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章 禧娃,你怎么了?
    赵昊父子回家时,天已经擦黑了。

    两人下了马车,就看到赵士禧靠坐在大门槛上,两眼发直的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一副失去灵魂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,大过年的?”赵昊踢他一脚,嗯,还是活的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花出去……”只听赵士禧喃喃说道:“而且还多了一张。”

    赵昊这才发现,他手里还捏着两张会票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花出去呢?”赵昊便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钱庄都不开门……”赵士禧吧嗒吧嗒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。”赵守正看不得人掉泪,用袖子给孙子擦擦脸道:“库里有现银,再给你百十两零花,这总成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花钱的地方都关门了……”赵士禧却哭得更委屈了,哀嚎道:

    “爷爷,我怕是这辈子,都没机会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瞎说什么呢?”赵守正赶忙拍着他的脑袋安慰道:

    “这辈子还长着呢,总有机会花出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闻言暗暗翻个眼皮,有这么安慰人的吗?

    果然,赵士禧非但没有好过点,反而扑到叔爷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不理这个坏掉的侄子,带着赵士祯进了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院子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赵昊本以为,五阳都出去跟同年聚会还没回来,谁知他习惯性的往西屋一探头,却看见五阳都趴在书桌前,各自专注的用功。

    王武阳和于慎行在练习时文,于慎思小声的向华叔阳请教问题,王鼎爵则抱头冥思苦想,也不知又跟什么问题较上劲了。

    今天可是元旦放假的日子啊……

    赵昊不禁暗暗咋舌,学霸就是学霸,看他们平时打打闹闹,爱好广泛,好像没正经时候。

    可学习才是人家最大的爱好啊。

    赵士祯见他们又背着自己学习,登时心里猫抓猫挠的就待不住了,小声道:“叔父,没别的事儿,侄儿也去看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赵昊点点头,小声笑道:“还真有事儿。”

    赵士祯只好再跟着赵昊去了东屋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隔着窗户看一眼里头影影绰绰的读书人,感觉就像丢了钱包一样……

    但两人进屋上炕,听赵昊说明打算后,赵士祯登时就感觉,丢了的钱包又回来了,还被人多塞上了好几吊钱。沉甸甸的,十分满足。

    因为赵昊要设计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他学习的目的是啥?不就是为了搞发明吗?

    赵士祯瞪大两眼,看着叔父用铅笔在纸上画图;支愣着耳朵听他解说,唯恐漏掉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由三部分组成。一个没底的圆筒,圆筒里有十二根指头粗的小圆棍。然后是一个可以套过圆棍,在圆筒中自如进出的藕片。最后是一根通过圆筒上的小孔,与藕片相连的三尺长杆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一边说着,一边画下最后一笔道:“大概就是这样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纸上的鬼画符,他颇为自己幼稚园水平的作图能力而羞赧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这样吗?”

    可架不住赵士祯天生理解能力强啊,居然非但能看懂听懂、完全理解,而且还重新给他画出了很标准的设计图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这玩意儿!”看着图纸上,那个熟悉的蜂窝煤模具,赵昊开心的直拍大侄子的大腿道:“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!将来老子的意大利炮,就靠你造了!”

    当然,考虑到手工铸造的实际情况,他省略掉了长杆外的套筒。这样虽然打煤饼时麻烦一点,但并不影响成品质量。

    “这像是打糕用的模子。”赵士祯端详着那图纸道:“我可以先做个木头的出来,请叔父看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赵昊笑着点点头。在见识了赵士祯制造的诸葛弩、炮型焰火后,他毫不怀疑大侄子的动手能力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士祯干活麻利的很,当晚忙活了一宿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便将做好的木头模具交给叔父过目。

    赵昊拉动木柄,见其伸缩自如,不由欣喜道:“心灵手巧好侄儿!”

    赵士祯腼腆的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一旁侍奉的五阳,好奇的端详那木头模具,不知这是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,都跟我来后院。”赵昊兴致勃勃的穿鞋下地。

    后罩院,高武早让人按照赵昊的吩咐,推了一车煤粉堆在那里。

    煤粉边上,还有一盆黄土、一盆消石灰、一盆锯末。

    赵昊指挥着护卫,用铁锨挖了四盆煤粉,加水、消石灰和黄土搅拌均匀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些准备工作,赵公子才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只见他将那模具筒蘸了蘸水,便扣在拌好的煤浆里。

    双手压实之后,赵昊提起了模具,转到一块干净的地方搁下。

    然后他用腹部顶着杆子,双手把圆筒一提,一个碗口大小、超大藕段般的蜂窝煤便制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武阳马上带头高声叫好。

    赵昊将模具丢给高武,让他继续如法炮制,然后问王武阳道:“好在哪?”

    “好看……”王武阳缩缩脖子,其实他还没弄懂,但为师父喝彩是不能耽搁的。

    “好看在哪?”赵昊接过于慎行奉上的帕子擦擦手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圆圆的窟窿,好似压倒淤泥的白莲藕。”王武阳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藕是黑的啊。”赵昊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几个师弟便哄笑起来,搞得大师兄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但大弟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赵昊便话锋一转道:

    “那就以你之言,叫其‘煤藕’吧。”

    弟子们不由羡慕坏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华叔阳和王鼎爵,见上次给本门命名是这样,这次又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由暗暗叹息,为何不早点入门,换我们来当这个大师兄?

    王武阳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,师父实在是太宠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他暗暗下决心,以后师父的犊鼻裈谁也不让洗了,自己给师父洗一辈子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想来师父制这煤藕,应该是用来烧的。”山东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,五师弟的关注点还在煤饼上。

    “嗯,不是吃的。”赵昊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师兄们的笑声中,五师弟忙红着脸道:“俺的意思是,这样烧肯定比散着烧有好处,只是猜不出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明早好好观察吧。”

    赵昊吩咐高武,往剩下的一点煤浆里掺入锯末,然后把制好的煤饼,抬到伙房去,用灶台烘烤。

    这样煤饼明早就能干。

    不然正常晒干得两三天,赵公子可没那耐性等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这会儿还是早晨,赵昊现在争分夺秒,自然不能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他便让赵士祯带着做好的模具,去找长公主给安排的铁匠……

    因为大过年的,所有铁匠铺都不开门,所以赵昊只能麻烦干娘给安排一下。

    当两人在姬司正带领下,来到那位姓冯的匠人家,道明来意后。

    对方听得嘴角直抽抽,不由向姬司正抗议道:“公公,小人是银匠,不是干粗活的铁匠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,皇家又不开铁匠铺,就你的营生最接近。”姬司正和气又不容抗拒的笑道:

    “你连银器都能造,这铁器自然更不在话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一回事啊,公公……”终究胳膊拗不过大腿,冯银匠哀鸣一声,还是低头道:“小人试试看就是。”

    ps.第三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