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对这世界一无所知
    灵济宫,讲台上。

    赵贞吉帮赵昊扎好场子,又借着替他点香的机会,小声嘱咐道:“简短截说,多留点时间和徐阁老唱和。”

    见赵昊乖巧的点点头,赵贞吉这才放心的下台去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都姓赵,还是这孩子长得太俊的缘故,赵贞吉对赵昊的印象很不错,相信这乖宝宝会好生配合表演的。

    于是满场皆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赵昊,想听听这位小诗人,会不会像传说的那样才华横溢……

    赵昊端坐蒲团上,缓缓环视场中。

    只见黑压压五千人齐刷刷望着自己,给人压迫感还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‘都是白菜,一堆白菜……’赵昊默念几句‘师之法诀’,然后才清清嗓子,对众人笑道:

    “在下休宁赵昊,此番替家兄登台,心中着实惶恐。本来家兄已经给我写好讲稿,让我照本宣科,可惜在下记性不好,怎么都背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一众长者,闻言露出宠溺的微笑。所有人都不相信赵昊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也是,要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讲话,就是记性不好,也会多看几天稿子,死记硬背下来的。

    徐阁老也淡淡一笑道:“这孩子还挺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自然,他是看气氛太差,耍宝呢。”徐璠也小声笑道:“反正他年纪小,说错话也只是博君一笑。”

    徐阶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高台上,赵昊手搭在小机上,按捺住紧张的心情,接着对众人微笑道:

    “便说一下我个人的一点见解吧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台下众人七嘴八舌的迎合,气氛轻松活泼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方才那位何大叔说的不对……”便听赵昊笑呵呵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对了。”众人便笑道:“看看,连个十七八岁的孩子都能听出,何某人言论之荒谬!”

    吴时来也松口气,心说好歹这小子没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他错在哪里呢?”便有人凑趣问道。

    “阳明公说得很清楚,心学的终极目的是致良知。而有良知的,只能是自己的心,而不是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赵昊虽然很想告诉他们,其实良知应该在脑子里,而不是心里。但为了避免把话题带偏,他也只能将就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他从一开始,就搞错了前提,由此推导出来的结论,自然也不值一哂。”

    “对,说的太好了!”赵昊明明只是浅显之言,却因为是反对何心隐的,便赢得了满堂喝彩。“小子继续点评!”

    “所以庐山先生、查前辈的学说,至少比何大叔更贴近阳明公的本意,因为他们在阐述的自己的心。人家心里爱怎么想怎么想,他何大叔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……”众人哄笑声中,庐山先生胡直脸上的铁青稍褪,虽然这孩子的话听着有点怪怪的,但终究是在替他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“何大叔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?在我看来,他是搞错了心学的用法。”赵昊越发收放自如,神态舒展的笑道:

    “这就好比,人家明明是个男的,你强人锁男,非要人家生孩子,费多少力气也白搭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听众们的笑声愈发响亮,纷纷小声道,这小赵公子不说学养,单单这份口才,将来也必成名牌讲师啊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什么‘百姓日用既是道’,简直一派胡言。我阳明心学何等高雅、大气、上档次?怎么能跟老百姓扯上关系呢!”许多人深以为然的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几位大哥说的太对了!心学本就是一门,用来审视自己的内心,修炼自己的心灵,让内在心灵与外部世界达成和解的‘为己之学’啊。”

    赵老师彻底进入状态,跟台下观众愉快互动道:“何大叔却非要将这门为己之学,改造成为人之学,是不是太可笑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”众人大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为己之学,那我的心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。哪怕我把自己想象成整个宇宙呢,你管得着我吗?只要我没有付诸行动,你就不能因为我心里的念头审判我!”

    “对,说的好!”听众们纷纷喝彩,掌声雷动,居然比超过方才任何一次讲学,甚至包括徐阁老的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互动的魅力啊,所以我爱本章说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配殿,小县主也拼命的鼓掌,把一双手都拍红了。

    “好,说的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听懂了吗?”李承恩挠挠头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听懂了!”小县主仰着头,一副自己已经掌握了基本法的样子,娇声道:“我大哥说是,喜欢谁是我自己的事,不用等别人先喜欢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吗?”李承恩露出佩服的神情道:“大哥就是大哥啊,真敢说!”

    把个张筱菁兄妹听得两脑门黑线,这都哪跟哪啊这?

    徐元春却心中一喜,暗道,听县主这意思,她和姓赵的小子还没什么关系呢……

    而且她还暗恋者某人。莫非,莫非……

    徐公子不知想到了什么画面,笑得口水都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台下,徐阁老微微蹙眉,感到赵昊这番言论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他还是个孩子,看问题难免片面幼稚,能有这份维护王学的心,就已经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,待会儿互动的时候,老夫提点他几句,给他纠纠偏便是。

    与徐阁老隔着五六个人的张居正,却头一次正视起这个小邻座来。

    以张相公超人的智慧,焉能听不出,赵昊虽然处处替心学辩护,却似乎在步步设置牢笼,试图想将这头洪水猛兽困住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,哪有那么容易……

    张居正暗叹一声,旋即又暗暗自嘲笑道,这与敬修差不多大的孩子,怎么会有那么复杂的想法?

    是不谷思之若狂,听什么都像是在限制心学吧?

    嗯,八成是凑巧了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个思路……

    张居正如是想来,便凝神去听赵昊的发言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赵昊已经将全场气氛调动起来,无需设托,便有人大声发问道:“小先生的意思是‘学者为己,终至于成物’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程颐用来注解《论语》中,‘子曰,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’的。

    简单说来,就是孔子认为,古代的学者,学习是为了提高自己,现在的学者却是为了出名,让人知道自己。’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孔夫子厚古薄今的毛病又犯了,随口吐槽了一句人心不古。

    鉴于孔子说的都是对的,程颐便对此注解说,学者只有专注提高自身,最终才能参透这个世界的道理。

    理学和心学本都是儒家一脉,这种内外观自然是一脉相承的,所谓‘修齐而后治平’,也是滥觞于此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看来,赵昊的回答毫无悬念,因为这问题根本就不是刁难,而是捧哏罢了。

    谁知,这少年却缓缓摇头,语出惊人道:

    “不是,你内心整的再明白,依然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ps.第二更送到,求月票、推荐票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