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赵公子有些飘了(盟主加更)
    赵昊清醒过来,便问道:“今天业绩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,今天又多了将近两百辆大车,一共运了七十七万个的煤藕,转眼又被抢光。”郭大从炕上拿起水瓶,先试一试水温,然后给赵昊倒一杯。

    “而且小人让下面人,都按照公子昨天的吩咐行事,记下了顾客的订货。回来一统计,吓了人一跳,居然订出去三千多万个……”郭大一脸不可思议道:“听下面人说,那些一听说可以送货上门,都多订了不少,似乎是担心以后没这项服务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淡淡一笑,这是我国百姓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。

    “三千万个……”然后人略一盘算,心说似乎把煤厂的煤都用光,还略显不够呢。

    哦对,卖出去的煤球,肯定好些都是用煤抵的,边出边进的话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便放下心来,又吩咐道:“对了,你回去跟孙胖子说一声,开始帮我收购抽水的装置。”

    “抽水装置?”小黑胖子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。什么水桶、水囊、水车之类的,让他尽量搜集,多多益善。”赵昊这次吸取教训,决定为下一步提前准备,省得到时候要啥啥没有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小的也会留意的!”郭大虽然搞不懂赵昊的想法,但公子如此英明,不打折扣照着办就是了。

    看着干劲十足的郭大,赵昊知道煤场那边不用自己再操心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背靠大树的好处,盈利模式建立起来,没人敢打你主意。只要下面人管理好了,就等着源源不断的日进斗金吧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一斗金到底是多少钱?

    被天才弟子们,逼得越来越严谨的赵公子,便默默心算起来——

    一斗等于十升,十升等于十立方分米,黄金的密度是十九点三,所以一斗金是一百九十三千克。考虑到金锭之间有缝隙,抹掉零头算一百九十千克——也就是三百八十斤。大明金银比价是一比六,则折合白银两千两百八十斤。一斤等于十六两,也就是白银三万六千四百八十两……

    好吧,本公子连零头都赚不到……

    那就先定个小目标,日进升金吧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当天晚上,赵守正回来,又拉着赵昊聊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等到老爹谈兴尽了,赵昊又困得睁不开眼了,心说看来我最近真是累坏了。

    于是丢下讲稿,倒头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时,弟子来侍奉师父起床穿衣。

    华叔阳给师父叠被时,找到了那几张皱成抹布的稿纸,便问道:“师父背完了吗?没用我就扔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问?”王鼎爵白他一眼道:“就这么几页纸,咱们顿饭功夫就能背过,别说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众弟子纷纷点头,心说师父连多年前看过的书籍,都能一字不差的默写出来,那记忆力肯定是天下第一的。

    赵昊嘴角抽动两下,实在没脸告诉弟子,为师只对多年前看过的书本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这辈子的记忆力,怕是与赵士禧难分伯仲的。

    只好干笑两声,夺过那几页破纸道:“为师昨晚想了想,也不能光照本宣科,还是得再斟酌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的对!”五位弟子和赵士祯闻言,便齐刷刷点头道:

    “本门粉墨登场,师父岂能和光同尘?亮剑吧!”

    “晾你们个大头鬼!”赵昊大怒,拿起炕笤帚,打架子鼓似的把六人的脑袋挨着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春闱了?你不春闱了?不春闱了?你还想当官吗?你……你俩连举人都不是,还好意思跟着瞎起哄!”

    将满头包的弟子们撵出去,赵昊盘腿对着那摞稿纸,冥思苦想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徒弟们劝,他自己都从心理到生理上,抗拒那份讲稿。

    因为那跟他的学说,他的理念,格格不入啊!

    虽然以前干过不少捏着鼻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赵昊发现这次,居然说服不了自己,明天灵济宫之行要和光同尘,不要得罪人……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灵济宫讲学了。

    再过半年,徐阁老就要黯然下野。

    明年的灵济宫讲学,便被张居正找了个借口搅黄了。

    然后高拱就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高拱和张居正平生最厌恶空谈误国、恣意妄为之辈,偏生心学里这两类人都不缺。于是轰轰烈烈的讲学之风,便在这两位铁腕首相镇压下,一下沉寂了十五六年。直到张居正死后,才重新蓬勃发展起来,然后……把大明活活讲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要是错过这次的机会,科学想要为天下人所知,怕是要等到十几年以后了。

    十几年内,根本不会再有这样的一个平台,让科学一夜成名天下知了……

    这十几年里,当然还可以做很多事情,可正如那郭大所言——光练不说傻把式啊!

    没有一个好的平台帮你宣传,只靠现在这样师徒相授,最多着书立说。如能像王阳明那样,去世不久学说便成为显学,都是不折不扣的奇迹了。

    赵昊等不了那么久,他是来给大明抢时间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科学与心学格格不入啊。尤其是徐阁老的江右学派,已经近似禅宗。

    赵昊只要开口宣传科学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砸场子了……

    那样科学倒是出名了,可也彻底惹怒了徐阁老。

    还有那如过江之鲫般,遍布朝野的王学门人……

    毕竟这世上,敢跟这群人正面硬刚的,有且只有一个高新郑。

    君不见以张居正之傲慢冷峻,老师在位时,依然要整天把‘王门四绝’挂在嘴边,等熬到上位后才敢露出狰狞的爪牙?

    那么惹恼了徐阁老和王学门人会有什么恶果?

    第一条就是,今年春闱的主考官李春芳,便是徐阁老的学生,心学的信徒……而且不是张居正这种二五仔,是真心实意想按照老师的嘱托,将灵济宫讲学办下去的那种。

    只不过能力不济,被张居正轻轻松松就搅黄掉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就是张居正不搅合,以李春芳那可怜的号召力,明年的灵济宫讲学,也不会有太多人参加的。

    毕竟很多人是来捧徐阁老的场,而不是捧心学的场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结果一直到天黑,赵昊都没走出房门,这让弟子们不由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五个脑袋排成一列,从门缝往里看,里头黑咕隆咚,只能隐约看到赵昊躺在炕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师父怎么没动静?”

    “师父不会睡着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哎,肯定是太伤脑筋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你们这些不肖的弟子,净给师父出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也说了!”

    五人小声说几句,终究不敢打扰老师睡觉,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哪睡得着啊?

    他瞪大了两眼盯着房梁上吃力结网的蜘蛛,一直到夜幕将那张织了一半的蛛网淹没……

    他承认,有了娘之后自己有点飘了。

    居然决定明天伺机去灵济宫开一炮了……

    ps.感谢新萌主‘风尘为妖’的打赏和书评。对了《小阁老》第一期正式的书评大赛开始了,大家踊跃投稿啊,第一名10000起点币呢好像……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