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六十四章 赵士禧立功了!
    赵昊一行回到春松胡同的赵府。

    虽然东院已经空了出来,但他们还是很自觉的继续住在西院,没有任何鸠占鹊巢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两天帮着赵锦忙活启程,大伙儿也都累坏了,回来后天色不早,便都洗洗睡下。

    只有赵士禧睡不着。

    天雷滚滚的鼾声中,他抱腿坐在大通铺上,痴痴望着如今已空空如也的东院,只觉一阵阵孤单寂寞冷。

    他想要用一首诗来表达此时的心境,无奈书到用时方恨少,憋了半天也只想到‘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’而已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饿了……

    这厮这两天闹别扭,昨晚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。

    他便披上棉袄,踩上棉鞋,蹑手蹑脚出去。

    今晚月黑风高,天上乌云蔽日,地上哪有什么月光?

    赵士禧这才知道,自己连静夜思都用错了……

    这时,身后暗影处,忽然响起一声轻且脆的鸟叫。

    他赶忙不假思索的从袖中摸出个‘泥叫叫’,也吹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是戚家军兵丁在夜里,用来互相联络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因为倭寇喜欢假扮成官军夜里摸营,戚继光便想出这么个破解之道。

    他给所有士兵都配上了这种廉价的儿童玩具。规定他们夜里巡营时必须随身携带,按约定的信号辨明敌我。

    高武对蔡家巷的汉子完全按正规戚家军要求,自然也给他们配上了。

    赵士禧觉得,这样如临大敌太可笑了。但在被狠狠抽过一次后,他只好乖乖的按照军规行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听到自己人的信号,阴影中这才闪出个蔡家巷的汉子,低声问他道。“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尿尿。”

    “滚远点,到茅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赵士禧撇撇嘴,缩着脖子往后罩院走去。

    西院是个三进的院子,前头是轿厅,最大的第二进是主人住的正院,第三进则是下人住的后罩房。

    正院有五间大北屋,还有东西厢房各两间,赵昊他们一人一间都住不过来。护卫们便也住在正院中,这样能更便于保护公子一家。

    但高武还是很自觉的,让手下人使用后罩院的伙房、茅房和库房,以免影响到公子一家的生活质量。

    此时后罩院中一片安静,下人们早已睡得不省人事……

    赵士禧根本不是来解手的。

    他径直就进了厨房,摸着黑打开橱柜,准确的找到一只南京盐水鸭,居然一点动静都没发出,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然后赵士禧便靠在尚有余温的炉膛旁,一边撕着鸭腿吃,一边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特可怜,特孤单,特想回自己的快乐老家……

    正在自怜自伤之时,赵士禧忽然噎住了。

    他瞪大眼,看着伙房对面的库房门开了……

    那里头又没有吃的,这大半夜的谁会进去?

    赵士禧不想管闲事,因为他自己也在作案。

    但高武用皮鞭刻在他脑子的军规条例,却支配着他的手丢掉了鸭腿,从袖袋中摸出‘泥叫叫’,然后含在嘴里,三长两短的吹起来。

    按照规定,这是有贼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鸟叫声十分清晰,很快便惊动了在前头巡夜的汉子。

    他赶忙一边使劲三长两短的吹着泥叫叫,一边紧握铁棒循着声,快步来到后罩院。

    后罩院库房中,一个身影正在翻箱倒柜,他也听到外头的鸟叫声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哪有鸟会叫?

    吓得他赶紧出来查看,正好和巡夜的汉子碰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巡夜汉子爆喝一声。

    那人吓得掉头就跑,巡夜汉子马上一边大喊抓贼,一边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那贼人应该是惯偷,身手十分敏捷,且早已看好了撤退路线。

    几个腾挪躲开了蔡家巷汉子的铁棒,然后他便向西院墙狂奔!

    墙虽高两丈,但上头有绳索垂下,那是同伴在接应他撤退。

    同伴伏在高墙上,看着被惊动的府上众人纷纷涌出,焦急的朝他直招手。

    那贼人便使出吃奶的力气,全力冲刺起来,然后一把抓住绳子,蹬着墙面飞快攀上去。

    那蔡家巷汉子追上来,奋力起跳,想去抓他的腿,却只是手指触到了贼人的鞋底……

    眼看那贼人就要逃出生天,却听崩地一声弓弦响处。

    紧接着嗖的一声,蔡家巷汉子便看着那贼人如遭重击,身子一歪,直挺挺从墙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墙头的贼人同伙闻声猛抬头,只见远处一个少年,平举着一支弩弓,已经重新上好了弓弦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又是一箭射来,擦着墙上贼人的头皮飞过。

    吓得那人魂飞魄散,再不管地上中箭的同伙,缩头不见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赵昊闻声披衣过来,就见蔡家巷的汉子围着赵士祯,正在没口子的夸赞。

    赵士祯抱着一支高背的弩弓,羞涩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你射的?”赵昊看看赵士祯,又看看那样式独特的弩弓,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之前他都不知道这个人畜无害的小侄子,居然还藏着一支弩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操心这个的时候,赵昊又转向那贼人,沉声问道:

    “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,射在腚上了晕过去了。”蔡家巷的汉子将那人抬了过来。

    赵昊看了看,没什么印象,便下令道:“泼醒他。”

    外头实在太冷,他便先回屋等消息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寒冬腊月,一盆冰水下去,那贼人便嗷的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,却牵动腚上的箭伤,又更惨烈嗷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箭伤给审讯带来了极大的方便,蔡家巷的汉子握着箭杆一摇晃,贼人就疼得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说,来干什么的?”一个伶牙俐齿叫蔡明的汉子,代替高武进行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偷东西,你们应天举子有钱……”贼人忙答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狗臭屁!”蔡明啐一口浓痰,重重一拨箭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品大员家你们也来偷?都不想活了吗?就算不想活了,你们跑后院的库房找什么,那能有值钱的东西吗?!”

    “不找找怎么知道?”贼人便道:“后头没有再去前头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不老实!”蔡明狠狠一拧箭杆,疼得那贼子直接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蔡家巷的汉子便用冷水泼醒了继续审,可那贼子居然是个硬骨头,疼得死去活来,却就是死咬着不招……

    ps.第九章送到,55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