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小阁老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贱贱,你有外甥吗?
    “请问二位,咋算是懂得几何?”

    听到那一声问,二阳忙停下打闹,正色转身。

    只见发问的是个腰系着蓝丝绦的年轻监生。

    大师兄已经基本了解师父收徒的隐藏条件,便狗眼看人低的昂着头道:“起码能独立解出五道命题。”

    却见那监生松了口气道:“那晚生勉强还算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能算出多少道?”大师兄马上改为平视,科学门大师兄必须尊重科学。

    “去年从李博士那里拿到《几何初窥》,晚生空闲时间全都用在解题上。”只听那监生弱弱道:“也才刚解出了不到一半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大师兄和二师兄同时喷了。

    “啥,啥?你也解出了一半?!”华叔阳瞪大了眼,他可是后代出了华蘅芳、华罗庚的天才数学家,不过也才独立解出了三十一个命题。

    而大师兄的战绩是十七个;三师兄是的二十个;四师兄不太在行,只有十个;五师弟则有二十三个之多。

    别看俺山东人憨憨的,做题却从不怂江浙人。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是三十个。”监生伸出三根手指,不自信的问道:“晚生是不是太差劲了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……”大师兄绷住脸,瞥一眼华叔阳道:“我师弟可比你解出来的多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般吧……”华叔阳嘴角直抽抽。

    一个也算多?多乎哉,不多也。

    ~~

    让那监生做完了一份几何卷子,证明他确实没吹牛后,华叔阳便将其带进了里间。

    那监生一早出门,这时候已经是过午了,才见到赵昊本人。心说,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他进门就赶紧跪地磕头道:“学生国子监贡生张鉴,叩见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赵昊盘腿坐在炕头上,看着他答出的卷子,证明简洁无误,确实是个难得的科学人才。

    ‘可惜,是个监生。会影响本门的清北率……’赵公子如是想着,瞥了一眼侍立一旁的于慎思。

    五师弟心思细腻,一下就明白了,师父又嫌弃自己拖后腿了。

    他登时眼圈通红,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哎,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百年身啊……

    ~~

    好在那张鉴,还体会不到赵昊这一瞥里的嫌弃。

    不然以他不自信的性格,怕是直接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沉吟好一会儿,赵昊方缓缓问道:“你是监生,当以举业为重,学科学不怕跑偏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有所不知,学生有个毛病,在狭小的空间里会晕过去。”便见那张鉴苦笑道:

    “前番陕西秋闱,学生一坐进那狭小的号房就喘不上气,最后晕了过去。等醒来时,已经被抬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五阳闻言心说,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呢。

    几位看看五师弟,暗道,这个比你还惨,一辈子没法考举人了……

    于慎思则同情的看着张鉴,很希望他也能被师父收列门墙,这样……以后自己就不是最差的那个了。

    可见再淳朴的人,和这帮贼小子呆久了,也会变得的不纯洁起来……

    赵昊一听,心中不由一动,暗道莫非这人有‘密闭空间恐惧症’?

    便问那张鉴道:“这是你小时候落下的毛病吧?”

    张鉴闻言瞪大眼,吃惊的看赵昊半晌,方震惊问道:“这也是科学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医学也是科学的范畴。”赵昊点点头,心说可惜我不会……

    张鉴却激动的点点头,仿佛看到神医一般,满怀期冀看着赵昊道:“这病,先生能治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来听听。”赵昊不置可否道。心说我当然不能治……

    “是。起因是学生五岁的时候,被人贩子绑了,装在口箱子里一天一夜。虽然后来侥幸得脱,但只要一进入类似的场所,我就会心生恐惧,然后焦躁不安,呼吸急促、心跳加快,脸红流汗,直到晕厥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学生起先也没当回事儿,因为我只要不去那种密闭的地方,便不会犯病。童子试的时候,因为都是露天考试,学生顺利考中生员。直到三年前到省城参加秋闱,才忽然发作。”想到辛酸处,张鉴不由眼圈一红,哽咽道:

    “这几年,学生在家乡延医问药,没有好转。提学大人见我可怜,将我送入国子监,让我一边读书,一边遍访京城名医,可惜依然没有好转。”

    “去岁秋闱,学生鼓足勇气,怀侥幸之心,再度踏入顺天贡院……结果,又被抬了出来……”张鉴终于忍不住垂泪道:

    “呜呜,我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听到张监生这悲伤的遭遇,于慎思跟着哭起来,对师父反省道:

    “跟他一比,学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太该死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赵昊白他一眼,心说哭什么,哭得我怪心酸的,不收他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可是收了这注定考不上举人的废柴,本门百分百清北率,就肯定保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正犹豫间,赵昊又听有人哭起来。

    他刚想呵斥说,本公子的老子还活着呢?哭什么丧?

    谁知一抬头,原来是赵二爷不知何时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守正眼碟子那是极浅的,最见不得人遭罪。他走到炕边,拉着那张鉴的手,对赵昊道:

    “儿啊,按说你门里的事儿,为父不该插嘴。不过这孩子太可怜了,走不了科举这条路,你又不收他,不白白浪费了这么个人才?”

    “哎,好吧……”赵二爷发话了,赵昊能怎么办?他要求学生听自己的话,首先就得以身作则,听父亲的话,这叫上行下效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祖讲情,多谢师父收留。”张鉴一个劲儿的重重磕头,那可怜劲儿看的赵昊都怪心疼的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快把拜师帖交给师父吧。”大师兄忙扶住他,从张鉴手中拿过帖子,奉给赵昊。

    赵昊拿过来看看,信口念道:“张鉴,陕西泾阳人士,十七岁应童子试,取为甘州卫学第一名;十八岁起,于戴中丞署内坐馆讲学,此后精研《易经》,作有《易传发蒙说略》行世……”

    别的弟子的拜师帖上,都只有姓名籍贯学历寥寥数语而已,只有这张鉴的拜师帖上,密密麻麻写满了一条又一条,恨不得将小时候扶老奶奶过马路都记上。

    这当然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。

    不过也幸亏如此详细的描述,让赵昊将他的名字,渐渐跟一个牛人挂上钩。而且这个牛人,还有个超级牛的外甥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,他便有些突兀的问道:

    “鉴,你有外甥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师父问这个弄撒?”张鉴瞠目结舌,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ps.第四更,8000票加更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