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阳明公也是
    “你内心整的再明白,依然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一句话,让原本热烈又和谐的气氛,忽然就凝滞了不少。

    听众们面面相觑好一会儿,才有人笑问道:“小先生是说我们学问不到家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即便是学到阳明公的程度,依然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?”却听赵昊朗声一笑,来了段贯口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太阳为何会发光发热?日月星辰为何运转不息?为什么月有阴晴圆缺?为什么星星会眨眼?为什么雷声总在闪电后?为什么雨后会看到彩虹?为什么会有银河……为什么你们所有人,什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赵昊一口气问了一大串为什么?回答他的却是满场皆寂,针落可闻……

    赵公子心中暗叹一声,短暂的蜜月期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也就撕掉了温情脉脉的面上,不再藏着掖着道: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难过,因为这些问题阳明公也不知道。不信请问二位老先生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他清澈明亮的目光,落在了绪山先生钱德洪,和龙溪先生王畿身上。

    两位德高望重的耋老,结结巴巴了半晌,前者方呵斥道:

    “小辈,休要妄议祖师,吾师学臻天人,自然无所不知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老师不说,只是他不屑谈及这些琐碎。”后者也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说的可都是天上的问题啊!天若琐碎,这人间的问题岂不更加不值一提?”

    赵昊仰头大笑一阵,然后扶着小机缓缓直起身,微笑扫一眼二位耋老和台下众人,方一字一顿道:

    “另外,我不是王学门徒,我的门派唤作科学!”

    “科学!科学!!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两声突兀的喊声。

    那是于慎思被师父煽动的热血沸腾,闻言再也忍不住,振臂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赵昊无奈的白一眼五弟子,万分庆幸这厮,没一激动,喊出‘科学万岁’来……

    这两声自然引得众人纷纷侧目,于慎思便激动的昂起头,大声宣布道:“科学是我师父创立的!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们的师父啊!”于慎思指着台上的赵昊,满脸的骄傲。

    赵昊再度万分庆幸,只带了这厮一个,而没有把葫芦娃都带来。

    不然,非要上演大型猴戏不可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西配殿。

    “科学……”小县主双手捧腮、目眩神迷道:“我以后就是科学门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张筱菁也顾不上取笑闺蜜,只出神的看着台上的少年,搞不清他哪来的胆子,居然敢开宗立说。

    她家学渊源,博览群书,自然知道从古至今,都没有一门叫‘科学’的学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闹了半天,原来是个不自量力、哗众取宠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原本徐公子都要被赵老师的讲台魅力搞自卑了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得以如释重负,夸张的大笑道:“科学、科学,亏他敢说得出口,真是无知无畏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的小腿肚子便吃了不轻的一脚。

    疼得徐公子抱腿直跳,却又丝毫不敢发作。因为踢他的是李明月。

    “凭你也敢笑话我大哥?”只见小县主凤目圆睁道:

    “以前没有又怎样?今日这世上,便又多了一门科学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气冲冲迈出门槛。小县主已经忍他很久了,不想跟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,待在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张筱菁赶忙追出去,两位哥哥自然也紧紧跟上。

    临出门前,李承恩一脸无语的指了指徐公子,憋出俩字道:“活该!”

    徐公子无助的扶着门框,看着决然远去的心上人,凄凉的马头琴由心底响起。

    绿绿的草原,青青的牧场,心爱的姑娘骑着大青马远去,消失在黛色的山峦下。

    谪仙一去不复返,怅望青山空翠微啊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可光李明月向着赵昊没用。

    讲台下,还有那么多听众,都跟徐公子持一样观点呢。

    “科学是什么东西?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不是我们心学的人,那还在台上装什么大尾巴狼?”

    “快下来,臭小子!”

    台下听众纷纷倒戈,门户之见果然甚于内部矛盾。

    赵昊却冷笑着一指那墙上的四句话道:“有帮忙念念那十六个字的吗?”

    一众心学门徒自然不会开口。可赵公子带于慎思来,不就是防止到时候无人捧哏的尴尬吗?

    便听五弟子用山东腔扯着嗓子吼道:“海纳百川、有容乃大。百家争鸣、包罗万象!”

    场中的聒噪声登时小了大半。

    灵济宫从没规定,只有心学才能登台讲学;灵济宫却有规定,上台者可讲完一炷香。

    在香灭之前,任何人不得打断。

    规矩就是规矩,没有规矩,何成方圆?

    君不见方才何心隐那般肆无忌惮,心学门人也既没把他赶下台,也没用聒噪声干扰他讲学。

    这份宝贵的包容性,是心学的可爱之处。要是换了‘外儒内法’理学,早就把赵昊斥为异端,用砖头把他砸下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话又说回来了,赵昊要不是知道心学的包容性强,也不敢跑到人家地头上撒野。

    现在那线香才烧了一半,不管众人愿不愿意,也只能听赵昊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说阳明先生不懂那些身外的事情,并非是对先生不敬。相反,我最敬佩的先贤便是阳明公!我最欣赏的学说,便是心学!”

    赵老师打完巴掌之后,自然要再给俩甜枣吃吃。像何心隐似的一味的讽刺挖苦,那叫干仗,不叫讲学。

    果然,众人闻言面色稍霁,纷纷道:“小子,你替阳明公说话,我们也很感谢。但你不能为了宣扬自己的那套,踩我们心学上位啊!”

    赵昊心说,果然让人家看出来了。可他面上却绝对不会承认,反而正色道:

    “阳明公讲‘贵乎本心’,我是十分赞同的。所以我有什么说什么,相信诸位不管认可与否,都会包容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双手向前一摊,用无比尊敬的语气道:“因为你们可是心学啊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讲……”所谓人敬我一尺、我敬人一丈。想到这小子帮他们骂了何心隐,众人便觉着让他姑妄说之、我们姑且听之也无妨。

    ps.第三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