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七十九章 睡二十七张床的男人
    入夜后下起了雪,雪花越飘越大。

    很快,北京城的大街小巷、屋顶殿檐,还有那辆静静停在顺天府衙后门的马车,全都被染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倪推官垂头丧气出来,听到那驮马的响鼻声,郁郁的叹了口气,上去那辆马车。

    车夫一扬马鞭,马车缓缓驶出。

    车厢内,柴总管面色铁青,也不知是冻得,还是听了倪大宏的讲述给气得。

    “事情就是这样。”倪推官双手拢在袖中,恹恹的靠在车壁上,一副被玩坏的样子道:

    “你他妈从一开始就猜错了,那东西根本就不在举子们身上。本来就是嘛,那么多双眼睛盯着,陆家的小子怎么瞒天过海?”

    “不在举子们身上?”柴总管露出费解的神情道:“难道他还有同伙不成?”

    今天举子们的反应他也看到了,确实也不敢再捅这个马蜂窝。便把目标转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自己的事儿了,打死我也不掺合了……”倪推官幽幽叹息道:“我累了,准备请个病假回乡休养一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当逃兵?”柴总管闻言神情一冷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这么说……”倪推官瞥他一眼道:

    “我劝你也赶紧离开北京城,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乱子,肯定已经招来东厂的番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什么……”柴总管神情一紧,咽下了没营养的狠话。半晌颓然道: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这么算完啊,空着手回去,我还有活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就是实心眼。”倪推官干笑一声道:

    “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,八成就找不着了。反正横竖没落到皇帝手里,那账本被火烧了,水淹了,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嗯,实在不行也只能如此了……”柴总管不由缓缓点头,忽然又泄气道:“可是那净海王印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只要消息不泄露,怎么都能混过去。活人还能让尿憋死?”倪大宏不愧是整天跟罪犯打交道的推官,有着丰富的犯罪经验,便点拨他道:

    “佛郎机人、日本人又不知道印丢了,你们伪造一方,还不是照样用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那方印上有门道,伪造的瞒不过红毛鬼和日本鬼。”柴总管又叹一口气,痛苦的蜷起身子道:“甭说回去过年了,这辈子都不敢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倪大宏爱莫能助的陪着叹了口气,马车到家便下去了。

    待到他进了家门,马车也远远驶去。一条裹着白色布单的身影,从墙根阴影下闪出,沿着那马车在雪地上的车辙,蹑手蹑脚追踪而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雪下了一夜,直到天亮才刹住。

    紫禁城的青砖地面和黄金琉璃瓦,全都被覆盖成了白色,映衬地朱红宫墙分外醒目。消减了皇宫大内的威严肃杀,给人一种丹青画卷般的雅致美感。

    今日免朝,爱睡懒觉的隆庆皇帝还没起,乾清宫内外静悄悄的,只有小内监们刷刷的扫雪声。

    忽然,一阵脚步声从乾清门方向响起,小内监们循声望去,便见一个头戴白貂皮冬暖帽,身穿着大红蟒衣,外罩白绒缘红披风的大珰,在一众戴圆帽、着皂靴、穿褐衫的东厂管事簇拥下,面无表情的进了乾清宫。

    小内监们马上匍匐于地,不敢抬头窥视。

    因为来者乃是司礼监首席秉笔、提督东厂太监冯保。他虽然只是大内太监中的二号人物,但平日里冷峻刚毅、不苟言笑,因此内监们畏惧他,甚至要超过对司礼监掌印腾公公。

    冯保目不斜视上了丹墀,守门的宦官忙无声无息的推开了殿门。

    他便迈过门槛进殿,一众东厂管事则肃立于殿外。

    两个小内侍迎上来,帮冯公公解下披风,摘下暖帽,脱下身上的蟒衣,除掉鹿皮暖靴。

    然后换上藏青色的直裰,戴上黑纱的钢叉帽,穿上黛面的软底布鞋。

    这是宫里多少年传下来的习惯,不管大太监在外头多风光,只要在皇帝面前出现,就要像最普通的内侍那样穿戴,那样服侍。

    换完了这一身,冯保这才小声问道:“万岁爷昨晚歇在哪边?”

    “东边。”小内侍轻声禀报道。

    所谓东边,就是东暖阁。乾清宫左右各有一处配殿,曰东暖阁、西暖阁,都是皇帝就寝之处。

    夜里,皇帝随机睡在一边,这样可以增加刺客行刺的难度。

    但就这样,还是发生了壬寅宫变。吓得嘉靖搬去西苑,到死不肯回来。

    隆庆登基后,虽然在百官苦劝下,勉强搬回了紫禁城,住进了乾清宫。但他还是对父皇的遭遇心有余悸,直到司礼监次席秉笔、兼御用监太监陈洪,给他想了个好办法……

    陈洪提议,将东西暖阁改造成上下两层,然后分成二十七个房间,每个房间里都摆上床,皇上晚上随机睡在任一房间里。

    这样就算有刺客千辛万苦摸进了乾清宫,他面对的选择题就不是二选一,而是二十七选一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还能一下猜对,那皇帝得走多大的背字啊?

    隆庆一听龙颜大悦,赶紧命他按图纸改造。

    工程深秋时便已经完工,皇上住进去一冬了……

    果然每晚睡得踏实,再也不担心重蹈老爹的覆辙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麻烦是,自己人要找他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好比此刻冯保,就得先问清皇帝住在东边还是西边。

    小内侍告诉他之后,他还得再去东暖阁,找到值夜班的陈洪,从他口中才得知,陛下睡在天桥上左四间。

    所谓天桥,便是楼梯。

    陈洪下值后,冯保便安静的盯着挂在藻井上的那枚金铃。

    等啊等,等啊等,终于等到那铃铛响起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,差不多日上三竿了。

    他便领着两名小内侍,沿着天桥无声上去二楼,来到陈洪所说的那左四间门外,轻轻唤了声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里头传来一把温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冯保这才轻轻推门进去,便见皇帝靠在个明黄色的大迎枕上,正赖在被窝里看书。

    “万岁爷昨晚睡得可好?”冯保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就是下半夜冻醒了。”隆庆皇帝刚到而立之年,面皮白净,两撇小胡子修剪的整整齐齐,只是刚起来,难免睡眼惺忪,头发也随意的披散在脑后。

    “老陈这法子好是好,就是二楼没地龙,难免冻到万岁爷。”冯保看一眼早就熄灭的暖笼,赶紧让小太监打开青铜的笼罩,换上烧得正旺的炭盆。

    因为不能暴露皇帝的行踪,所以半夜里没法再加炭,因此往往快天亮时,寝室里就没了暖意。

    ps.第四更,6100票加更。

    看到这段史料时,简直没把我笑死,然后就打了个冷战,这得把皇帝逼成什么样,才会如此恐惧?求月票、推荐票啊!!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