人圈子里,为了装成熟,早早就把头发全都束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他将自己的先进经验,复制到了大侄子身上。等到赵士禧这厮把头发扎成大人样,登时就像大了好几岁。

    你说,老哥哥老嫂子看了他这样,能不欣慰的直抹泪吗?

    “好好,这孩子终于有个大人样了。”常氏对赵昊最后一点不放心,也彻底烟消云散,只是心中未免嘀咕道:‘就是把孩子的脸,给冻成猴屁股了……’

    ps.第六更,5200票加更,求月票,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