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九十七章 隆庆元年再见
    将那枚‘有特殊意义’的放大镜,小心贴身收好,李明月又拿起那个尺许长的黄铜筒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万花筒。”赵昊指着黄圆筒的一端,示意李明月将眼睛凑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他轻轻转动那圆筒,放在里头的七彩箔片便随着三面镜子的角度变化,不断变化重叠、形成各种各样美妙的几何图案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李明月自然从没见过这种景象,一下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。“这些图案太美妙了,而且不重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一旦某个图案消失了。你要转动几百年,才能出现同样的组合,因此每一瞬都值得欣赏和珍惜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想起从前看过的一段文字,便随口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听着他那富有诗意的话语,看着万花筒中不断变幻的美妙图案,李明月心都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!”这时,李承恩掀开帘子进来,就见妹妹和赵昊,姿势颇为暧昧的靠在一起,他登时高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李明月微笑着转过头,给了李承恩一个足以让他致郁的眼神。

    李承恩便不由自主改口道:“干得好。”

    赵昊将另一个黄铜筒递给李承恩道:“这是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万花筒吗?”李明月忽闪着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叫望远镜。”赵昊便笑道:“可以让人看清远处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承恩闻言,也顾不上追究方才两人到底在干嘛了,赶紧举起望远镜四下乱看起来。“黑咕隆咚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这得在空旷的地方看,你不是喜欢户外活动吗,有的是机会用到它。”赵昊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走,出去瞧瞧去。”李承恩见猎心喜,拿着那望远镜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却被李明月叫住道:“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李承恩一愣怔。“我正事儿都办完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赵大哥头一次来京城,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过年多孤单吗?”李明月回头眨着眼睛看着李承恩。

    “啊,我说过吗?”李承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却见妹妹目光中的威胁之意有若实质,他不由一阵头皮发麻道:“我真说过,瞧我这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。”李明月登时笑颜如花的转头对赵昊道:“所以我哥哥打算邀请赵大哥,过年去逛庙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吧,哥?”李明月又回过头,目不转瞬的盯着李承恩。

    “对,可不是嘛。”李承恩还能有什么办法,忙尬笑道:“北京城的庙会可好玩了,过了初九还有放灯的。过了年我带你去逛逛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。”赵昊点点头,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二十七宰年鸡、二十八把面发、二十九、蒸馒头。

    越是临近年根,北京城的年味就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除夕一早开始,北京城各处便噼里啪啦响起爆仗声,那是小子们仗着爹娘在这天通常不会发火,迫不及待的放起鞭来。

    赵昊倒是也想放鞭,可他弟子都过了玩这个年纪,当师父的也只好自重身份,不干那种掉价的事儿。

    不过不放鞭,他家里也热闹极了。

    今天不管是学生还是护卫,统统都放假过年!

    学生们摆好了笔墨,还有洒金的大红纸,请师父和师祖写福字。

    赵昊那笔字,也就比赵士禧强点,自然不愿献丑,便说有父亲在,轮不到自己写。

    赵守正便当仁不让挥毫泼墨,连写了十八个不同字体的福字,引得徒孙们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搁下毛笔,老爹活动着手腕,对儿子的得意的笑道:“当初落难时,为父本打算卖字养活你来着,可惜没用着。”

    赵昊笑着点点头,那时节,谁能想到这一年,会是这种儿孙满堂大欢喜的结尾?

    人生的遭际,还真是狗血的很呢。

    弟子们又你一副我一副的写完了春联,便带着赵士祯和赵士禧两个,出去欢声笑语的张贴起来。

    刚把大门的福字和春联贴好,就见王锡爵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王鼎爵看到哥哥,笑容便倏然凝固。

    “山不就我我就山,大过年的,你总不能赶哥哥走吧?”王锡爵便赔笑道:“把我一个人闪家里,多可怜?”

    顿一顿,他又变戏法似的,掏出一副套袖,还有个绣着几支翠竹的围裙道:“今晚的年夜饭,我堂堂翰林编修亲自下厨还不行?”

    众人也劝王鼎爵,不要怄气到明年了。他这才闷声道:“我要吃双凤爊鸡。”

    “有有,当然有了,亲哥哥能忘了你爱吃哪一口?”王锡爵高兴的浑身骨头都轻了三斤,朝后一辆马车上的下人招呼道:“赶紧把东西都搬进去,小心汤洒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位有文化、有品位、有追求的大厨,他就是去别人家做饭,也会带着自己的全套家伙什儿,以及所需的食材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让自己烧的每一道菜,都保持稳定的高水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下午,全家人说说笑笑,打打闹闹的包完了奇形怪状的饺子。

    然后傍晚时分,赵昊父子带着赵士祯和赵士禧兄弟,来到东院的正房中。

    那里墙上,贴着黑面太祖和赵德昭父子的容像。

    赵家祖孙三代便毕恭毕敬的供养了先祖,尤其是赵守正,这辈子就没这么虔诚过。

    只是在磕头时心中难免碎碎念,太祖爷爷再爱我一次吧,春闱再显一次灵吧……

    赵士祯也默默跟祖宗许愿,但愿我早日考中举人,好跟着叔父学造枪和蒸汽机……

    赵士禧也许下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心愿——希望祖宗保佑,隆庆二年能把那一千两银子花出去。

    就连整日里口口声声‘我爱科学’的赵昊,也不能免俗的许下了自己的心愿。

    祖宗保佑,让我明年能长三到四寸……我说的是身高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等到供养完了,回到西院,天色黑下来了。

    京城到处的爆竹声,已经密密匝匝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五颜六色的烟花一个接一个的腾空而起,将蓝黑色的夜空,妆点的分外妖娆。

    赵昊家里自然也买了好多烟花,看到四人回来,华叔阳便迫不及待的招呼赵士祯和赵士禧一起来放。

    他们首先点燃的,是个类似没良心炮那样的玩意儿,看着那朝天竖起的炮口,赵昊不由自主就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这么恐怖的玩意儿哪买的?”赵昊感觉这东西都能当炮使了。

    “我舅舅就是做烟花的,这个是我去他那里造的,这一发,送给叔父。”赵士祯平日里感情内敛,此刻终于热泪盈眶道:“你又让我重新有了家。”

    “快放吧。”赵守正最看不得别人掉泪,眼圈马上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哎,好!”

    待到引线燃尽,只听轰地一声闷响,满院烟雾中,一枚硕大的烟花拖着长长的尾焰腾空而起,一直升到寻常烟花飞不到地方,才蓬得一声炸开。

    登时,半个京城都被那超过寻常烟花十几倍大的金色焰火震撼住了。

    东风夜放花千树、更吹落,星如雨!

    赵昊仰头看着那渐渐消失的烟花,心中默默道:

    ‘隆庆元年,再见。’

    ps.第二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