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赵公子上来啦!
    西华门城门楼上。

    隆庆皇帝居然还在望远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已经坐在把红檀木交椅上,全身上下用厚厚的皮裘裹起来,里头还揣了好几个汤婆子。

    一个小太监跪在他身前,双手托举着那柄望远镜,一晃都不敢晃。

    隆庆把眼睛凑在目镜上,啧啧有声的对滕祥笑道:

    “好像有大乐子,刚才上去的那个老农,居然拿剑砍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滕祥吃惊道:“出人命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吓唬人的。”隆庆幸灾乐祸,乐不可支道:“朕还以为心学都是光说不练的呢,没想到也有练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”能当上天下第一太监,滕公公可谓捧哏的皇后了。

    “朕倒是想听听他说的啥。”受高师傅影响,隆庆对心学很不感冒,这还是他头一次希望能够音画同步。

    “东厂有人在现场做记录呢,老奴这就催催冯保,让他尽快给万岁送过来。”滕祥忙恭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隆庆应一声,继续津津有味的窥视道:“那老农下去了,好像把他们都气得不轻,没一个拊掌喝彩的呢。嚯,他从徐阁老身边走过去,看都没看元辅一眼呢……”

    ~~

    灵济宫。

    徐阶的脸被何心隐经过时,荡起的袍角抽了一下,从内到外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这狂徒哪是在打六大派的脸?分明就是抽他徐阁老的嘴巴子啊!

    可徐阶偏偏还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因为徐阁老亲笔题写的‘海纳百川、有容乃大’、‘百家争鸣、包罗万象’的大字,就镌刻在这灵济宫的影壁上。

    就算要搞姓何的,也得等风头过去了再说……

    一旁的徐璠见父亲脸色很不好看,赶忙朝赵司仪递个眼色,让他赶紧进下一环节,转移下大伙儿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赵贞吉这才回过神来,赶紧按照大会流程,请阳明公的亲传弟子上台点评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也纷纷松口气,互相尬笑道,终于可以听听正宗的心学原教旨,冲一冲被那狂徒污染的耳朵。

    在他们热烈的拊掌声中,便见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,翩然走上台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观众们不由一滞,这是哪位大佬的书童吧,怎么自个跑上来了?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华门上。看到那少年,隆庆皇帝也是目瞪口呆,不由失笑道:“不知道那孩子,要给徐阁老讲点什么?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诉冯保,尽快把记录拿给朕。”得寸进尺的隆庆皇帝,终于嫌弃望远镜不带声儿了。

    “是,万岁。”滕祥忙恭声应下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灵济宫西配殿。

    看到赵昊上台,徐元春的嘴巴可以塞个鸵鸟蛋了。

    他使劲揉着眼睛,不断睁眼闭眼。仿佛真要试试,能不能将那混账小子变没一般……

    李明月却登时就激动了,按着李承恩的脑袋,就从桌后跃到了桌前。

    李承恩睡得正香呢,冷不防脑袋便被啪的一声,拍在了桌面上。疼得他登时就火了:“谁?!”

    “快来看,大哥上台了!”李明月朝他和张筱菁直招手,恨不得冲出殿去给赵昊喝彩。

    李承恩见没法跟罪魁祸首理论,便揉着腮帮子起身越过桌子,走过去好奇的探头道:

    “咦,怎么大哥还要来一段?”

    张筱菁也好奇的乖乖绕过桌子,走到李明月身旁,与她并肩仰望台上的赵昊。心中难免替自己的偶像、闺蜜的心上人捏把汗道:

    “这个节骨眼儿上去,赵公子一个说不好,怕是会被当成出气筒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我大哥又不是我哥,他,他本事……”兰陵县主想要用个牛逼的辞藻来形容下赵昊,奈何读书太少,还是只能用老一套。

    “大着呢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场合?下面坐的都是什么人?”徐公子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也走到配殿门口,语气酸酸道:

    “他就是从娘肚子里开始念书,也没有班门弄斧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脑补能力强大的徐公子,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道:“当是看气氛被何狂搞坏,便让个孩子上去插科打诨一下,给大伙放松下情绪。”

    于是在短促欢快的短笛声中,徐公子仿佛看到赵昊,先拿块青砖拍在脑门上。然后从屁股后面拔出一柄宝剑,朝台下观众团团作揖道,来来,我给大家吞个剑……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气得李明月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出去。

    这下就连刘嗣德几个都看不下去,小声对昏了头的徐公子道:“没看见给他点上香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徐公子便闭上眼,嗯,没看见就是没有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是阳明公的学生呢?阳明公都去世快四十载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嘉靖七年,怕连他爹都没出生吧?”

    面对台下观众纷纷的质疑声,赵贞吉忙高声解释道:

    “诸位稍安勿躁,这位年轻人,乃阳明公关门弟子,余姚赵元朴的堂弟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聒噪声这才小了下来,但还是难免有人烦言,虽然是赵锦的弟弟,但这弟弟也太小了。上台干啥,卖萌吗?

    “诸位不要小看这位少年,他已经是大名满金陵了。”

    便听赵贞吉卖力的介绍道:“王弇州点评并推荐的《初见集》,相信在场不少人看过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看过,诗写的极好呢,词更是杨升庵之后第一人了。”观众便大声议论着:“对了,作者也姓赵呢,莫非那小赵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位正是小赵公子本人。”赵贞吉用一种看自家后辈的慈祥眼神望着赵昊,已经浑没了方才七窍生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哇,小赵公子这么年轻?”观众们纷纷惊叹起来,不由刮目相看道:“以为怎么也得三四十岁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人不可貌相!”果然是人的名、树的影,不管看没看过《初见集》的,听旁人这样交口称赞之后,便不由自主收起了对赵昊的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徐公子见状淡淡一笑,侧身对父亲耳语道:“这是安排好的,这样待会儿父亲和他往诗上引时,显得自然点。”

    徐阁老微微颔首,恢复了上位者的笑容,只是右边脸,还是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ps.第一更,求月票,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