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六十二章 赵家传统技能
    赵锦又跟三阳喝了酒,祝他们来年高中,春风得意,然后众人便一起敬赵中丞鹏程万里,抚安齐民!

    听到‘抚安齐民’四个字,赵锦只觉一阵热血上头,仿佛达到了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‘这世上又有谁能想到,咱这个贼配军,也有当上一省巡抚的一天呢?’赵中丞心中暗暗激动,严肃的脸上便荡漾起一抹志得意满的微笑。

    赵士禧一直不敢吭声,此时瞥见父亲心情大好,这才壮着胆子站起身,端着酒杯道:“儿子也敬父亲一杯酒,从前都是我不懂事,惹父亲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锦闻言,深深看一眼腰背挺直、精神抖擞的的儿子。不由鼻子一酸,眼眶就湿了。

    这,这,这孩子真的变了,懂事了!

    他忙深吸口气,点点头,接过酒杯,仰头喝下。然后使劲拍着赵昊的肩膀,对小弟弟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见不成器的东西表现的这么好,赵昊便好人做到底,准了他一晚上的假,让老哥哥和儿子尽量多呆一会儿。

    待到规规矩矩目送着赵昊他们回去西院,赵士禧捏了捏藏在袖中的一千两会票,激动的不能自已——今晚,本少爷要把它通通花光,狠狠报复这段日子的苦难!

    但在这之前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——他一定要趁这次机会,逃离赵阎王和高无常的魔爪……

    按捺住立即出去潇洒的冲动,赵士禧转回正房,对正在与老妻说话的赵锦请求道:“爹,我想跟你去贵州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锦闻言一愣,旋即摇头道:“那地方有瘴气,你还小,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我跟我娘回家吧。”赵士禧只好退而求其次道:“我保证回去后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常氏闻言明显心动,也看着丈夫。丈夫不在京里了,她本就计划转过年去,便带着儿子回老家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却听赵锦断然道:

    “你这才刚好了几天?要是离开了你叔叔的视线,八成要故态复萌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保证不会的……”没了赵阎王在眼前,赵士禧终于敢哭丧着脸控诉道: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了,我受不了了,天天被关在院子里出操练拳,吃大锅饭、睡大通铺,连上个茅房都得打报告,我他妈都快忘了自己是巡抚的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下意识给了自己一耳光,然后哭道:“你看,我现在一说脏话,就不受控制的给自己一耳光,爹啊,我都快坐下病了。”

    老嫂子闻言不忍心的落了泪,赵锦却冷哼一声道:“这都是为了你好,知道吗?不让你出门,是让你跟那帮狐朋狗友彻底断掉。天天出操练拳,是为了改掉你吊儿郎当的惫懒样,让你变成真正的男子汉!”

    “至于为何要吃大锅饭、睡大通铺,还有连上茅房都要打报告,那都是为了改掉你的公子脾气。”赵锦略一猜测,又接着道:“说脏话自己掌嘴就对了,总比到处给我赵家丢人强!”

    “你就光向着叔叔说话,”常氏终于忍不住埋怨一句:“就这么甩给别人不管,任他自生自灭?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赵士禧忙使劲点头,泪眼汪汪。

    “老夫怎么会任他自生自灭?”赵锦长叹一声,一脸不被理解的酸楚道:

    “你想过没有,老夫这把年纪了,舒舒服服当个光禄卿不好吗?干嘛要去穷山恶水的贵州,去跟那些没开化的苗人打交道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做梦都想当巡抚吗?”常氏小声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部分原因,”赵锦不由嘴角一抽,对这个不会说话的老婆子,也是无可奈何。只好直说道:

    “还有个原因,是这厮念书不成器!老夫盘算着去贵州多立功劳,看看能不能给他挣个锦衣百户之类的荫袭,也好让他将来孬好有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又对老伴语重心长道:“现在明白我和我贤弟的一片苦心了吧?”

    本来按说文武泾渭分明的,但自土木堡以后,给文官子弟荫世袭武职的情况便越来越多。兵部、督、抚、兵备道等,但凡跟军队沾上边的文官,都有机会让子孙荫个锦衣卫百户之类的武职,就连徐阶、高拱、张居正都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等于,让后世子子孙孙都端上了铁饭碗。占便宜没够的大明文官,怎能只让武将专美?

    其实,人家赵昊根本没往这上头想,他不过是想让高武用戚家军的模式,把那不成器的东西给整治服帖了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他在老哥哥这里,已经烙下了深谋远虑的智者印象。

    因此赵锦不由也像三阳那样,脑补他这些举动后的深意,然后自行领悟出了这些道理而已……

    没这点本事,怎么好意思给三阳当师伯?

    ~~

    听说能让儿子世世代代端上铁饭碗,常氏闻言这个激动啊。

    在家的大儿子八成能荫上文官,不用操心。她唯一操心的,就是这个一无是处的二儿子,将来可怎么营生啊?

    现在听了丈夫的安排,她登时开心的直抹泪道:“你们兄弟俩嘴真紧,有这种打算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任命才下来,怎么早说?”赵锦哼一声道:“但这不成器的东西底子这么差,不让贤弟狠狠操练上几年,就是荫了官,他也过不了兵部的考试!”

    常氏一听,那可了不得!

    要是丈夫拼死拼活挣来的功名,让儿子因为不成器给丢了,那她非得活活气死不行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,常氏便拉下脸来对儿子道:“禧娃啊,这么长时间你都坚持下来了,娘相信你一定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顿一顿,她又狠下心道:“娘决定了,我跟你爹一起南下,省得我在这里,还让你总是心有指望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这女人真狠下心了,基本就没男人什么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好,夫人终于明白了一回。”赵锦闻言大喜,马上拍板道:“你可以跟我乘官船南下,然后老夫拜托扬州的老叔祖,安排你回老家。”

    然后赵锦对如丧考妣的赵士禧沉声强调道:“为父已经拜托你叔父,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严加管教,直到你进国子监念书为止。你要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叔父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赵士禧摇摇欲坠,有气无力的问道:“那我什么时候能去国子监念书?”

    “等为父给你挣到恩荫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挣到恩荫?”

    “最快也得三年吧……”

    赵士禧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他醒来时,已经回到了熟悉的大通铺。

    闻着蔡家巷汉子们浓浓的脚臭味,摸着怀里有些卷边的会票,赵士禧默默的淌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居然趁着本公子昏迷,直接把我扛回魔窟了,这还是亲爹亲娘吗?

    至少,也得让我把那一千两花出去吧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钱,就花不出去了吗?

    夭寿啊!

    ps.第七更,5300票加更,求月票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