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八十四章 行走江湖,全靠套路
    赵昊本来摆好了高人风范,只等着这兄弟俩纳头便拜。

    谁知人家理都不理,掉头就走,拉都拉不住。

    这下不光三阳,连赵昊都急了。

    他喵的,今天让你们走了,本公子的脸面往哪搁?

    你们要是回去胡说八道,本公子以后还怎么传销……不是,传播科学知识?

    “给我站住!”他便一拍桌子,叫住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?”兄弟俩转身过来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我要干啥?”赵昊冷笑道:“我还要问你们呢?来了一句话不说,掉腚就走,莫非消遣本公子不成?”

    那兄弟俩果然厚道,心说是啊,人家不对,俺们也不太礼貌啊。

    气势不由便弱了一半,当哥哥的嘟囔道:“俺是要拜师,不是跟个孩子耍猴玩……”

    山东人心眼实在,兄弟俩让三阳一通忽悠,听说他们老师德高望重,心说那就是木有白胡子,也得有个黑胡子吧?

    你这嘴上没毛的,也敢冒充?

    “你给我慎言!”三阳闻言大怒,对那猛男喝道:“要对我们的老师保持尊敬!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的老师……”当弟弟的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反正俺不会管比俺小的人叫师父。”长腿猛男点点头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这下三阳都炸毛了,他们最年轻的也二十出头,可都比师父年长一截呢!

    “每届科举,比房师年长的举子比比皆是,从没见老门生嫌过房师小,还不是一口一个老师叫的欢?”大师兄不悦的拂袖道:

    “连闻道有先后,达者为师都不懂,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读书人!”

    “商秦比孔子只小四岁,周处比陆机、陆云年长二十多岁!”三师弟也撇撇嘴道:“拜师看的是学问,不是年龄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要是看年龄,那简单了,你拜你奶奶为师多好?”二师兄发挥了他一贯不着调的作风,张嘴就欠抽。

    “你!”猛男额头青筋突突直跳,好在君子动口不动手,他还是忍下了锤这厮一顿的冲动,把头一偏道:“管你们怎么说,反正俺是不会改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朝赵昊深深一揖道:“抱歉,俺不拜师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进了这个门,拜不拜就不是你说了算了。”赵昊却怪笑一声。

    兄弟俩才发现,不知何时,几个满脸横肉的汉子,把门口挡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咋,你这还是开黑店不成?”猛男夷然不惧,把棉袍下襟往腰带里一束,一副尽管放马过来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只听说有强按牛喝水,没听说有强逼人拜师的。”长腿弟弟也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。”赵昊活动下筋骨,也不装腔做样了,跳起来蹲在炕上,沉声道:

    “本门的学问不是谁都能学的,就算你们想拜师,本公子还未必肯教呢!”

    “那不正好,让俺走就是。”长腿猛男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让你走,是因为你敢瞧不起我。”赵昊撸起袖子,活动着脖颈道:“今天不让你心服口服出这门,以后我还怎么扛科学的大旗?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家师专治各种不服!”大徒弟赶忙给师父按着肩膀,谄媚道。

    华叔阳也冷笑对两人道:“或者你俩跪下磕仨头,说爷爷我错了,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,你……”两位长腿兄弟心说这厮看着人模人样的,怎么那么欠揍呢?

    我们怎么就那么贱呢?叫师父还不够,还得叫爷爷?

    不过赵昊既然说了,不是非得拜师,两人便也稳下心来,抱着胳膊立在那里,一声不吭的等他说服。

    “给我坐下,杵在那儿俩木头桩子似的。”赵昊没好气的白他俩一眼,坐在炕上还得仰头看人。

    两人倒是乖乖的脱鞋上炕,盘腿抱臂继续等他说服。

    “把胳膊放下,没个坐像吗?”赵昊冷冷瞥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兄弟来被他瞅着一眼,居然心里一阵发毛,心说乖乖,还真有个老师样哩……

    竟老老实实把手臂放在了膝上。

    这就叫职业技能——老师教学生,说白了就是套路,不仅具体的学问是早就烂熟于胸的套路,就连教学的方法,也一样是需要锤炼琢磨的套路。

    就好比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,踏上高中的讲堂,你要是不吃透《教育心理学》,然后跟老前辈请教驾驭学生的套路,非得被那些混账学生三天两头气哭。

    赵昊能震慑住这些桀骜不驯的天才学生,也离不开这些无影无形却无往不利的套路。

    没有套路,一个王武阳就能让他吐血。哪还敢收这么多徒弟?

    何况这大半年来,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师长的角色。如今每个眼神、每个动作,都是在三个学生、两个侄子身上千锤百炼过的。镇住这实心眼的长腿兄弟,完全不在话下!

    ~~

    一段混乱的插曲后,房间里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样子。

    蔡明几个悄悄退下,赵士祯端上了茶水点心。

    王武阳奉上备好的茶盘,赵昊便摆开架子泡起了功夫茶。

    大明刚完成了从宋朝用茶饼煮茶,向用茶叶泡茶的转变,尚未发展出功夫茶这种颇为风雅繁琐的饮茶方式。

    就连讲究到家的雪浪,泡茶时也没这么多道工序。

    赵昊发现,自己每次泡功夫茶,三个徒弟都会投来崇拜的目光,便知道这是装逼的利器。于是待贵客时往往亲自泡起。

    前番他连吴时来都镇住了,更别说这俩年青人了。

    果然,长腿兄弟见他泡茶的手法如行云流水,虽然之前从未见过,却感觉分明有禅意蕴含期间。

    两人心说,看来这小子还真有料,便不由自主的收起了小觑……

    赵昊一边洗杯,一边随口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回这位老师儿,俺叫于慎思,草字无妄。”长腿猛男忙答道。

    “俺叫于慎行,草字无垢。”长腿弟弟也道。

    赵昊闻言手一抖,差点洒出水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未来的于首辅和他刚烈的哥哥啊……

    好吧,本公子又要上手段了。

    怨就怨无垢你,将来干嘛要当首辅呢?

    本公子对当首辅没兴趣,但对当首辅的师父,实在是太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他便深吸口气,迎着两人奇怪的目光,从红泥炉上拿起了玉书煨,高高的注沸水入紫砂壶道:

    “无妄,我听过一些你的趣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老师儿知道我?”于慎思吃惊不小,他连举人都不是,只是陪弟弟进京赶考而已,没想到赵昊一个南方小子,居然能知道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受父亲影响,少年负志、博览群书,尤爱兵家着论,且记性极强,过诵而不忘,论天赋还在令弟之上。”赵昊微微一笑,不好意思,本公子上辈子是学这个的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于慎思不禁和弟弟面面相觑,两人都是有一说一的端方君子,自然不会为否认而否认了。

    “家兄天分确实远胜于我。”于慎行叹息一声,心悦诚服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……”三阳不禁奇怪,这于慎思比于慎行大好几岁,既然天分更高,怎么当弟弟的都穿上举人圆领了,怎么当哥哥的还穿着生员的斓衫?

    “因为这厮是个刚烈的汉子。”赵昊用紫砂壶中第一泡茶水烫杯,就像说老朋友的故事一样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他十九岁入乡试时,因考场兵备森严,强令考生解衣光脚,视考生如犯人,这厮便认为有辱斯文,遂大怒而去,发誓不再进贡院一步。”

    ps.第四更(6300票)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