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章 群贤毕至
    翌日一早,当惴惴不安的弟子们来侍奉师父起床时。

    却发现爱睡懒觉的赵昊,已经穿戴整齐,坐在那里听孙大午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启禀公子,昨日煤藕产量,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个。姬总管那边,又送了两千模具过来,不过按照公子的吩咐,暂时没有再增加墩煤工……”

    赵昊点点头,又耐心问了几个问题,得到满意的答案后,才打发他的煤场总管回去。

    孙大午一走,门口探头探脑的弟子们,赶忙涌进来伺候师父吃了早饭,然后便迫不及待催促道:

    “师父,天不早了,咱们可以出发了吧?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身份不高,但有钱就能买到灵济宫的邀请函,自然都不想错过今日的盛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许去。”赵昊从桌上,拿起几张纸道:“为师出了份卷子,你们安心做题,等我回来时检查。”

    王武阳忙双手接过卷子,对满脸失望的众师弟道:“你们在家不要乱跑,师父有我陪着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去,让烈阳陪我就成。”却听赵昊慢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,师父……”王武阳吃惊的张大嘴巴,心惊胆战的想道,莫非师父不爱我了,还是因为我的提议让师父厌恶我了?

    另外三个师兄,却惊讶且羡慕的看向五师弟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厮哭了一场,居然还得到如此的好处?

    于慎思直接就泪眼汪汪了。那日师父虽然耐心开导他,也原谅他了。但于慎思冷静下来后,心里一直惴惴,害怕师父嘴上不说,心里更加不喜自己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终于知道,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原来师父给予弟子的,是世上最无私,最真挚,最永恒的爱啊……

    于慎思险些哭出声来,却猛然想到,师父说过‘哭过这回,再不许哭’,他便死死咬住衣角,硬生生把鼻涕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五师弟并不知道,四位师兄都是老师重点保护的对象,当然不想让他们跟着去冒险了。

    赵昊之所以选他跟着,只因为他连举人都不是,想被人记恨都没资格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不要像赵昊一样胡乱开炮……

    于是在师兄们羡慕的目光中,于慎思陪着老师坐马车离开了春松胡同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二师兄拍了拍大师兄的肩膀。

    三师兄也给了大师兄个同情的眼神。

    四师兄缩缩脖子,不知该怎么安慰,快要哭出声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王武阳却理都不理他们,痴痴看着远去的马车,简直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我不该在这里,我应该在车里的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灵济宫与那衍圣公宅离得不远,都在西苑西边。

    赵昊师徒乘车先上东长安街,然后绕一大圈上了西长安街,沿着西苑的朱红宫墙往北行一段。

    便见远处古木深林、岑岑柯柯,中有碧瓦黄甃,时脊时角者,便是灵济宫了。

    马车在衍圣公府左近便停了下来,因为前头已经堵得水泄不通了。

    赵昊仿佛回到那日,送父亲和二阳入考场时的光景。

    他便下了车,在高武和烈阳两位彪形大汉的保护下,朝着灵济宫步行而去。

    灵济宫前,就是四百年后的灵境胡同,这是北京城最宽的一条胡同了,最宽处可达十丈,都快赶上长安街的一半了。

    这么宽的一条胡同,居然被车马轿子塞得满满当当,今天来听讲的人有多少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好在有左右护法帮赵昊开路,他倒也没费多少工夫,便到了灵济宫的牌坊前。

    高武出示请柬后,道士便打开栅门,放他们入场。

    进去后,人流明显变少,高武两个终于放松下来,于慎思便兴致勃勃给老师讲起了古。

    “这灵济宫不像是白云观那样正经的道观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便惹得经过的小道士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赵昊无奈的摇摇头,这厮耿直的毛病,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它供奉的不是三清,而是福建来的二徐真人,说起这二徐来,可都是贰臣之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烈阳,学学你高大叔。”赵昊开始怀疑,带这厮来是不是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……”于慎思只好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其实他平时说话还算谨慎,只是这次太兴奋了,嘴上才没了把门的。

    不过于慎思没说错,灵济宫确实不是正经道观,而是类似于大明皇帝私人供养神祗的场所,因此叫宫不叫观。

    里头的道士也大都不务正业,以交往大儒、组织讲学为主要工作,自诩为大明的稷下学宫。

    平时,这里还是百官朝见皇帝的预演场,因此地方十分宽敞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当赵昊师徒进去时,便见偌大的殿前广场上,密密麻麻摆满了数千蒲团。

    这会儿已是辰时,听讲的人来了大半。

    大冷的天,自然没人傻到这就坐下,便或走或站着,与相熟之人聊着天。

    邀请函上是有座号的,赵昊看那上头写着甲十三,便看着贴在蒲团上的数字,上前头去寻找自己的位子。

    一路上,也没人认识他,倒是好些跟于慎思打招呼的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应届的举子……”于慎思低声向赵昊解释道:“弟子陪四师兄住在山东会馆时,与他们见过。”

    赵昊点点头,心说那你人缘还不错。你师祖当年可是被个举人都逼成词爹了……

    等走到了最前头,终于有人跟他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贤弟!”便见王锡爵拉着个年龄相仿的白面书生,兴冲冲朝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元驭兄。”赵昊赶忙抱拳施礼。

    “来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便是我那同乡冤家申状元。”王锡爵给两人引见道:“汝默,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小赵先生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与王锡爵相爱相杀的申时行啊。

    赵昊赶忙朝未来的申首辅深施一礼,客气问好。心说这条大腿粗归粗,可惜滑不留手,怕是抱不住……

    申时行个子不高,比王大厨矮半个头,生得白白净净、眉目清秀,仍是标准的江南士子模样。他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,朝赵昊礼貌还礼。

    两人刚要寒暄几句,王锡爵却拉一下申时行的袖子,小声道:“两位老大来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大厨对赵昊小声道:“今天来的神仙太多,我俩可不敢懈怠,回头你们再聊吧。”

    申时行朝赵昊歉意的笑笑,便跟着王锡爵快步迎上前去,然后朝一个须发花白、腰杆笔挺的老者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那老者正和一个四十多岁的黄面中年男子说话,两人只是对他俩微微点头,便径直朝殿中走去了。

    赵昊不禁暗暗咋舌,心说看来哪怕状元、会元,在大佬面前也不过是俩弟弟啊。

    王锡爵似乎也有些汗颜,便过来小声对他道:“刚才年纪大的,是我们翰林院的掌院学士,礼部右侍郎赵内江。”

    又对于慎思道:“年轻点的是你老乡,殷学士。”

    赵昊心说,原来是赵贞吉和殷士儋啊!

    话说这两位,这二年就要入阁了吧?只不过碰上高新郑,都没落个好罢了……

    好幸福啊,竟然见到这么多活的大学士……

    赵昊忽然意识到,今天是大明朝的超级大腿秀。

    那些不断向自己走来的,分明是一根根平素见都见不到,更别提抱一抱的大腿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今天存心来放炮,他都不知道,该先抱哪根好了……

    ps.第五更送到,刚看了看,和尚已经创造自己单月更新的记录了。本月还有最后几天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