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七十八章 唯独此事,不可缺席!
    赵昊虽然不太懂作诗,但他听话听音的本事却是一流。

    听了吴时来的话,他便明白徐阁老的不满主要在两点。一是,不够脍炙人口,影响传唱度。二是吹捧的不够肉麻,没有表现出徐阁老忍辱负重的痛苦,调谐阴阳的不容易,以及拨乱反正的大功劳来……

    最好能像李白吹杨玉环那样,整个‘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’那样,吹的到位,还能吹成千古名篇,徐阁老就大欢喜了。

    可惜,臣妾真的做不到哇。

    虽然确实还有首上等的马屁诗,但那是留给未来的张相公的,送给一位快下台的阁老,实在是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还指望徐阁老平事儿,更不能让已抱稳了的大腿吴叔叔失望,他也只好勉为其难的点头道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写,年前一定要给我。”吴时来重重攥了攥赵昊肩膀头道:“听说你也会出席灵济宫大会,若是拿出一两首佳作来,说不定能直接跟师相在全国的名流大儒的面前唱和,那会是多大的荣耀啊。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眼前一亮,笑道:“老叔要是这样说,那我可就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期待大作!”吴时来见赵昊终于来了兴趣,不禁心中苦笑暗,这小子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两人吃完饭,那倪推官也垂头丧气的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搜遍了所有的地方,结果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此番他唯一的感受是,这父子俩真他妈有钱,怪不得号称及时雨呢。库里的银子都堆成小山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这也解了他之前的一个疑惑,那就是赵府上下为何防备如何严密。

    换了谁,家里堆着这么多的银子,也一样需要加强防备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吴时来瞥他一眼,看脸色就知道这厮白忙一场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倪推官颓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与我贤侄无关了?”吴时来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无关了。”倪推官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应该?”赵昊冷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无关了。”倪推官看看吴时来,又看看赵昊,咬牙再度躬身抱拳道:“是下官无事生非,给少府和赵公子父子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倒无所谓。”吴时来也是大松口气,毕竟要是真找到什么东西,师相那里也不好说和。

    这样最好,没找到最好啊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向赵孝廉和赵公子,好好道歉吧。”吴时来说着穿上靴子,在地上踩了踩。

    “是,抱歉赵公子,我错了,还请大人不计小人过,原谅下官吧……”

    倪推官只好强忍着眼泪,今日不知第几次,屈辱的向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道歉。

    “哼,再撞到我手里一次,你就没这好运了。”赵昊黑着脸,一摆手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说‘滚吧’,无奈爹爹只是个举人。

    这么过瘾的台词,还不知何年何月,才能对一位从六品的官员说出呢……

    目送着吴时来和那倪大宏坐轿远去,赵昊仰头望着漫天的星斗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场灭顶之灾,终于这样有惊无险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倪大宏和吴时来连夜赶回衙署。

    便见吴康远也早就等在那里,他禀报叔父,家里也仔细找过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吴时来朝倪大宏摊了摊手,便径直向在签押房等消息的曹府尹,禀明了搜查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八成就在他家里吗?”曹三旸黑着脸怒视着可怜的倪大宏。

    “是下官鲁莽了。”倪大宏今天都被骂得麻木了,他现在是什么牛黄马宝都得接着。“看来那东西,陆家的小子可能没带在身上,或者还另有同伙也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我查清楚了再放屁!”曹三旸忽然暴怒,将茶盏直接丢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倪大宏不敢躲闪,只能任由茶水泼在官袍上。

    “滚回家去!找不回东西,就不用再来现眼了!”

    曹三旸一指门口,把快要哇地哭出声的倪推官撵了出来。

    吴时来忙安慰气急败坏的府尹大人,曹三旸这才摆摆手,颓然坐回太师椅道:“悟斋,你说今天的事,陛下会不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吴时来想一想,轻声答道:“好在处置及时,举子们也没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,肯定会知道的。”曹三旸痛苦的揉着太阳穴,喃喃道:“如今的东厂太监冯保,可不是吃干饭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。”吴时来安慰他道:“不过好在咱们找不到账册,东厂也一样找不到。只要大家众口一词,都咬死了公开的说法,时间一长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曹三旸缓缓闭上眼,心中却暗暗苦笑,悟斋啊悟斋,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。

    要只是账册丢了,我可能还没那么着急。

    还有一样更重要的东西也丢了,要是找不回来,明年的海上生意都会陷入瘫痪……

    ‘哎,红毛鬼死脑筋,日本鬼也一样死脑筋!海上不知又要乱多久,才能恢复秩序了……’

    ~~

    那厢间,今天这番折腾下来,可把赵昊累坏了。

    他在赵士祯的服侍下洗了脚,早早上炕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可往日里沾床就着的少年郎,今日却辗转反侧,难以成眠了。

    从那天遭贼起的一幕幕,走马灯似的在赵昊眼前划过,让他大睁着眼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这场风波,应该已经过去了,为了自己依然心绪不宁呢?

    赵昊在被窝里滚了半晌,忽然坐起身来,猛地一拍脑袋。

    他终于想起,大宋国徽王是谁了——那不就是汪直吗?

    那位歙县老乡可是个传奇人物,听说他几十年前只身出海,历经打拼,最终成为海上的霸主。

    据说他在日本占据三十六岛,建立伪宋政权,自称徽王。鼎盛时有部众几十万,巨舰数百艘。

    据说那时候,海上但凡悬挂‘五峰’旗帜的商船,海盗们不敢劫掠,官军也睁一眼闭一眼。

    以至于大洋之上,船只皆悬五峰旗帜,汪直也被所有海商推举为共主,又号称‘净海王’!

    很显然,那枚金印正是汪直生前所用之物。

    不过按说人死灯灭,留到现在也就算个文物,应该没人会认了吧。

    为何那人还要将其与两本账册放在一起?莫非这玩意儿还有什么玄机不成?

    想到这,赵昊不禁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知道海商这玩意儿碰不得,可仍然难以抵御来自大海的诱惑——

    成群结队的远洋商船,炮声隆隆的海战,浩浩荡荡度过重洋的远征大军,辽阔富裕的海外殖民地,那才是接下来三百多年的主旋律啊……

    唯独此事,我不想缺席。

    ps.保底第三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