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炮声隆隆,大侠威武!
    灵济宫人山人海,听众们正为台上的大家之言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忽然就跳上来这么一位背着剑的老农,对大家说,我不是针对说,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……

    这下谁受得了?还不跟他拼了?

    好吧,人家说的是方才所有人讲的东西,都是垃圾。

    但那也够呛啊,感情我们大冬天的在地上坐了大半天,嗓子都喊哑了,巴掌都拍中了,叫好一万遍的东西都是垃圾?

    不把你怼成垃圾,我们就真成垃圾了!

    于是不少人指着台上的老农道:“哪里来的狂徒,你们泰州学派变成养疯狗的了不成?!”

    “对,畅所欲言不是由你胡说八道,这里不是你狂犬吠日、哗众取宠的地方!”

    “你说别人是垃圾,那你来个不垃圾的啊!”

    “我心学得之不易的大好局面,不能让你这种败类破坏了,你必须向我们所有人谢罪!”

    那叫何心隐的老农,摘下帽子,露出一张饱经沧桑的脸,满面讥讽的看着台下气急败坏的众人。

    反正每个门派都有一炷香的时间,线香燃尽前,谁也不能把他强拉下去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台下,听到那人自报家门,赵昊才露出恍然的神情,原来是何心隐啊。

    对这位狂侠来说,这才哪到哪啊……

    赵昊见一旁的张居正也现出类似的神情,不由暗道,看来张偶像早就跟何大侠打过交道了。

    跪在他身后侍奉的于慎思,也终于忍不住小声道:“师父,这人太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学他?”赵昊冷笑一声道:“那还不如我现在就捏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……”于慎思赶忙缩缩脖子,心中却暗道,若是为弘扬科学,我将来一定不会比他做的差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司仪赵贞吉虽然不属于泰州学派,但他老师却是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的弟子。

    赵贞吉虽然平生最厌恶狂放怪诞之人,但总有一分香火情在。只好上台好说歹说劝住了台下众人,然后狠狠瞪一眼何心隐道:

    “泰州学派开讲吧,不要再哗众取宠了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也不坐下,便昂然立在台上,俯瞰着脚下满朝诸公,不由讥讽道:“你们有几个是相信心学的?却一个个在这里滥竽充数、冒充信徒,不过是为了捧徐阁老的臭脚吧。”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诸位大学士、大小九卿闻言皆如芒在背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“何心隐,你是来捣乱的吗?!”赵贞吉勃然变色,指着他怒道:“你要是再敢胡说一句,非但你,连泰州学派也休想再讲学了!”

    “可笑,某说的哪句不是实话?”何心隐转身睥睨着他道:“我心学乃良知之学,讲的是‘无愧于心’、‘贵乎本心’,要是连说实话都不敢,还修他娘的屁心学?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转移话题,先说为何否定其它六家的学说!”赵贞吉用不让别人转移话题的法子,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都是在狗放屁!”便听何心隐冷笑连连,一指那江右学派的庐山先生,转而问胡直道:

    “你说只要人不察觉,这世界就不存在,所以这世界其实都是人心造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此乃老夫毕生所学,道尽……”胡直便昂然答道。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只见眼前白光一闪,何心隐竟抽出宝剑砍向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众人惊呼声中,胡直吓得急忙双手撑地,用两瓣腚当腿向后退。

    但那剑尖在他鼻尖掠过后,便稳稳悬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胡直这才惊叫出声,险些失禁。

    “既然世界是你造出的,你还有什么好害怕的?直接用你的心,将这剑停下就是。”

    何心隐哈哈大笑的收起剑,揶揄道:“或者你闭上眼睛,这把剑不就不存在了吗?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配殿中。

    ‘噗嗤……’李明月被何心隐的话逗笑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之前那些老先生的夸夸其谈,她是一句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要不是坐在这里,正好能欣赏赵大哥的侧颜,估计她早就像自家兄长、还有刘嗣德那帮家伙那样,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。

    直到何心隐登台之后,她才来了精神,小声对一旁聚精会神的张筱菁道:“我觉的他说得最在理……”

    张筱菁苦笑着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以自己浅薄的学识和见闻,是无法对这些大家的学说指手画脚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徐元春却冷哼一声道:“泰州学派就是出疯子的地方,从颜山农到何心隐,还有那个李贽,没有个正常人。”

    徐阶是江右学派的,他便以江右学派传人自居,这才锻炼出了超强的脑补能力。自然对这个当场打脸本门宿儒的狂人,恨之入骨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恨他,我给你出个主意。”便听兰陵县主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愿闻其详?”徐元春闻言大喜,心说县主妹妹果然是向着我的。

    “你动动心,把他变没就是了……”却听李明月咯咯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元春登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张筱菁悄悄拧一把李明月,小声道:“怎么说也是承了人家的情,留点口德吧。”

    但听这意思,她似乎也有类似的看法呢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讲台上,何心隐将六家逐一批驳的体无完肤,才高声冷笑道:

    “阳明公的心学,指的不只是胸膛里那颗心,而是代指整个人!所以‘心是本体’就是‘身是本体’的意思,阳明公是要让晚生后学们行动起来,像他一样齐家治国平天下。每日踏实做事,下真功夫去致良知!”

    “而不是像你们这样枯坐参禅、夸夸其谈,那干嘛不出家当和尚去?哦,对了,当和尚就没法当官了。”何心隐的愤世嫉俗,已经刻到了他的骨子里,但他阐述的泰州派学说,却让赵昊神情一振:

    “要想致良知,就得真真正正做功夫!怎么做功夫?阳明公说过‘不离日用常行内’,因此百姓日用即是道。所有的功夫应该下在,如何让老百姓穿衣吃饭的问题上!”

    “像你们这样空谈高论有个屁用?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救济城外的十几万流民。把朝廷的责任丢给个寡妇,我看你们也是想瞎了心!”

    何心隐朝着台下狠狠啐一口,然后饶有深意的朝着赵昊所在的方向瞥一眼……估计是在看张相公吧,赵公子如是想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说完了,再见!”

    说完,何心隐跃下讲台,大步流星而去。

    满场皆寂,竟无人阻拦。

    ps.第五更,7700加更。灵济宫这段极重要,要想写的好玩又把道理讲通,就极为难写了。尤其官居一品写过一次灵济宫,必须要写出不一样的东西来才行。这对每日码字超过一万的人来说,简直要了亲命。写完发完已经凌晨2点半了,又创记录了。

    所以理直气壮的大声求月票!!我知道你们又有了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