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零六章 莫得感情的科学家
    教学结束之后,学生们斗志昂扬的回屋学习去了。

    赵昊则与县主兄妹回里间上炕说话。

    他一边给兄妹俩泡着功夫茶,一边笑问道:“怎么样,这煤藕还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简直太可以了!”李承恩竖起大拇指道:“这玩意儿连无烟煤都能盖过,跟木炭都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比不了好木炭的。”赵昊笑道:“至少我就喜欢银丝炭的味道和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喜欢。”今天还是李明月头一次看到赵昊教学生,简直要被赵大哥那睿智儒雅的样子给迷死了。“就是有时候会崩火星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那倒是。”赵昊大笑道。

    李承恩这下也来了精神,摩拳擦掌的问道:“那你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却看到一旁的妹妹,投来一抹训诫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便赶紧乖巧的改口道:“那请问哥,这一个煤藕准备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引火煤藕贵一些,普通的煤藕嘛,就比照同重量无烟煤的价格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昊早就进行过详细调研和论证,此时自然如数家珍道:“一百斤上好无烟煤可以卖到一百七八十文……我们再便宜一些,就一百六十文一百斤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几个煤藕呢?”小县主马上举手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煤藕两斤半左右。”赵昊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四文钱一个煤藕!”李明月一下就算出来了。

    赵昊微笑着点点头,给她沏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这么便宜?”小爵爷却一下子泄了气。几文钱一个玩意儿,如何入得了他的法眼?

    “哥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,”小县主端着茶杯,陶醉的吸一口气,然后教训兄长道:“咱们的目地是让灾民有活干,不是为了赚钱。”

    赵昊本打算跟李承恩讲讲,什么叫量大出奇迹,听到李明月这样说,便打住话头道:

    “不错,赚不赚钱不重要,能解决流民们的生计,就是功德一桩。”

    小县主手捧着桃红色的定窑茶盏,不禁心花怒放道,赵大哥不愧是赵大哥,什么时候都是义字当先……

    小爵爷不过是个学徒,哪有他拿主意的份儿?也只有怏怏应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屋里,师兄们愉快的学习告一段落,进入休息时间。

    于慎行便忍不住,小声问王武阳道:“大师兄,师父的话可当真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王武阳闻言瞪眼道:“胆敢质疑师父?皮痒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俺的意思是,状元只有一个,咱们却有四个来着……”于慎行一脸认真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可就各凭本事了。”华叔阳本来准备打个盹,一听这话,可就不困了。“我去年没考过师兄,今年定要一雪前耻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去吧。”王鼎爵虽然平时很尊重师兄,但要起强来可是六亲不认的。“这一次的状元,我拿定了!”

    “三师兄,师父常教诲我们,饭不要吃得太饱、话不要说得太满……”于慎行小声嘟囔道:“还说不定让小弟侥幸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切,把大师兄当摆设是吧?我还非得连中三元了这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连走两次狗屎运的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便你一言、我一语的争论起来,就像状元一定会从他们四人中产生一般。

    这让坐在角落里的五师弟,顿时就觉得,屋里没那么暖和,椅子也没那么舒服了……

    作为五人中唯一一个生员,他感觉自己都不配待在这间屋里了。

    便悄悄起身,出门散心去了。

    等那四位争够了,准备重新投入愉快的学习时,才发现屋里少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烈阳呢?”

    “可能出恭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四人便继续埋头学习起来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于慎思在屋外待了好一会儿,也不见有人出来叫自己回去,便愈发自怜自伤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经过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,好大的一个汉子,居然对着墙角抽抽搭搭掉起泪来。

    这时,正好赵昊送县主兄妹出门。

    三人看见他蹲在那里,肩膀一抽一抽的,还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承恩不由笑道:“这厮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他吃面条呢。”李明月不愿意让赵昊丢脸,赶紧打个混过去,拉着唯恐天下不乱的李承恩走掉了。

    赵昊送走二人回来,看着于慎思哭泣的背影,板着脸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于慎思这才止住抽泣,转回头来。

    三寸长的鼻涕也跟着荡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赵昊本来还挺生气的,见他八尺的汉子,哭成了个鼻涕虫,不禁噗嗤笑了。

    于慎思也不好意思的挠头笑了,一抽气,鼻涕居然神奇的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赵昊重新板起脸,背手进了里屋,熟练无比的脱鞋上炕。

    于慎思也跟着进来,低头立在炕前。

    赵昊还得仰头看着他,便闷声道:

    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于慎思乖乖跪下,嗯,这下看着就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赵昊往炕被上一靠,强忍住双手东北揣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没啥……”于慎思歪头看着地上的瓜子皮。

    “科学精神第三条是什么?”赵昊把脸一板。

    “尊重实证。”于慎思下意识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门下都是莫得感情的科学家,不是悲秋伤春的酸文人。”便听赵昊冷声道:

    “你要是还自认我门下,就给我收起无用的情绪来,用科学的方法审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……”于慎思岂能听不出,老师这话已经极重了。吓得他哪还顾得上什么自怜自伤,忙认真自我剖析道:

    “学生问题的根子,应该出在拜师那天,让弟弟当了师兄,我心里就梗着。然后,师父一直对我爱答不理,就让我更觉得,师父看不上我,是因为我弟弟的缘故才勉强收了我。今天,师兄们又在讨论谁能考状元的问题,我听着心里难受,就出来了……心说,起码四师兄能出来安慰我两句吧,结果等来等去,也没见着人。心说连亲弟弟也瞧不起我,我就忍不住哭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找出问题了,下一步呢?”赵昊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要把问题的非本质方面找出来,加以剔除。”于慎思答一句,然后继续自我分析道:“我拜师是为了学习科学,除此之外的,都是非本质方面。所以,弟弟当师兄,非本质;师父对我爱答不理,非本质;谁是状元谁是会元更跟我没有一文钱关系;至于四师兄不出来安慰我,就更是笑话了……我又不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脸上阴云尽去,茅塞顿开道:“师父收下我,无偏无私的让我和师兄们一起学习科学,这才是本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赵昊微微点头,依然板着脸道:“教了你科学的方法,为什么不用?你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,我错了,我真知道错了!”于慎思使劲点头,还给了自己两耳光。

    “行了,大过年的。”赵昊伸脚踢了他一下:“上炕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师父……”于慎思登时如释重负,拍了拍膝盖上的土,手脚麻利的爬上炕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堂屋里,四个师兄脑袋排成一列,从门帘缝里往里看。

    见状四人都松了口气,便继续回去愉快的学习了。

    ps.第一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