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八十五章 科学传习录
    房中,赵昊再次用高冲法,向紫砂壶中注水。

    呼噜噜的响声中,于家兄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一直到几十年后,两人都没想通,师父他老人家,是怎么知道这些两千里外的小事情的?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此时此刻,赵昊这轻描淡写的几句,把两人一下就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,莫非,您是……”直到赵昊分了茶,于慎思方结结巴巴问道:“锦衣卫?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赵昊险些一口茶水喷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什么!”王武阳赶紧给老师奉上帕子,不悦呵斥道:“老师乃天授其才,生而知之!跟锦衣卫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师父有博古通今之略、经天纬地之才,就连我岳丈都佩服得紧。”华叔阳也帮腔道。

    “尊岳是?”

    “王弇州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二于露出恍然的神情,瞬间脑补出一副关系图——这位老师儿应该是与王弇州熟悉,而王弇州和他俩的同乡前辈李沧溟,正是后七子的两位领袖。

    而于慎行曾跟随李前辈学过一段时间的作文。

    看来是李前辈当笑话说给小先生听的……不知不觉中,两人心中对赵昊的称谓,已经一升再升,从老师儿变成了小先生。

    二于心说,既然小先生能与王弇州、李沧溟二位平辈相交,那还真是咱们的长辈哩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扭转过来,两人便客客气气的向赵昊俯身行礼道:“原来是世叔,我兄弟二人无礼了,还请世叔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赵昊端着茶盏的手定住了,寻思好一会儿,才跟上两人脑补的思路道:“你们是从李沧溟那里论的啊?我与李盟主神交久矣,可惜一直缘悭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辈分也不可乱!”二于不愧是孔孟之乡出来的,这么七拐八扭的关系,也丝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随你们吧。”赵昊本来就要收徒弟,自然乐得如此。“快喝吧,茶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兄弟俩赶紧各伸手,捻起那龙泉青瓷的小茶杯,学着赵昊的样子,先嗅了嗅香气,然后细品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感觉就是比大茶杯子喝茶香的多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听说,你们兄弟能解出五道以上的几何题来?”

    赵昊给两人续上茶,继续用长辈的口吻问道。

    “解题的是家兄,他可以解出七道命题。”于慎行便轻声道:“这阵子他一直茶饭不思,早就嚷嚷着要来问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越是研究那本《几何》,就越是觉得此书从简单到复杂,层层推理、严格证明,美伦美奂,令人陶醉不可自拔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起《几何》来,于慎思登时来了精神,从袖袋中掏出那本小册子,打开被他画得面目全非的书页,激动的说道:“每一个命题,都是那样的神奇美妙。若不知道它们每一个,都是如何证明出来的,必将抱憾终生!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,怎么还掉头就走?”华叔阳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于慎思老脸一红:“都怪我这暴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三哥就是太冲动了。”于慎行便叹口气道:“一上头,就什么都不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脸说你哥,你不也一样?”王武阳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又不是来拜师的。”于慎行小声分辩道:“我是跟我哥来的,他一走我当然也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道你对《几何》不感兴趣?”赵昊感觉心都碎了,乖徒儿不要抛弃为师,我还指望靠你当老阁老呢……

    “我只对可以经世致用的学问感兴趣。”便听于慎行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?”赵昊碎掉的心又重新粘合在了一起,全身由内而外,透出了强大的自信。“你要是说这个,我可就来劲了。”

    打起文科嘴炮来,本公子可是科班出身,连海斗士都不得不服的男人啊!

    “难道先生知道有这样的学问存在?”于慎行不由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赵昊微笑颔首,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不吝赐教。”于慎行赶忙俯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等等,先生还是先跟我说说,这第一章第九命题,该如何证明吧?”于慎思见他们要把话题带偏,赶忙抢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问题还需要麻烦老师吗?”三阳不由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请三位世兄赐教。”于慎思便转向三阳。

    谁知这三个货依旧摇头道:“这种浅显的学问,实在不足挂齿,我们没兴趣谈起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于慎思嘴巴张的老大,顿觉自己的骄傲片片破碎,没想到,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命题,在人家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……

    他哪知道这三个货,也就是前三天才一起,刚刚将前两章的命题证明完毕。前日才软磨硬泡,从师父那里求到了第三章的命题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不会吹嘘的科学家,是没法成为着名科学家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怪于慎思太难搞,不然三个货也不至于如此打击他……

    便听王武阳用下巴指一指,进来添水的赵士祯道:“就让我们这里端茶倒水的小子,给你讲讲吧。”

    赵士祯也被三个坏种带坏了,闻言把托盘往胳肢窝一夹,一脸漠然道:“想听就跟我出去,咱这种下人,不配在屋里讲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于慎思看看赵士祯,又看看三阳,再看看赵昊。

    赵昊这贱人便微笑道:“别看他没上过学,教你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于慎思进退两难、老脸通红,最终还是对几何的热爱占了上风,怏怏起身跟着赵士祯出去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待两人一走,三阳马上掏出小本,做记录状。

    “这是作甚?”于慎行咽口唾沫,心说这师徒四人,怎么看起来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们会记载老师的每一次布道,以便将来撰写《科学传习录》。”三阳脸上现出圣光,再不复之前的戏谑惫懒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于慎行不禁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这科学一门虽然没听说过,但打算居然如此长远。且门内一个端茶倒水的童子,居然能给他一直自叹不如的哥哥讲题,这让实心眼的小于,无法不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“还请先生不吝赐教,后学晚生感恩涕零。”于慎行整肃衣冠,向赵昊重新郑重行礼。

    待他起身后,赵昊便微笑问道:“无垢,你为何要学这经世致用之学?”

    “这是因为,学生寒窗十余载,学来学去,所学皆是道德性命之学。”只见于慎行一脸愁苦,鼓足勇气道:

    “可学生说句不知羞耻的话,我读书又不是为了搞清楚自己,我是为了科举做官。做官是为了治国平天下,难道当官的只要修性命之学,成为道德之士,就可以解决当世之务。就自动学会解决国计民生的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,只觉听到这一年里最顺耳的一句话,不禁抚掌笑道:“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,将来绝对是个人物!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学生们闻言,咽了口唾沫,记下的文字自动打码。

    于是,若干年后出版的《科学传习录*社科篇*第一章*正阳之问》中记载如下:

    “正阳子未拜师时,便怀学以经世致用之念,视性命之学为空谈误国。

    吾师初见正阳子,问其志向便笑曰:‘此乃殊才,他日可为宰辅矣!’颇类品王公元驭之辞。

    二十年后,二公果相继入阁,吾师相人,从无谬矣。”

    ps.第五更(6400票),今天可是12000字啊,可以投点月票鼓励一下吗?谢谢亲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