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零七章 王牌教师的秘密
    火炕上,赵昊给于慎思斟一杯茶道:“再剖析下你弃考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参加乡试,中举人是本质,被搜身是非本质……”于慎思捧着茶杯,一边做分析一边回忆当初的情形,仍犹感悲愤道: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真的太过分了,非但让我们全身不着寸缕,还,还扣,扣……”

    ‘噗……’赵昊一口茶水喷了他一脸,目瞪口呆道:“那里?”

    “嗯,那里。”于慎思点点头,水汪汪的看着师父道:“徒儿寒窗苦读十几载,正是瓜熟蒂落之时。若不是受了那等奇耻大辱,学生也不至于放弃举业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山东的工作人员,办事儿可太认真了。”赵昊不由咋舌道:“我问过你师祖还有两位师兄,都说入场虽然搜查严格,但也不至于……连那里都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那块儿的人就是死脑筋。”于慎思点点头道:“而且耿直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你是搜身途中退出的吗?”赵昊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抗拒搜身会被怀疑挟带小抄的,所以徒儿忍到了搜身完毕。”于慎思摇摇头,答道:“搜完身之后,我越想越觉得屈辱,就一气之下出了贡院。”

    “憨憨,身都搜完了,你不进去考一场,岂不是白让人家掏了一次?”赵昊无语的指着于慎思道:“正蠢材,你是去过瘾的吗?!”

    “呃,是啊……”经师父这一提点,于慎思登时觉着,自己没考一场,实在是亏死了。

    不由低头掉泪道:“可惜没早遇到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情绪之无用了吧?”赵昊叹口气,拿起抹布递给他道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今日哭过之后,就不许再掉泪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……”于慎思接过抹布,擦擦眼泪,然后使劲擤擤鼻涕,瓮声瓮气道:“徒儿以后保证冷静客观,做个莫得情绪的科学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乡试呢?”赵昊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于慎思不禁犯了难。毕竟男子汉大丈夫,一个唾沫一个钉。已经发过誓不再考了,怎能食言自肥?

    “科学精神第五条?”只听老师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固执己见。要主动地接受经过实证的结论,积极调整自己的认知……”于慎思说完,如梦方醒,深深拜服在老师的面前,垂泪道:

    “老师不只传道授业解惑,还是徒儿人生路上的明灯,烈阳能拜在恩师门下,何其幸哉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还要再考了?”赵昊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考考,下次一定考中。”于慎思忙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嗯,学了科学才知道,原来发誓不科学……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赵昊满意的点点头,暗暗松了口气。心说,我科学门的清北率,终于不受影响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看着于慎思风风火火而去,赵昊欣慰的笑了。

    在另一个时空中,于慎思一辈子都被年轻时候的誓言禁锢着。直到六十多岁,弟弟都当首辅了,他才想通了,原来不切实际的誓言,除了折磨自己,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然后他纳捐入国子监读书,想要再进科场弥补下毕生的遗憾。可惜天不假年,还没等他如愿便生病去世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世,怎么说也是师徒一场,赵昊当然要帮他早日打开心结。

    通过深入接触,赵昊发现别看这家伙个子最高、脾气最爆,却是师兄弟中最情绪化、最敏感的一个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于慎思的抗挫能力,让他不再那么敏感,赵昊大胆采用了挫折教育法……说白了就是多虐他几回,让他习惯被虐的滋味。

    只是这法子好像并不对症。赵昊没想到,居然这么点事儿,就能把这八尺高的汉子给惹哭了。

    他喵的,这厮简直是生了颗韩剧的心啊……

    好在调整及时,趁机通过谈心打开了他的心结,也算是错进错出、错有错着了。

    ‘唔,以后收徒要先加心理测评环节……’赵公子默默总结着教训。

    毕竟生源质量才是保证学校清北率的决定性因素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当天晚上,姬司正就带着那冯银匠,将铸造好的模具送来了。

    那冯银匠虽然嘴上不情不愿,但长公主有命岂敢怠慢?接到差事就开始忙碌,昨晚又熬了个通宵,一直到下午才交活。

    赵昊看着那精心打磨、抛光之后闪闪发亮、还錾着云纹的铸铁模具,不禁惊叹道:“都说皇家制造的手艺高超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强忍住马上墩个煤球试试的冲动,他随手推拉几下,见其十分灵活,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,便含笑吩咐一声道:“看赏。”

    赵士祯便端上纹银百两。

    “太多了,太多了。”冯银匠忙摆手连连。

    “让你年都没过好,收着就是。”赵昊却一摆手道:“还要劳烦你尽量多造一些,这次千万不要那么讲究了,能凑合用就行。”

    冯银匠这下不再推三阻四了,把胸脯拍得山响道:“公子放心,小人明天给送一百个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一天就能造这么多?”赵昊欣喜问道。

    “纯造是很简单的,模子已经开好了,回去把铁水浇进去就成。”冯银匠忙实话实说道:“功夫主要费在打磨、抛光上了,还有錾的这个云纹,可是宫里的绝学……”

    他越是想让赵昊觉得一百两银子物有所值,赵昊和姬司正神情就越怪异。

    直到冯银匠告退之后,两人才捧腹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难为他忍住没问,这玩意儿到底是干啥用的。”赵昊笑得抹泪道。

    “亏着没问,不然他的心都得碎了。”姬司正也捧腹笑道:“公子拿来做煤饼子的玩意儿,他居然卖力的打磨出来,还给雕上云纹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雕上花,也就一个用处。”

    赵昊穿鞋下炕,和姬司正到外头现场打了几个煤藕试一下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他便吩咐高武等人,继续用这个模具墩煤藕,要看看一天的产能是多少。

    然后对姬司正道:“劳烦大人联系各家铁匠铺,加急定制个三到五千件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公子放心,最多三天!”姬司正也拍了胸脯。心说长公主稀罕这孩子,看来不只是赵孝廉的缘故……这小嘴实在太甜了。不叫‘公公’,叫‘大人’,嗯,咱家真爱听。

    ‘大人’是‘公公’之前,对宦官的一种尊称。如今‘公公’已经被叫得跟‘宦官’划起了等号,赵昊改用从前的称呼,既显得脱俗又让姬公公觉得被当成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出门时,他又主动对赵昊笑道:“这两天咱家到处转了转,帮公子物色到块当煤场的好地方,赶明儿公子去瞧瞧,看看中意不?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眼光还能有差?绝对信得过。”赵昊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乐滋滋的老姬,赵昊又让弟子们抄写了两百份简单的招工启事,然后请老爹明日去粥厂时,让人代为张贴。

    在家里能做的准备,差不多也就这些了……

    ps.第二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