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八十六章 好事成双
    赵府,正房炕上。

    听了于慎行的话,赵昊不由击节叫好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如果没有自己干预,要等到几十年后,高攀龙那帮人成长起来,才会提出这种直指宋明儒学要害的问题呢。

    原来于慎行早就有了这样的质疑!

    这对一直暗撬儒学墙脚的赵昊,自然是一种激励了。

    赵昊的赞许对于慎行来说,更是莫大的鼓励。

    若是在家里,说出此番离经叛道之语,他会被父亲大人用大棒子揍的。

    现在有人听了非但不骂他,反而还为他击节叫好,于慎行自然备受鼓舞。

    等到赵昊高兴完了,于慎行才满怀希冀的问道:“敢问先生,可为晚生解惑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太可以了。”赵昊搓搓手,便笑着对他道:

    “你之所以有这种困扰,是因为宋儒将‘学问’与‘事功’分为二途。他们轻视实务、空谈性理。袖手高坐、大谈心性时口若悬河、高明至极;一涉具体的政务便状若呆鹅,百般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于慎行和三阳的哄笑声中,赵昊又愈发尖酸的讽刺道:

    “就好比理学的老祖宗朱文公,朝廷开科取士,要你们都得按照他的话来作文,一句都不能超出。全天下读书的人,做官的人,更是都要按照他的教诲行事。然而朱文公活着的时候,正逢宋室国难之际,这位先生可献了什么奇谋秘策,能使宋室再造,免于屈辱?他没有!反而整日盯着宫里的内侍不放,要他们的言行合乎规矩。莫非朱文公的正心诚意之学,是专为太监设计的?”

    这话打脸太狠,于慎行看看三阳,见他们笑得比谁都欢,便也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隔壁,于慎思正全神贯注,撅着屁股趴在椅子上,听赵士祯讲题。

    于慎思已经被这少年条理清晰、思路巧妙的讲解折服,管他是端茶的还是扫地的,反正比自己强得多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正听得津津有味呢,讲解却被里间一阵大过一阵的笑声打断。

    于慎思登时满脸不爽道:“走,咱们离他们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喽。”

    赵士祯也难得遇到个,愿意听他掰扯的,就是上房去讲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里间,王鼎爵放下手中的小本,重新给壶里添上水。

    于慎行试探问道:“先生是心学门下?”

    “阳明公立功立德立言、可谓本朝圣人。‘知行合一’必将光耀千古!”赵昊摇摇头道:

    “只可惜教的徒弟太差,那帮人只记着他的‘心外无理’、‘心外无物’,便整日里空谈心性,只说不做。与他们大力抨击的理学,又有何区别呢?”

    “至少人家是真流氓。”华叔阳小声道:“不像理学净出伪君子。”

    哄笑声中,赵昊对二王道:“给他记下来,将来出书一字不改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别呀……”华叔阳忙苦着脸哀求。

    “看你还敢不敢插嘴。”大师兄冷笑教训道。

    华叔阳只好低头不语,不敢去想本门后人,将如何看自己?

    “理学、心学都一样……”于慎行却陷入了惶恐中。“难道是根子上出了问题,孔子学说根本不能经世致用?”

    “这问题我不会回答。”赵昊摇摇头,正色道:“但我可以告诉你,孔夫子从来强调内圣外王,让学生内修道德,外立功业。并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比,孔子鄙夷管仲的为人,认为他十分不道德。却对管仲辅佐齐桓公‘九合诸侯’、‘一匡天下’的功业大加赞赏,认为这就算是他的仁德。所以在孔子看来,个人的操守与为官的能力,道德与政治,并没有完全合为一体,也不需要合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的根子出在孟子身上,他当然是伟大的,但有一点却不好。他和荀子割裂了孔子的学说,一个片面强调‘内圣’、一个片面强调‘外王’。汉唐至北宋初年,占主导地位的仍是荀子的‘外王’之学。因此汉代有许多治绩斐然的酷吏,唐朝也有诡计多端、不择手段,却能富国强兵、克敌制胜之才。他们并没有什么‘内圣’之学,他们的成功也不是修身养性的结果。相反,按照道德标准,他们中不乏奸诈小人,可这并不影响他们建功立业,铸就汉唐雄风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片面强调‘外王’,也导致了汉唐的衰落。到了北宋中叶,随着理学的兴起,内圣之学逐渐压倒了‘外王’之学,于是操守和道德成了对官员评判的最高标准,于是满朝皆道德君子而无治国能吏,自然也就没有汉唐那样显赫的事功了。以至于弱宋之名,连我大明都可以嘲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大明可是从来不怂的……”三阳和小于一齐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能不能干得过,硬刚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可以记下来……”赵昊嘴角抽动两下,问于慎行道:“现在你明白,自己的困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都怪孟轲。”于慎行重重点头,然后又回到最初的问题道:“那先生可有经世致用的学说教我?”

    “科学便是实事求是、经世致用之学。”便听赵昊一字一顿的说道:

    “本门的学问,皆是关注现实的问题。研究现实的方方面面,找出规律,解决问题,便是科学了。”

    弟子们心中默念‘实事求是、经世致用’八个字,然后赶紧记下师父对科学的定义。

    于慎行则毫不犹豫的赤足下炕,五体投地跪在赵昊面前,诚心诚意请求道:“恳请先生以科学相授,不嫌愚鲁,恩准弟子忝列门下。”

    赵昊微笑颔首道:“吾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恩师成全。”于慎行重重四叩首,然后起身又向三位师兄行礼。

    三人也正色还礼,然后于慎行便立于末位,继续听师父说法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讲到口干舌燥,见外头两个憨憨还不进来,便怒道:“你们打算在外头睡觉吗?!”

    三师兄赶紧跑出去,把躲在西库房里讲题的两人叫回来。

    于慎思进来时,一脸欲求不满的对弟弟道:“无垢,要不你先回去,哥哥正在兴头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我不回去了。”于慎行便笑道:“我已经拜先生为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?”于慎思吃惊的看看弟弟。他可是知道,弟弟从来都对这些奇技淫巧之学不屑一顾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望着赵昊,心说,莫非先生真有经世致用的学说?

    “他已经拜师了,你这个铁憨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赵昊便断喝一声。

    于慎思很顺溜便双膝跪地,磕头拜师。

    其实他自从被三阳和小赵刺激后,赵昊就是拿棒子撵,都撵不走他了。

    ps.保底第一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